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的动静惹来包厢里几道未明的目光,其中有几道理智又锋利,厉棠棠在争扎的间隙里抬起头,正好碰见了那道目光。冷峻从容不迫,在一群乌合之众里,英俊得很出色。恰恰顾清明。厉冷峻从容,在一群乌合之众里,俊美得很出众。。...

门口的动静惹来包厢里几道不明的目光,其中有一道冷静又锐利,厉棠棠在挣扎的间隙里抬头,正好撞见了那道目光。

冷峻从容,在一群乌合之众里,俊美得很出众。

正是顾清明。

厉棠棠忽然一阵委屈,顾清明果然在这里!

抛下她一个人在医院里,然后跑来找姜玉了!

厉棠棠转开视线不再看他,当下最紧急的是她还被一个浑身酒气的猥琐男抱着。

她倔着劲儿不向顾清明求助,而是自己拼命挣扎,偏偏喝醉了酒的人一身蛮力,厉棠棠压根挣不开。

“放开我!臭流氓!”厉棠棠大声警告着,企图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一个包厢里这么多人,就算不求助于顾清明,总有一两个有血气的男人看不过去,会救她一下吧?

果然不出厉棠棠所料,一直坐在圆桌上首的那个男人开口了:“方二少,这位小姐不是我们叫的妞儿,你别放肆了,放开她。”

这个被叫做方二的果然不是真的醉,被上首的那人说了一句,就讪讪地把手松开了,却还是不甘心地说道:“御爷,这丫头可不是什么善茬,刚才在趴在咱们门口偷听来着!”

厉棠棠火速跑离这个叫方二少的身边,但是又不肯往顾清明的方向去,便只好往餐桌那边靠近。

抬头看向那个被叫做“御爷”的人,只需要一眼,长了眼睛的人就能看出来他是这一屋子人的老大。

御爷看上去三十上下,却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深沉气息,容貌俊美,却绝非善类,透着一股邪气,尤其在耳朵下面几厘米处还有一道刀疤。

这道刀疤将御爷的气息衬托得桀骜而危险,厉棠棠心里微微紧了一点。

御爷睇了厉棠棠一眼,开口道:“在下穆御,今晚和几个朋友在这儿凑了个酒局。这位小姐,你不请自来,请问是来找人还是滋事的?”

穆御手中夹着一支烟,淡淡的青白烟雾让他凌厉的五官变得朦胧。

话语虽然很平淡,但那股危险的气息却是厉棠棠从没见识过的。

到底也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小女孩,厉棠棠一紧张,就控制不住地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顾清明的方向。

但是一看到顾清明微蹙的眉峰,厉棠棠又很快收回目光,意气用事地说道:“我才不是来寻衅滋事的,我就是来找人的!我不找别人就找你!怎么样御爷,新认识一个朋友,请我喝一杯?”

穆御笑了,很轻很拽的一声。

他弹了弹烟灰,目光放肆地上下打量了厉棠棠几眼:“我不和还没完成发育的女人做朋友。”

厉棠棠:“……”

有一种控制不住想挺胸的冲动怎么办?

她其实发育得很好!

只不过冉夏风这身棉布裙太文艺了,宽宽松松地掩盖住了厉棠棠的曲线。

穆御的话惹得周围的一圈男人发出了细碎的笑声,其中不乏淫邪的笑,只要是个男人都能听得出来。

偏偏厉棠棠自己还傻傻地站在原地。

“她是来找我的。”顾清明终于冷淡地开了口。

这一把声音在奢靡昏暗的包厢里显得格外突兀,凛冽而锐利,带着一丝强势,对厉棠棠说道:“过来,棠棠。”

厉棠棠一听到他点了自己的名字,从进门起就一直堵着的气就有了宣泄的口子,她红唇一撇,说道:“我不是来找你的,你今天来这里也不是为了我。管你要管的人吧!”

她这样说着,目光逡巡一圈,想要找姜玉。

果然,她在一群男人中间,看到了姜玉那张脸。她原本就长得是妖媚那一挂的,现在大概是喝多了酒,两晕泛红,眼睑半眯,连意识都已经模糊了。

但是她却还是凭着本能推拒着面前一直伸向她的男人的手。

很显然,姜玉是被人灌醉了,而且并不是情愿来陪酒的。

厉棠棠虽然很讨厌顾清明背着自己来找姜玉这个“疑似女友”,但是她更看不惯这些男人灌醉女人的下作行为。

厉棠棠心直口快地开了口,语气盛气凌人十分不客气:“没看到她不愿意被你们碰吗?逼良为娼啊你们!”

包厢里不知谁吹了声口哨。

“呦呦呦,老大,这妞儿有点意思嘿!”

“逼良为娼?咱们就是逼良为娼了,你能怎么的?”

场面乱起来,这种漂亮又带刺儿的女人最能刺激男人的征服欲,刚才那个方二少忍不住了,指着桌子上一瓶酒,带着不怀好意道:“小姑娘,你想为她出头啊,行,你把这个酒喝了,我们就不碰她了。”

厉棠棠只是看不惯,现在要她喝酒替姜玉出头,她直截了当地拒绝,“不喝。”

方二少再次碰了个钉子,被众人哄笑。

他脸上再也挂不住了,沉着脸就要站起来去找厉棠棠麻烦。

一个小丫头片子,还给她脸了!

“坐下。”穆御忽然开口。

方二少急了,“御爷,这小丫头欠收拾。”

穆御饶有兴味地朝顾清明方向看去,脸上的笑容很淡,顾清明半张脸隐在阴影里,神色阴晴不明,显然是不高兴了。

有意思。

他漫不经心地往后靠,“不想喝酒,就赶紧出去,别耽误我们找乐子。”

知道这些人不怀好意,她眼神飞快地往顾清明方向扫了一眼。

自己走了,清明哥哥哥哥怎么办?真让他把姜玉带走,别说传出去什么绯闻,就说她自己也不高兴。

她厉棠棠的男人,怎么能救别的女人?

来都来了,索性破罐破摔,较劲到底:“谁说不喝酒了,我不和他喝,就和你喝。”

刚才穆御都说了不跟她喝酒,众人目光都朝穆御看去,想知道穆御会怎么损这个小丫头。

只见穆御把烟头往烟灰缸里狠狠一按,“喝。”

厉棠棠还从来没沾过酒,这时为了赌气,只好拿起酒来,刚闻到那股熏人的酒味,她眉头就不由得皱了起来。

“棠棠,够了。”

厉棠棠还没把酒瓶子放到嘴边,顾清明就已经走到她跟前,一手夺下酒瓶,把她拉到身后,对穆御道:“抱歉,她是来找我的。”

“才不是!”厉棠棠甩开他的手,毫不顾忌地嚷嚷。

夺过顾清明拿走的酒瓶就往喉咙里灌。

辛辣浓郁的酒液很呛,呛得她剧烈咳嗽起来。

第3章 受伤

2021-04-09

第3章 受伤

2021-04-09

第6章 问罪

2021-04-09

第6章 问罪

2021-04-09

书评(265)

我要评论
  • &。

    姜玉那落荒而逃的模样太好笑了,厉棠棠蹲在地上笑了十分钟。

  • 是笑眯&眯的,

    “别逗我了,护士长!”厉棠棠戴着口罩,露在外面的大眼睛原本总是笑眯眯的,此时却耷拉着眼角,又羞又气。

  • 雾,她&在他身

    厉棠棠猛地抬起头,透过眼底笑出来的泪雾,她仰头看着面前长身玉立的顾清明,在他身后仿佛带着光晕,无比耀眼。

  • 姜玉两&友看诊

    姜玉两眼一黑,难看的脸色已经完全遮不住了。从上个月陪朋友看诊,她就对顾清明一见钟情,百般追求。

  • 的朋友&啊,那

    “你是顾医生的朋友啊,那正好。”厉棠棠拿出一盒药递过去,“麻烦帮我把这盒药转交给顾医生吧。”

  • 你送药&这里来

    顾清明薄唇一勾,看到护理车上堆满的药物,问道:“你送药送到我这里来了?”

  • 所在的&楼层,

    厉棠棠一路埋头冲回泌尿科所在的楼层,给病人发了一圈药以后,才浑浑噩噩地发现——

  • 她话语&成熟女

    她话语说得轻柔暧昧,说完往沙发里风情万种地一靠,成熟女人的魅力尽显。

  • 外科的&种……

    姜玉干巴巴地问道:“顾、顾医生不是心外科的专家吗?他的病人,还有这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