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但是只说了一个夏字,付雪妃但是听的清清楚楚。联想到刚管家说的,有个叫夏一涵的不很老实,的确真也不是空穴来风。儿子是天之骄子,是帝国商业集团的领袖,付雪妃在人联想到刚刚管家说的,有个叫夏一涵的不老实,看来真不是空穴来风。。...

夏一涵虽然只说了一个夏字,付凤仪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联想到刚刚管家说的,有个叫夏一涵的不老实,看来真不是空穴来风。

儿子是天之骄子,是帝国商业集团的领袖,付凤仪在人前不会让他失了面子。

这要不是她看到他们那么火热的画面,她是不会轻易发出声音的。此时她已经彻底平静下来,很柔和地说了声:“墨儿,饭菜好了就早点儿端上来吧,我也饿了。”

“好!”叶子墨答应一声,又回头吩咐夏一涵:“你把菜端上来。”

说完,他搀扶着母亲先往回走。

路上,只有母子二人,付凤仪才对叶子墨说道:“你在外面胡闹我也是知道的,在自己家里,你还这样?妈是要失望的。我知道你对你爸爸成见深,总想着做些什么事让他不自在。你不要忘了,他不自在,妈也不自在。”

多年来付凤仪和儿子说话都是很注意的,今天这话已经算非常严厉了。

叶子墨的脸色也严肃起来,尤其是听到提他爸爸,他的表情看着阴沉沉的,语气也变的很严肃:“妈,您是您,他是他,你们不早就离婚了吗?别人不知道,以为我也不知道吗?”

付凤仪一愣,她和叶浩然离婚这么多年,照样是离婚不离家,瞒着所有人,总以为叶子墨还不知情。

看来他不仅知道,可能还加深了对他父亲的意见,付凤仪觉得不适合再讨论下去。

夏一涵的事,她还可以在她那边下手,总不至于看着他跟佣人不清不楚的不管不问。

“妈,您要是对我有什么不高兴,跟我多说些出出气都行,但我不希望您私下里见我的人。”

这死小子,总能把人的心思看透,还这么明显的保护那个女人。

付凤仪不再说话,一路由叶子墨搀扶回主宅,在大饭厅内坐下。

叶子墨吩咐管家把桌子摆好,因付凤仪不喜欢太吵嚷,所以他没打算让佣人们照顾着吃饭。

这晚倒是不同,付凤仪主动对管家说:“听说你对那些工人训练有方,这顿饭你把她们叫过来我也见识见识。”

管家看向叶子墨,他则淡淡一笑,说道:“我妈妈在的时候凡事听她的。”

“是,夫人,叶先生。”管家答应完,忙着去张罗了。

没多久夏一涵端着菜进了大饭厅,管家又吩咐所有女佣人跟着上菜,很快菜全部到位。

女佣们垂首站在桌边,等候着被差遣。

“妈,您尝尝这个。”叶子墨亲手盛了一碗松仁玉米鲜虾羹放在母亲面前

付凤仪喝了两口,慢悠悠地说道:“不错,味道鲜美,滑而不腻,墨儿厨艺精进了。”

“那您多吃些。”

付凤仪点了点头,随即又说:“明天你生日,妈妈请了宋婉婷。”

“好!”叶子墨淡然应道。

夏一涵虽然一直低着头,可她能感觉到叶子墨的母亲这句话和在厨房里看到她跟他拥吻有关系。

她是想让她明白,她儿子有正牌女友,让她知难而退吧?

果然,又听到付凤仪轻声说:“墨儿,你年纪不小了,你的婚事妈一直都很惦记。这些晚辈当中,妈妈最满意的就是钟会长家的钟云裳和宋副会长家的宋婉婷。云裳大气内敛,是个不错的贤内助。婉婷活泼开朗也不失大家风范。她们两个各有千秋,你的意思呢?”

钟云裳大家没见过,宋婉婷是管家和所有女佣都见过的,确实付凤仪对她的评价没有夸张,算很中肯了。那么那位素未谋面的钟云裳恐怕也是人中龙凤,绝对是身家样貌修养样样都强的。

付凤仪如此一说让赵天爱她们几个人心里更明白管家那句话的意思了,太子爷确实不可能娶一个小女佣的。

就算真看中了哪个女佣,那也就像古代的小妾一样,在如今说来就是只能做个二女乃三奶,或者是N奶,当然还得是有幸被他看中。

夏一涵从未想过高攀,付凤仪的话并没让她心里有多大波动,可她竟还是奇怪的想知道叶子墨会选谁。

场面很安静,或许大家都期待着叶子墨的答案。

只听他很淡地说道:“女人都差不多,您看中谁做您的儿媳妇,就谁吧。”

如此的轻描淡写,可见他对女人是真真的无所谓。

夏一涵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厨房里的那个吻,他吻的很逼真,就像他真的喜欢她那样逼真。

亲耳听他说,女人都差不多,她竟忽然有一种很悲凉的情绪涌上心头。想到自己曾经有那么一瞬间迷失在他狂暴的吻里,她觉得自己太不堪了。

她下意识地咬了一下嘴唇,把头埋的更低,想要忽略掉那种苦涩的感觉。这细微的动作却没有逃过叶子墨锐利的眼光,他的心情忽而有些小愉悦。

付凤仪从头到尾没看夏一涵一眼,她只关注自己儿子的表情和动作。

“好,墨儿在婚事上考虑我这个当妈的感受,我很欣慰。既然这样,那就选婉婷。上次跟她父母见面,他们也都表示不反对。明天你爸爸来,我们当面问问婉婷自己的意思。她要是没意见,就选个日子订婚吧。”

又一次提起他的父亲,因在众人面前,叶子墨不会让母亲没面子,就没提反对的事。

他父亲,那可是商会理事长,女佣们心里对即将见到这位大人物充满期待。

夏一涵心里更是无比震动,多日来不就盼着见到叶理事长吗?终于要得偿所愿了!

小军,你听到了吗?叶理事长要来了,他终于要来了,我一定会找到机会跟他单独说话,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等你能够含笑九泉,也是我离开这里的时候了。>

第1章 尴尬

2021-02-23

第3章 受罚

2021-02-23

第15章 窒息

2021-02-23

书评(139)

我要评论
  • 再引 &”

    她收回目光,低眉顺眼地走到管家身边,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引 诱叶先生了。”

  • 她始终&新再擦

    她始终低垂着头看地面,地面上全是水,她环顾四周找到了洗的洁白无瑕的抹布,把水吸起来,再到洗手池前挤出水分,重新再擦。

  • 怒火的&极冷地

    她喷着怒火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的脸,他极冷地扫了她一眼。

  • 他自己&

    庆幸的是,什么都没发生,他自己拿起浴巾擦干身体后扔到她手上。

  • &就没把

    叶子墨面无表情,管家见她还楚楚可怜地在看他的主子,根本就没把他这个管事的看在眼里,加重了语气。

  • 委屈,&都不能

    “觉得委屈,可以走。”他的声音冷酷无情,却提醒了她冰冷冷的现实,是的,她不能走。再气愤,她都不能走。

  • ,不知&会不会

    距离一接近,她又开始心慌,不知道这人会不会再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

  • 惊愕地&简直不

    夏一涵惊愕地看着叶子墨,简直不敢相信,他会黑白颠倒,竟然说的出她引 诱了他这样的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