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站的女人也有点儿面熟,像是是……VIP病房里的问她要医药费的小护士。这俩人脸色都跟去扫墓似的,她像是没惹她们吧。柳青冷冷一笑着瞪厉棠棠,“哼,有顾医生给你靠山,把我这俩人脸色都跟上坟似的,她好像没惹她们吧。。...

旁边站的女人也有点眼熟,好像是……VIP病房里的问她要医药费的小护士。

这俩人脸色都跟上坟似的,她好像没惹她们吧。

柳青冷笑着瞪厉棠棠,“哼,有顾医生给你撑腰,把我们俩赶出医院了,你是不是觉得很得意?”

哦,怪不得抱着这么多东西,原来是被开除了。

不过,清明哥哥赶她们出医院?难道是知道那天的事情了?

她好像还没来得及告状,也没想要告状。

“我男朋友给我撑腰,那是天经地义,犯不上得意。”厉棠棠微扬着下颌轻笑,盯着柳青气得即将冒火的眼睛,“并且,你们是谁?也配我把情绪浪费到你们身上?”

说完,她一甩头发转身就走,看起来潇潇洒洒的,其实心里乐开了花。

顾清明现在成了“她的人”,感觉可太爽了!

虽然他不像别人的男朋友那样送花送礼物,黏黏糊糊说甜言蜜语,可是这种在背后默默帮她扫清障碍的行为,太值得她献吻一百次了!

厉棠棠在心里划算着待会儿遇见顾清明后用什么姿势献吻,然而一推开他办公室的门,他的人却不在。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说好八点下班,现在已经八点多了。

“可怜的顾医生,从来没有准时下班的时候。”厉棠棠喃喃道。

既然都是等,厉棠棠干脆掏出新准备好的初中教材备起了课。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厉棠棠眼前渐渐出现了虚影,不知什么时候,手里的笔“啪嗒”一声掉落在地板上。

而厉棠棠的侧脸也顺利地和桌面贴到了一起。

等顾清明回到办公室,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海棠春睡的模样。

办公室的中央空调温度打得很低,大概是怕冷,厉棠棠进来就披了一件顾清明的衬衫在身上。

纤细的胳膊从宽宽大大的袖扣里伸出来,大概是顾清明的开门声惊了她的好梦,厉棠棠动弹一下,而后,咂咂嘴换了另一侧又继续睡,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顾清明走近,只见厉棠棠的侧脸上被衬衫的褶皱印出了几道红痕。

他的办公室,他的衬衫,他的……女朋友。

顾清明从未像此刻一样深刻地意识到,眼前这个缠人的、张扬的小女人,是他的人。

一股不知名的冲动涌来,顾清明忽然俯下身去,在厉棠棠的侧脸上轻吻了一下。

柔滑软嫩的触感,没等顾清明多眷恋几秒,忽然唇下的肌肤轻轻抖动了一下。

他似有所察觉,退开一点,果然那双清艳澄澈的大眼睛已经睁开了。厉棠棠的笑容里有一丝小小的狡黠:“清明哥哥,你刚刚在做什么,哦?”

一边“哦”,一边还伴随着挑眉,得意的样子又坏又惹人爱。

顾清明淡淡道:“就是你看到的样子。”

相较于第一次与顾清明亲吻时的失措,这一次厉棠棠这次好歹进步多了,她转了转眼珠子,提出要求:“我这个人不吃亏的。我、我要亲回来!”

在顾清明开口拒绝之前,厉棠棠就果断地靠过去,双臂攀在顾清明的脖子上,双脚踮起,正要亲上去,还没说话,顾清明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厉棠棠:“不许接!”

但是顾清明的职业性质在这摆着,他绝不会故意忽略任何一个电话,所以他也只是单手搂着厉棠棠的腰拍了拍,而后将她推开了一点。

厉棠棠嘟嘴抱怨:“什么人啊这么会挑时间!算好的一样,就是来坏我好事的!”

顾清明看清楚来电人的名字,似笑非笑地看了厉棠棠一眼,接起来:“天霖。”

厉棠棠噎了一下,默默在心里暗怪,这个促狭的二哥,早不打电话晚不打电话,怎么偏偏在她要和顾清明亲热的时候打电话!

是不是受了老头的指令来棒打鸳鸯来了?

厉天霖在电话那头说道:“清明,棠棠在你那里吗?”

“嗯。”

“我就知道。”厉天霖无奈一笑,“这丫头离家出走了,好大的本事,就算和厉家断绝关系都不怕!我一猜就是在你那赖着呢,有了靠山就是不一样。”

顾清明不置可否,只是看着厉棠棠,目光深沉不语。

厉棠棠好奇厉天霖和他说了什么,走近了想听他的电话,但他们两个的身高差距太悬殊,除非顾清明肯为她俯下身子,不然厉棠棠是没办法凑近他的手机的。

顾清明显然没有纵容她的打算,用一句话就打发她了:“你二哥在说你离家出走的事。”

嘤。

她的行为明明是努力对抗封建家长的顽固势力,为爱走千里。

但是厉棠棠知道顾清明不会支持这种行为的,只好心虚地退开一点,不敢再去听厉天霖说了些什么。

而电话那头的厉天霖还在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最近的压力也不小,之前和唐家退婚的事你做得太强硬了,唐氏显然不会善罢甘休。你自己小心一点吧!”

顾清明道:“知道,放心。”

“我对你是真没什么不放心的!”厉天霖感叹,“认识你二十多年了,顾少你什么事都稳得很,偏偏遇上我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打破了你的规矩。这次你为她得罪了唐家,后悔吗?”

顾清明云淡风轻地反问道:“我见我为什么事后悔过?”

厉天霖大笑,顾清明永远是这样,清冷低调却又拽破天际。

“行,总之你自己一切小心。还有我妹妹,最近老头子忙也顾不上管她,就由她任性几天吧。至于你,”厉天霖顿了顿,“……哪怕当她是妹妹,也拜托你照顾好她。”

听到顾清明“嗯”了一声后,厉天霖才挂断电话。他翘着腿发了会儿呆,他自问算是在男女一道上是个高手,但是对于顾清明的感情态度,他是真的摸不透——

他究竟喜不喜欢自己那个傻妹妹呢?

顾清明挂断电话后,一直站在旁边装乖的厉棠棠迫不及待地问道:“清明哥哥,你刚才和我二哥说什么后悔不后悔的?难道他在问你是不是后悔跟我在一起了?”

顾清明点了点她的额头:“别瞎想。”

和唐氏之间的恩怨纠葛他自然不会让厉棠棠知道,只是反问道:“之前VIP病房多收了十万护理费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第3章 受伤

2021-04-09

第3章 受伤

2021-04-09

第6章 问罪

2021-04-09

第6章 问罪

2021-04-09

书评(494)

我要评论
  • &,我先

    顾清明似笑非笑的,却让厉棠棠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她逃命一样地推着自己的护理车往外疾走:“清明哥哥,我先去病房给病人送药!回见!”

  • 姜玉那&上笑了

    姜玉那落荒而逃的模样太好笑了,厉棠棠蹲在地上笑了十分钟。

  • 她戴着&一脸心

    厉棠棠脸上不断升温,幸好她戴着口罩,没让顾清明看到自己一脸心虚脸红。

  • &啊,那

    “你是顾医生的朋友啊,那正好。”厉棠棠拿出一盒药递过去,“麻烦帮我把这盒药转交给顾医生吧。”

  • ,推着&跑得比

    听了护士长的话,厉棠棠如临大敌,推着她的小车,叮叮咣咣跑得比兔子还快,直奔顾清明的办公室。

  • ,难看&百般追

    姜玉两眼一黑,难看的脸色已经完全遮不住了。从上个月陪朋友看诊,她就对顾清明一见钟情,百般追求。

  • 车上堆&了?”

    顾清明薄唇一勾,看到护理车上堆满的药物,问道:“你送药送到我这里来了?”

  • 特,缠&比前面

    她告别护士长准备往顾清明的办公室去,却又被护士长拦了一把:“哎棠棠,我得跟你透个底。最近又来了模特,缠人功力比前面那些还要更厉害,现在就在顾医生办公室蹲他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