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雪妃摆了摆摆手,说:“这事不急,我叫你来,除了一件事。明日墨儿的爸爸可能会会来,我想让他们父子两个人的关系和缓和缓。你也帮我想一想看,能有什么办法。”“是,夫人。”“是,夫人。”。...

付凤仪摆了摆手,说:“这事不急,我叫你来,还有一件事。明天墨儿的爸爸可能会来,我想让他们父子两个人的关系缓和缓和。你也帮我想想看,能有什么办法。”

“是,夫人。”

“你去忙吧。”

“是,夫人。”

厨房里叶子墨认真地准备着每一样食材,他动作很娴熟,一看就不是第一次下厨房。

平时他那么高高在上,没想到还会亲自下厨做菜,只是为了让他母亲吃的高兴,这让夏一涵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把黄瓜洗了,不要去皮。”

“好。”

黄瓜顶花带刺,很新鲜,夏一涵冲了水以后,很细心地用掌心把那些刺磨掉。

怕扎到他的手,才这么细致吗?

他看到她细嫩的掌心都泛了红,默不作声地伸出手,示意她把黄瓜给他。

“叶先生,还没洗完。”

“拿来!”他声音很冷硬,她不再说话,把黄瓜递给他。

他在看她手心的时候,她知道,所以他用他的掌心磨掉黄瓜的刺时,她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感激?感动?还是什么,总之,好像有一瞬间不能完全平静。

说是夏一涵在打下手,其实她做的事很少,大部分都是叶子墨独立完成。

他做的菜看起来都很简单,却又色香俱全,只是不知道味道是怎样的。

“去拿个碗来!”他命令道。

夏一涵去碗橱里拿了一个碗和一个汤勺。

叶子墨指了指松仁玉米鲜虾羹,夏一涵心领神会的添了一碗。

“尝尝,好不好吃。”叶子墨说道。

“这……”

这是他做给他母亲的,夏一涵觉得她是没有资格吃的。

他的眼光很坚持,同时也有期待。

她仿佛看到了一个想要讨母亲欢心的小男孩儿,顿时不忍说一个不字了。当然,他要命她做的事,她也不能说不。

夏一涵接过碗,用汤勺舀了一点儿送入口中,真是觉得鲜香爽滑。

咀嚼的时候,几种食材的味道溶在一块儿,更是回味无穷。

“怎么样?”叶子墨问的时候,声音竟有几分急切。

“好吃!您母亲一定会喜欢的。”夏一涵微笑着回应道。

虽然他曾做过很多针对她的事,甚至在他的授意下,她不得不对自己的手腕挥刀。

此时此刻,她完全忘记了那些,眼前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孝子,所以她才会发自真心地对他笑。

她赞赏的目光好像不止是因为一碗羹汤,似乎还有别的内容。看着她杏眼弯弯的模样,叶子墨一怔,随即又一本正经地说:“我妈妈喜欢吃清淡的口味,你再尝尝看,会不会咸了。”

“嗯!”夏一涵点头,再舀了一勺,仔细地品尝。

她砸吧两下舌头,又极认真地舔了舔唇边的汤汁,认真的小脸儿和撩人的动作让正在盯着他嘴巴的叶子墨心狠狠地动了一下。

“我来试试看。”他说着,拿过她手中的碗。

她以为他马上会低头喝汤,谁知他顺手把碗放在旁边的操作台上,随即毫无征兆地低下头,搂住她的同时,火热的双唇就压上了她刚喝过汤的柔嫩的小嘴。

她的嘴唇成了他品尝的食物,他贪婪地允吸她,啃噬她。

夏一涵的血液轰的一下涌上大脑,在他接近她,吻上她的一瞬间,她的心跳好像不受控制的乱了。

她试图去阻止他的热吻,双手被他压在两人身体之间,动不了。

他一只粗壮的手臂搂着她的腰身,把她抬高一些好跟他接触的更紧密。

不管她如何反抗,他就是霸道地一吻到底。唇舌并用,在她口中狂扫,激情的允吻就像强烈的暴风雨在摧残柔嫩的花枝,夏一涵渐渐的溃不成军。

她被吸干了氧气,头晕晕沉沉的,分不清是舒服,还是难受。

莫小军没有这样吻过她,所以当她激烈的心跳之时,她完全不知所措。

她以为这辈子她不会对任何一个男人动心,却在他忽而温柔忽而粗暴的吻中渐渐的迷失。

抵在他们之间的手还在反抗,他却把她往操作台的方向逼近。她的后背被他压在操作台边缘,上身被迫后仰。

亲吻她嘴唇的同时,叶子墨的身体也在起着激烈的变化。

两人正亲的忘我,忽然听到一声轻轻的咳嗽声。

叶子墨立即停了手,和夏一涵同时往门口看过去,就见付凤仪站在厨房入口处,眉头微微皱着。

夏一涵的脸就像要滴出血来,她羞愤的同时又在担心,叶子墨一定会说是她引诱他的,前两次不都是这样吗?他母亲定不会允许一个引诱她儿子的女佣人留在这儿,她说不准马上就要被赶走。

付凤仪的眉头很快舒展开来,她缓步走到他们面前,问夏一涵:“你是?”

此时叶子墨已经放开了夏一涵,她也能站直身体回话了。

“夫人,我叫夏……”

夏一涵话说到一半,叶子墨往前一步,站在母亲面前,沉声说道:“妈妈,她是谁没什么要紧,是我强迫她的,您应该看到了吧?”

夏一涵太意外了,她怔怔地看着叶子墨那张平静的,让无数女人为之疯狂迷恋的侧脸,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她几乎无法相信他会在他最重视的母亲面前替她说话,可他确实是在替她说话。>

第1章 尴尬

2021-02-23

第3章 受罚

2021-02-23

第15章 窒息

2021-02-23

书评(481)

我要评论
  • 把水吸&再到洗

    她始终低垂着头看地面,地面上全是水,她环顾四周找到了洗的洁白无瑕的抹布,把水吸起来,再到洗手池前挤出水分,重新再擦。

  • 着他的&扫了她

    她喷着怒火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的脸,他极冷地扫了她一眼。

  • 到管家&生了。

    她收回目光,低眉顺眼地走到管家身边,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引 诱叶先生了。”

  • 他了,&让她成

    他把她扯进水里,就是要让所有女佣人相信她真引 诱他了,让她成为所有女佣的公敌。

  • ”管家&,忽然

    “你还想要有以后?今晚就给我收拾……”管家的话说到一半,忽然听到叶子墨轻咳了一声。

  • 子上的&净,却

    此时,夏一涵白色裙子上的水已经流淌干净,却还是湿的,紧紧地贴在身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