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般一次出手阻住了一双芊芊玉手的袭击,叶尘剑眉坚起,整个人放佛一把拔刀的利剑一般锋锐无比。定眼仔细一看,面前对他一次出手的是一名二十六七的女子,面容精致优雅,身材纤瘦,最惹人定睛一看,眼前对他出手的是一名二十七八的女子,面容精致,身材高挑,最引人注目的是胸前几乎要撑破雪白衬衫的雄伟,叶尘盯着胸部笑道:“美女,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闪电般出手截住了一双芊芊玉手的袭击,叶尘剑眉竖起,整个人仿佛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锋锐无比。

定睛一看,眼前对他出手的是一名二十七八的女子,面容精致,身材高挑,最引人注目的是胸前几乎要撑破雪白衬衫的雄伟,叶尘盯着胸部笑道:“美女,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秦有容冷哼了一声,毫无征兆的再次出手,刚才叶尘流露出的那股气势让她暗自警惕,这次她便使出了十成的功力。

啪!

秦有容速度奇快的攻击,再一次被叶尘轻描淡写的挡了下来。

看着自己的攻击被格挡住,秦有容眼底却闪过一丝笑容,趁着叶尘的注意力在上方时,一招撩阴腿如同一条毒蛇般悄然而至,猛烈的向上一踢。

这一脚,用尽了全身的力量,若是被踢中,那肯定是鸡飞蛋打,成为一名新世纪的太监。

呼!

意料中的蛋碎声音没能响起,用力过猛,又踢了个空,瞬间身体保持不了平衡,向后倒去。

啊……

秦有容惊慌失措时,陡然一只大手搂住了她的腰,止住她下降的趋势。

抬头一看,竟然是自己要对付的这人出手救了自己,连忙站起身,推开叶尘。

叶尘感受到香玉满怀,也不再生气,脸带笑意的看着秦有容,戏谑的说道:

“美女,事不过三,我已经让了你三招了,要是你再出手我就要还手喽。”

经过刚才的一系列出手,秦有容明白,自己不是面前这位清秀男子的对手,但是一想到林玥被这个家伙侮辱了,自己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放他离开。

咬了咬牙,秦有容再次出手攻向叶尘。

只是这次她刚出招,便再也动弹不了,目光震惊的看着叶尘,尤其是看向叶尘的手。

好大,好软!

这是叶尘的感觉。

瞬间,秦有容面红耳赤,一股酥麻的感觉像是电流一般走遍她全身,使得她僵硬了身子。

此时,过来看叶尘下场的林玥和林郎天正好走到书房前,当看清房间中的情况后。

林郎天原本充满冰冷煞气的脸色却变得古怪了起来。

刚刚平复心情的林玥目瞪口呆,气的直跺脚。

“臭流氓,快把你的手从有容姐的胸上拿开!”

叶尘撒手,秦有容阴沉着脸站到林玥的身边。

叶尘满脸无辜的道:“这位不问青红皂白就过来攻击我,我忍让她数招才还手已经是很绅士了好不好!”

说话间他面色渐冷话锋一转:“小妞,我救了你,你们就是这样子报答我的?”

“你是救了我没错,但你却乘我昏迷玷污了我,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这句话林玥可以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什么?我玷污了你?”叶尘心中一万草泥马匹崩腾而过,扶了扶额头无语的说道:

“你不会以为亲一下就算是被玷污了吧?是不是还会怀孕啊!”

“敢做不敢当,真不是男人!”林玥怒骂道。

“谁不是男人了?我怎么玷污你了?”说自己不是男人,那还能忍?

“那你说,我的内裤为什么是反着的,而且还有血迹。”林玥大声质问道。

叶尘嗤笑一声:“内裤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穿反了,至于血迹很明显是因为你来大姨妈了!”

“那个小姐……你的姨妈应该是这一两天来。”秦有容在一旁小声的说道,林玥粗心大意的性子来看,穿反内裤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对飞机场根本没有丝毫兴趣,给我玷污我还嫌咯的慌。”

说完又扭头看向秦有容似笑非笑道:“这位奶大姐才是我菜,要玷污也应该是玷污她才对。”

无耻!

流氓!

林玥和秦有容异口同声的怒喝道。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8章 戏弄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书评(167)

我要评论
  • &确的事

    “不懂,你们不懂,你们都是犯了错误才进来的,而我是因为做了正确的事情才进来。”叶尘淡淡的道:

  • 句,叶&上的不

    每说一句,叶尘的脸上的不自然就多出一分,原本一脸崇拜的犯人们也面色古怪起来。

  • 叶尘正&分外神

    “不辛苦,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叶尘正气凛然的道,铁窗射进一束阳光,打在叶尘的身上形成一个轮廓光,分外神圣,犯人们不由的看呆了。

  • 大门,&的是一

    戏谑声音的主人推开监仓的大门,踏步进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穿军装,肩扛将星,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后面跟着一名畏畏缩缩的胖子,眼尖的犯人一下认出那是本监狱的狱长。

  • 堂堂的&,再次

    “你自己说的给我发勋章,堂堂的军长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叶尘嬉皮笑脸的说道,再次伸出了手。

  • 么大事&的犯人

    “老大你到底干了什么大事啊?”听到叶尘的话,一旁的犯人彻底懵了。

  • “好歹&死个明

    “好歹让我们死个明白吧!老大你到底啥事进来的?”犯人们望着那一百道数学题异口同声的说道。

  • &把叶尘

    刘军长把叶尘伸出的手打到一边:“你小子,说你胖还喘上了是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