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怕她承认的慢一点,叶小言会对海志轩有想法。海志轩算她恩人,也算她朋友了,她在言行之间,肯定不也可以给他添麻烦。叶小言鹰像的眼盯着她看了几眼,才冷谈地说了声:“叶子墨鹰一样的眼盯着她看了几眼,才冷淡地说了声:“今晚就在我房里过夜。”。...

她怕她否认的慢一点,叶子墨会对海志轩有想法。海志轩算她恩人,也算她朋友了,她在言行之间,绝对不可以给他添麻烦。

叶子墨鹰一样的眼盯着她看了几眼,才冷淡地说了声:“今晚就在我房里过夜。”

说完,他伸手把床头灯关了,在床上躺好。

他的语气根本不容夏一涵拒绝,可她还是想拒绝,这一次不全是为她自己,也是为他。

她站在床边,低声说:“叶先生,您母亲好像并不希望见到我跟您在一起。您又是个孝顺的人,一定不愿意让您母亲不高兴,还是允许我回工人房吧。”

她的话说的再诚恳不过了,叶子墨却仿佛没听见,她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就只能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睡觉!”他凉凉吩咐一声,似乎不想多谈。

她只好遵照他的吩咐,在沙发上躺下来。

整个叶宅都安静了,叶子墨的卧室里就更安静,静默中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他的沉稳,她的不太均匀。

睡在他的房间里,就像睡在猛兽的笼子里,她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袭击她,他的所作所为总是那样出人意料的。

他刚刚不屑于强迫她,说不定下一秒他就改了主意呢,她一直紧张地捏着拳头,随时做好反抗的准备。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他的呼吸声更缓慢,想是睡着了。

她的心才敢慢慢放松下来,这才注意到房间里有一股浓郁的花香,应该是紫丁香的味道。

夏一涵对这种味道印象深刻,是因为莫小军。她还记得他们去郊游,第一次见到紫丁香时莫小军兴奋的表情。

他说:“这种味道真好闻,我感觉我一定是在哪里闻到过。”

对她来说,却觉得香味太重,她不十分喜欢。

还记得当时莫小浓说要在院子里种上两株紫丁香,莫小军顾虑夏一涵不喜欢,硬是说服了莫小浓,没种。

此时夏一涵的心里涌上了千万分的愧疚,小军,假如时间可以倒流,我一定会让你种上紫丁香。不,就算时间不能倒流,我也要亲手为你种,种上满满一花园的紫丁香,让浓郁的香气陪着你的英灵。

想到这里,夏一涵长长叹息了一声。

“还不睡,是故意让我睡不安稳吗?”叶子墨的声音很清晰,哪儿有半点含糊之意,看来他根本就没睡着过。

“对不起,叶先生,我马上就睡。”

夏一涵尽量让自己呼吸缓慢均匀,以为这样他就会睡着了。

谁知过了半个小时,又一次听到他没什么温度的声音。

“睡不着就说话给我听。”

“嗯?”

他这个命令真奇怪,她甚至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需要我说第二遍吗?过来,到我床上说话给我听!”他的命令很霸道,却又有几分孩子气,她怎么听怎么都觉得他像一个要缠着大人讲故事的小男孩。

可他不是小男孩,他是一个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成熟男人,他随时都可能把她扑倒了吃干抹净。

好不容易虎口脱险的她怎么敢随便爬到他床上去?

“叶先生,我们就这样说话行不行?”她带着几分侥幸问他。

“不行!”

“叶……”

“是想让我去沙发上?就不只是说话那么简单了。”他语速很缓慢,她听着头皮直发麻。

罢了,他要用强,不管她是在沙发上,还是在床上,区别都不大。且沙发本来就小,根本就没有反抗的空间,还不如床上安全。

“叶先生,我马上到床上去,怎么能烦劳您过来呢?”她说了句场面话,忙从沙发上起来,赤脚走到他床前,从他声音判断他应该是在右侧,所以她从左侧爬上去。

这就是大床的好处,他们中间还有很远的距离。

“说话给我听!”他再次命令道,这一次他的声音很沉很沉。

她看不见他的脸,可她能感觉到他不高兴。

难道还在为她的拒绝生气?

想一想确实不对,她睡不着是因为怕他,他没有理由睡不着啊。或者,他有心事?

他们相识时间不长,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他命令,她奉命行事。

她根本完全不了解他,怎会知道说什么能恰到好处地让他不气不恼不兴奋呢?

“您想听什么?”她谨慎地问。

“随便!”

“好吧,是您说的随便,那我就随便说了,您可不要生气啊。”

他完全没表示,看来他还是保留生气的权力,可她却没有不说的权力啊,真无奈。

她思索片刻,尽量温柔地说道:“我想谈谈我对爱情的看法,我觉得爱情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情感,应该是专一的,应该是忠贞不渝的。”

她说到这里忽然感觉到他长长的手臂拉了她一下,紧接着她被他臂上的力量带着滚了几滚后直接贴到他散发着清新香味的健壮身体上。

她的耳朵好像贴到了他嘴唇,只听到他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说,为什么要跟我提爱情。是对我感兴趣?还是以为我对你有兴趣?”

那一刻暧昧的距离,暧昧的话在黑暗中酝酿出一种撼人心魄的力量直攻她敏感脆弱的心底。

她的心因他的气息不可遏制的狂跳,她以为她永不会对莫小军以外的男人有感觉。

可是那么明显的心跳,真的只是因为害怕吗?

她乱了,完全乱了,说话有些不顺了。

“叶,叶先生,不是的。我只是,我只是听见你说……”他火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耳朵上,好像那些细不可见的绒毛都被他吹的竖了起来。

她努力让自己不被这种近距离诱惑到,努力把剩下的话说完整。

“我听您说,女人都一样。我就在想,您不相信爱情,所以才会这么说……嗯……”他含住了她柔嫩的耳垂,她的话被迫中止,她的身体在他怀中颤抖着,嘴里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媚的像春水一般。

“求你,放开我,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亲我,我害怕。>

第1章 尴尬

2021-02-23

第3章 受罚

2021-02-23

第15章 窒息

2021-02-23

书评(303)

我要评论
  • 夏一涵&倒,竟

    夏一涵惊愕地看着叶子墨,简直不敢相信,他会黑白颠倒,竟然说的出她引 诱了他这样的话。

  • 叶子墨&过头,

    叶子墨忽然回过头,眼神冰冷地扫视了一眼夏一涵,淡漠地开口:“以后不要再引 诱我!”

  • 围好了&没看她

    她又去给他拿了另一条,他围好了,看都没看她一眼,迈步出去了。

  • 做方丽&女佣站

    他走到门口,浴室的门被叫做方丽娜的女佣从外面拉开,其他女佣站在门两边,管家也站在不远的地方候着。

  • 道这人&世骇俗

    距离一接近,她又开始心慌,不知道这人会不会再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

  • 轻地扫&是那样

    叶子墨云淡风轻地扫视了一眼夏一涵,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对她承认这个错误有什么样的想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