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个黑衣大汉钻到了五辆汽车,对着叶尘驾驶车的捷达飞奔而去。捷达车内,林玥终于等到松了口气,那些来势汹汹的黑衣人一看都也不是善茬,可把自己吓傻了。扭过头用很复杂的眼神上下打量捷达车内,林玥终于松了口气,那些来势汹汹的黑衣人一看都不是善茬,可把自己吓坏了。。...

十几个黑衣大汉钻进了五辆汽车,对着叶尘驾驶的捷达狂奔而去。

捷达车内,林玥终于松了口气,那些来势汹汹的黑衣人一看都不是善茬,可把自己吓坏了。

转过头用复杂的眼神打量着这位占了自己便宜又救了自己的男人,眼前这个男人,身着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上身套着一件白衬衫,往上看,一张棱角分明又略显清秀的脸庞映入眼帘,林玥心跳微微加速。

不过还是用冰冷的语气说道:“你救了我,说吧,想要什么样的回报?我都可以满足你!”

叶尘不断从后视镜观察着车后的情况,听到林玥冰冷的语气,微微有些恼怒,自己好歹也救了你,连句谢谢都没有?

“什么条件都能满足我?”叶尘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的道。

“什么条件都可以,你尽管提!”

“哪好,我要你!”叶尘的语气充满着调笑之意。

“你……”没等林玥说完,车身猛烈的一抖,没系安全带的她猛的撞在了车内的装饰上,瞬间瘫软在车坐上,昏迷了过去。

仿佛才过一会儿,又好像过了很久很久,林玥从昏迷的状态醒来,变看到叶尘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脑海中还回响着“我要你”,再看看叶尘的那坏坏的微笑,林玥的心猛的提了起来。

看了一下周身衣服,还好,都在。

正要舒口气的时候,蓦的,林玥的眸子里满是惊恐之色。

自己的那里竟然黏糊糊的有血迹!

而且内裤居然是反着的!

轰!晴天霹雳!

难道?

“禽兽!你竟然趁我昏迷干出这种事情,我要废了你!”

林玥用尽全力的朝着叶尘的双腿之间踢去,这一脚,若是被踢实了,妥妥的断子绝孙没跑了。

林玥出生名门,家教严格,到现在连男朋友都没交过,至于第一次这种事情,有留到洞房花烛夜的打算。

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眼前这个人给玷污了,其愤怒可想而知。

叶尘见她醒来,微笑着正要打招呼,冷不丁的一记断子绝孙脚袭来,双腿下意识的并拢,顺势就把林玥的腿夹住!

“你干什么?”叶尘蒙圈了,这个姑娘怎么回事?自己好歹也救了她一次,不感谢就算了,怎么还恩将仇报了呢!

“我干什么?我要杀了你!”林玥一时之间挣脱不开被夹住的右腿,张牙舞爪的就往叶尘身上扑去。那架势完全是不要命的节奏。

“我救了你,不以身相许就算了,还要杀我?看你胸也不大啊,怎么就这么无脑呢?”叶尘躲闪着林玥的胡乱攻击,一边撇嘴说道。

“我胸小,你才胸小,你全家都胸小!”叶尘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让愤怒之中的林玥火冒三丈!

腿被夹住,打也打不到,气愤之中的林玥扑过去,张嘴就冲着叶尘的脸上咬去,没料想这一咬,不仅没有咬到,反而将柔唇吻道了叶尘的嘴上!

亲上了!

叶尘喝林玥的眼睛都睁的大大的,都没料到这一幕。

一愣之下,叶尘瞬间狼血沸腾起来,在狱中关了几个月,母猪赛貂蝉的境界虽然还没达到,距离饥不择食的状态也不远,更别说这主动吻上来的香喷喷的小嘴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是叶尘的人生格言。

叶尘伸手环抱住了林玥的小蛮腰,将舌头给嘴唇里,欲叩开林玥的牙关。林玥惊醒过来,慌忙将嘴移开,喷怒的盯着叶尘,脱口大骂道:“臭不要脸!”

“你强吻我,还骂我臭不要脸?这可是我的初吻,就这么被你夺走了!呜呜呜……”叶尘无赖道。

“流氓!无赖!贱人!”林玥感觉自己要被气疯了,从小到大她何时遇到过这种不要脸的无赖。

“既然你都说我是流氓了,我可不能吃亏!”叶尘撅起嘴凑向林玥。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第6章 误会

2021-04-09

第8章 戏弄

2021-04-09

第7章 保镖

2021-04-09

书评(240)

我要评论
  • ,咋还&了呢?

    “老大,就问问你到底干啥进来的,咋还念上诗了呢?”一旁的犯人疑惑地挠了挠后脑勺。

  • !新鲜&出炉的

    “既然你们都猜不到,那么老规矩开始吧!新鲜出炉的一百道数学题,赶紧做吧!”叶尘贱贱的笑道。

  • 彻底懵&了。

    “老大你到底干了什么大事啊?”听到叶尘的话,一旁的犯人彻底懵了。

  • “犯人&在床上

    “犯人有很多种,有政治犯罪的,有金融诈骗的,有暴力犯罪的,有惹人不耻的强爆的,还有小偷小摸的.....这些我通通都不是!”叶尘盘腿坐在床上对蹲在面前的一干犯人说道。

  • 来给我&么好意

    “勋章!刘军长专程来给我发勋章?这怎么好意思呢,赶紧给我吧!”叶尘满脸激动的递出手。

  • 淡的道&:

    “不懂,你们不懂,你们都是犯了错误才进来的,而我是因为做了正确的事情才进来。”叶尘淡淡的道:

  • 地摇了&个人的

    刘军长看着叶尘这死皮赖脸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勋章的事情,先不提,我这次来,是通知你可以出狱了,同时以我个人的名义委托你保护一个人。”

  • &的道,

    “不辛苦,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叶尘正气凛然的道,铁窗射进一束阳光,打在叶尘的身上形成一个轮廓光,分外神圣,犯人们不由的看呆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