半夜里时分。“嗯,都怪这个秦有容灌我这么多酒,害现在的活活打死让尿憋醒了。”叶尘旗号哈欠,房门门向着卫生间走去,房门卫生间的门。闭着眼,按照记忆中马桶的方位,叶尘摸出自“嗯,都怪这个秦有容灌我这么多酒,害现在活活让尿憋醒了。”。...

半夜时分。

“嗯,都怪这个秦有容灌我这么多酒,害现在活活让尿憋醒了。”

叶尘打着哈欠,推开门向着卫生间走去,推开卫生间的门。

闭着眼,按照记忆中马桶的方位,叶尘掏出自己的因为憋尿而涨到巨大的大鸟,毫不犹豫就将液体排泄了出去。

“啊!”一声尖叫响起。

猛地一声尖叫把半梦半醒中的叶尘一下惊醒,浑身不受控制的打了哆嗦,而下半身正在撒出去尿被硬生生的止住了,瞬间小腹传来一阵酸痛。

叶尘睁开眼一看,发现秦有容此刻脱了裤子正坐在马桶上,下半身还被弄湿了一大片。

秦有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整张脸羞的通红。

叶尘无语的收回了自己的大鸟,捂住小腹背过身无奈的道:

“奶大姐,楼上不是有卫生间吗,怎么还到楼下来上厕所了?这大半夜的人吓人会吓死的好不好?”

秦有容放下了遮住眼睛的双手,见叶尘此刻已经背对着自己,满脸通红的从马桶上站了起来,迅速的穿好了自己的黑色蕾丝内裤万分尴尬的说道:

“二楼卫生间的灯坏了……就跑到一楼这来了,再说我明明关好门的啊,谁会想到你会突然闯进来!”

这时候轮到叶尘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吧,是我错误,进门之前没有观察,不过我进来你为什么不提醒我啊!要知道我们男人在解手的时候收到惊吓,很容易出现严重的后果的!”

说话间叶尘低下头,做出检查的样子。

秦有容此刻连耳根处都红透了,再也没有白日里盛气凌人的御姐风范,羞答答的说道:

“我正要提醒你,可是你一进来就把你那个逃了出来,我当时不知怎么就呆住了……”

叶尘装模作样的检查一番自己的家伙,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这个御姐恐怕也是未经人事,想到这里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心中打定主要要逗逗这个御姐。

捂住自己的小腹缓缓转过身满脸痛苦的对着秦有容说道:

“我现在觉得下面除了疼之外别的什么都感受不到,恐怕除了大问题!”

“啊!那怎么办,赶紧去医院吧!”秦有容有些不知所措。

“不行,去医院时间那么长,我现在一部分地方都感受不到了,恐怕到了医院就彻底废了!”

“啊,那可怎么办!”秦有容六神无主,惊慌失措的说道。

叶尘闷哼了两声,好像在忍受极大的痛苦:“我知道有一个办法,或许能行!”

秦有容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般,听到有办法,连忙道:

“什么办法,赶紧说,我好救治你!”

“那个……我听说这种事情只要身边有女的,用嘴帮忙刺激刺激,只要能恢复知觉就能行!”

“啊!”秦有容惊呼出声,脸色红的要滴出血一般,瞬间就明白所说的是什么。

“真的只能这样吗?”秦有容纠结万分。

叶尘见她犹豫不前的样子,故作沮丧的叹了一口气道:

“唉,还是算了,我不能坏了你的清白,父母我对不起你们,不能为叶家再传递香火了!”

秦有容听叶尘这样一说,心中五味杂陈,他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样的,而且以后连孩子都不能有,顿时便下定了决心,咬了咬牙便慢慢蹲了下去。

颤声道:“你别动,放心吧,我会治好你的。”

说完便欲开始为叶尘脱掉裤子。

一点点的,眼看秦有容的手就要脱下叶尘的裤子。

这时一道惊呼声从门外传来。

“啊!有容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门口不知何时多出一个人,正是林家大小姐林玥,此刻她正呆呆的看着两人,一脸目瞪口呆的样子。

“这……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是在给他治病!”秦有容的脸刷一下就红了,顿时急了,慌忙解释道。

“治病?”林玥很显然是不相信这个理由。

“怎么治病?而且有容姐你根本不会治病啊?”

“怎么治……这个……”秦有容一下被问噎住了。

将求助的眼神向叶尘投去,看见他正努力憋笑的表情,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被这个家伙耍了。

“叶尘,你无耻!”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8章 戏弄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书评(264)

我要评论
  • &赶紧给

    “勋章!刘军长专程来给我发勋章?这怎么好意思呢,赶紧给我吧!”叶尘满脸激动的递出手。

  • 摇头:&知你可

    刘军长看着叶尘这死皮赖脸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勋章的事情,先不提,我这次来,是通知你可以出狱了,同时以我个人的名义委托你保护一个人。”

  • 犯人崇&拜不已

    “老大,辛苦您了,您是民族英雄!您的所作所为撑起了民族脊梁!”一干犯人崇拜不已的望着他。

  • “19&了我军

    “19岁保护Y国女王访华,与其皇室血统的公主发生一夜情,女王震怒,造成与Y国的合作意向泡汤,极大的影响了我军的声誉,剥夺军衔,开除军籍,并关入监狱。”

  • 监仓的&的胖子

    戏谑声音的主人推开监仓的大门,踏步进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穿军装,肩扛将星,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后面跟着一名畏畏缩缩的胖子,眼尖的犯人一下认出那是本监狱的狱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