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完账,厉棠棠让冉夏风把这笔账记在顾清明时头上。要也不是他四处惹桃花,那两个护士也会宰到她头上来了。“对了,顾清明时哪儿去了?”冉夏风问着。厉棠棠来医院也不是来泡男人要不是他到处惹桃花,那两个护士也不会宰到她头上来了。。...

结完账,厉棠棠让冉夏风把这笔账记在顾清明头上。

要不是他到处惹桃花,那两个护士也不会宰到她头上来了。

“对了,顾清明哪儿去了?”冉夏风问道。

厉棠棠来医院不是来泡男人的吗,怎么她都要出院了顾清明却不见人。

厉棠棠跟冉夏风到她的车里,半晌沉声开口:“他接了个电话出去了。我听到好像叫了声姜玉,谁啊这是?”

冉夏风一脸复杂地看向她:“……你不知道姜玉?”

在冉夏风的眼神里,厉棠棠忽然想起来了。

姜玉!那个站出来指认她的“正义使者”!

那个跟唐心怡一样可恶的模特!

如果不是姜玉颠倒黑白,她怎么会背上“杀人未遂”的罪名!

“是她,那个模特?!”厉棠棠的脸色一下就难看了下来,“清明哥哥去找她干什么?”

冉夏风几次欲言又止,后来才下定决心道:“你回国前我和你说的,顾清明好像有女朋友了,好像就是她哎。……他俩的事闹挺大的,基本上大家都知道。”

厉棠棠细白的手指拧攥成了拳头,气得大声说道:“什么女朋友,前女友的?一个两个的,我不在国内的这两个月,顾清明也太忙了一点吧!”

如果顾清明真的和姜玉有什么关系,不管是什么原因,厉棠棠都不会原谅他!

“也没有啦,你别误会。”冉夏风生怕说得慢一点,厉棠棠的怒气就要把自己这辆小车给引爆了,连忙解释道,“我觉得这事大部分都是媒体在捕风捉影,把绯闻炒到满天飞。但是顾清明从没承认过姜玉是他的女友,倒是唐家因为这件绯闻就退婚了。”

冉夏风看了厉棠棠一眼,小心说道:“我们几个私下分析,这大概是顾清明使的障眼法?为了不和唐家联姻,他才不出来澄清绯闻的。你应该对自己看上的人有信心,他的眼光,没那么,嗯……你懂的。”

冉夏风的个性厉棠棠再清楚不过了,她是个十足的“和平主义者”,看谁都那么真善美,尤其是知道厉棠棠对顾清明的执念,绝对会顺着她的心意来安慰她。

厉棠棠尖尖的下巴一抬:“我不信你说的,谁说的我都不信,我要亲眼去看看。”

“亲眼……去看看?”冉夏风艰难地询问道。

“考验你人脉关系的时刻到了。”厉棠棠微笑,“十分钟内,我要知道姜玉现在在哪里。”

倒不是厉茯苓真的在为难冉夏风,而是像姜玉这种成名模特,只要稍微有点人脉,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她的下落。

冉夏风嘴上怪厉茯苓尽给她出难题,但还是很尽责地拿出手机不停地在上面戳着,没过两分钟,就收到了回音。

倒是厉茯苓惊诧了:“这么快?你认识圈内人?”

冉夏风笑得神秘:“哪里用得着圈内人,有时候,圈外的人比圈内人消息灵通多了。”

见厉茯苓不解,冉夏风不厌其烦地为她解惑:“像这种明星啊嫩模啊,她们的下落,与其你费劲巴拉地托关系找到她经纪人,再问出她在哪里。不如直接找几个爱玩的公子哥。海城说大也大,说小,高档的娱乐场所就那么几个。找那爱玩的一问,转个脸的功夫就给你找出来了。”

厉茯苓一脸受教的样子,而后又意味深长地问道:“冉小姐,看来我不在国内,你的日子很丰富多彩啊!我想采访你一下,你和那些爱玩的公子哥,平时在一块儿都玩些什么呢?”

冉夏风在厉茯苓的脑子里就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冉家乱成那样了,尤其是她有那样不正常的一个妈,还能长成今天这个根正苗红的样子,着实天赋异禀。

怎么可能和“玩咖”混得那么熟?

冉夏风专心地开着车,不理会厉茯苓的阴阳怪气:“本人能认识那个圈子里的玩咖,完全是托你的福。”

“嗯?”

“我刚才的打听对象是唐凤岐,海城第一花花公子。不巧,他为了接近你,所以和我互留了联系方式。”

厉茯苓:“……”

“那个唐公子可不是什么良配,我离他远远的,你也别被他迷了眼。”厉棠棠吩咐道。

冉夏风目视前方,没有回话。

也不知道是专心开车没听到,还是不想回应厉棠棠这么无聊的话题。

很快,冉夏风就送厉棠棠来到了红门会所。

据唐凤岐的线报,有人在这里某个包厢里看到过姜玉。

厉棠棠推门就要下车,她临时出院,冉夏风带了套自己的衣服给她换上。

冉夏风带来的是一条棉布长裙,她们虽然是闺蜜,但是对衣服的审美一向不同。

厉棠棠没有冉夏风这么“森系”,她喜欢穿短裙、热裤,一切年轻又能展现身材的衣服。

不过,托她这副姣好皮相的福,厉棠棠今天穿了这一身浅蓝色的棉布长裙,可可茶色的长卷发被厉棠棠随手扎了个丸子头,几缕碎发落在鬓边,居然有一种娴静脱俗的清丽美。

冉夏风把车停下,向厉棠棠确认道:“真的不用我陪你上去吗?”

一般这种捉奸,都是要有闺蜜助力的吧?

厉棠棠说不用了:“你跑起来太慢,我怕你一会儿拖我后腿。”

听上去有一种要进场大杀四方的杀气,冉夏风不太放心,想再劝厉棠棠几句。

厉棠棠却已经利落地推开车门下了车。

她的背影温柔纤细,柔软的裙摆在风里轻轻摆动,然而厉棠棠却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来到了唐凤岐透露的那个包间门口,厉棠棠先谨慎地贴在包房门上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然而,里面一片嘈杂混乱,她压根就不可能听得到顾清明在不在里面。

换个角度,就算顾清明在里面,以他的寡言程度,厉棠棠可能在外面守一晚上也听不到他开口说一句话。

她厉棠棠当即打定主意,还是推门进去好了。

可是没等她站直身体,包厢门就被人从里面一把拉开,厉棠棠一个不慎,就掉进了一个满身酒气的怀抱。

她一阵恶心,立刻就要抽身。

谁知,一只咸猪手下一刻已经扣住了她的腰,流里流气道:“哟,来了个正妞儿,谁叫的啊?跑我怀里可就是我的了。”

第3章 受伤

2021-04-09

第3章 受伤

2021-04-09

第6章 问罪

2021-04-09

第6章 问罪

2021-04-09

书评(362)

我要评论
  • 却让厉&,我先

    顾清明似笑非笑的,却让厉棠棠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她逃命一样地推着自己的护理车往外疾走:“清明哥哥,我先去病房给病人送药!回见!”

  • 被一个&慕!”

    一名背影窈窕的护士推着她的护理车走过,忽然被一个年长的护士拦住了,笑吟吟地说道:“棠棠,又来找顾医生打卡?还是你们泌尿科好,又清闲,又开眼界,真让人羡慕!”

  • 厉棠棠&后,才

    厉棠棠一路埋头冲回泌尿科所在的楼层,给病人发了一圈药以后,才浑浑噩噩地发现——

  • 勾,看&了?”

    顾清明薄唇一勾,看到护理车上堆满的药物,问道:“你送药送到我这里来了?”

  • 假进温&!

    她趁着大一暑假进温湖医院实习,是为了全角度全方位渗透进顾清明的工作和生活。可她那混蛋二哥却故意整她,把她一杆子支到了生殖泌尿科!

  • 小姐,&来看病

    那女人闻声抬头,笑了笑:“护士小姐,你搞错了。我叫姜玉,是顾医生的好朋友,不是来看病的。”

  • &撞地打

    厉棠棠故作莽撞地打断她:“这不是给病人的,是顾医生自己吃的。”说到这里,她倏地捂嘴,“啊,我是不是不应该透露他的隐私啊?”

  • 也知道&……”

    “不算透露隐私……”姜玉攥着药盒试探道,“我……我是他女朋友,其实对于他的情况也知道一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