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墨刚冲完澡,裹着一条浴巾从卧室一角的门内出,正好看见搔首弄姿的赵天爱。“你进去干什么?”他冷着脸厉声问道了一声。赵天爱没想起会这么生气,照理说她也很好看啊。是“你进来干什么?”他冷着脸喝问了一声。。...

叶子墨刚冲完澡,裹着一条浴巾从卧室一角的门内出来,正好看到搔首弄姿的赵天爱。

“你进来干什么?”他冷着脸喝问了一声。

赵天爱没想到会这么生气,按理说她也很漂亮啊。

是不是她神情或者动作不够诱 惑呢?

她妩媚地一笑,往前走动了两步,带动裙子香风阵阵,软软地说:“我是……”

“滚出去!”

叶子墨的脸上现出威严无比的神情,吓的赵天爱忙一边道歉一边往外面走。

“是,我错了。”

赵天爱从叶子墨房间狼狈地出去后,没多久管家接到叶子墨的电话。

“今晚值夜班的女人,以后夜里不允许踏进主宅半步!尽快找人替换她,把她开除!”

“是,叶先生!”

管家没想到赵天爱这么不济,按道理叶子墨晚上一个人,也会孤枕难眠,有女人引诱他,应该很容易上手才对。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差点把他给连累了。

管家赶忙起床赶过来,去大厅把赵天爱带走,路上狠狠数落了她一顿。

赵天爱连连道歉,恳求管家保住她,别赶走她。

方丽娜就很蠢,管家当然不想让她走,就对她说:“以后你要完全听我的安排,我尽量想办法把你留下。”

赵天爱自然是千恩万谢,回到住处,见到从卫生间出来刚洗完澡的夏一涵,她气的恨不得上去踹她一顿。

“贱货!”她恶狠狠地骂了一声。

夏一涵一看她的神情就知道是在叶子墨那儿碰了钉子,拿她撒气呢。

还别说,虽然姓叶的处事让人捉摸不透,到底眼光还是可以的,更难得的是洁身自好,真不是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要的。

她没理赵天爱,收拾一下床铺就躺下来了。夏一涵还不理她,这下她火就上来了,冲到她铺位前,伸手就想扯她头发,被夏一涵躲开了。

她很冷静,只是冷冷地看着她,轻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叶先生对你的表现很不满意。你敢对我动手,闹大了可就要离开这里了,你愿意?”

一句话像是点了赵天爱的穴道,她立即不敢动了。过了有几秒钟,才气呼呼地甩出一句:“你不会永远这么得意的!被管家折磨的像黑煤球似的,我看过两天还能不能看上你这个贱货!”

夏一涵转了个身,背对着墙,不再理她,赵天爱还不解气,骂累了才睡觉。

早上管家在把所有女佣带去健身房之前,照例训话,这天有了一些新内容。

“8月12日是叶先生的生日,每年他生日那天他母亲都要来的。叶先生对他母亲非常孝顺,你们谁能够得到他母亲的认可,就可以长久的留在这里了,懂吗?”

“我看这样,我从你们当中选出五个人来编排一个舞蹈,作为给叶先生的生日贺礼。”

管家扫视过每个人的脸,好像在思考要谁,不要谁。

夏一涵很快明白了管家的意思,既然是要在叶先生母亲面前出风头,肯定是不想要她参加,还为此特别强调要五个人。

她平静地看着管家,轻声说:“我也不会跳舞,管家,请您安排她们五个人吧。”

“好,那就这么定了!”

赵天爱也明白了,管家肯定是想要她在叶母面前好好表现,是给她机会呢。

接下来的十天时间,女佣们除了日常工作都用来排练。管家没有松懈对夏一涵的“管教”,依然每天中午让她到太阳底下晒着。

8月11日下午,众女佣列队,等着迎接叶子墨的母亲。

叶子墨亲自开着一辆银色奔驰把母亲接来,下车时给母亲打开车门,扶她下车。

他搀扶着母亲一进大厅,所有的女佣和安保员鞠躬,齐声问候:“夫人下午好!”

身着深紫色的贵妇人温婉地说道:“谢谢!”然后在儿子的搀扶下,进了叶子墨给她准备的典雅精美的卧室,管家们率领一众人等在后面跟着。

“墨儿,叫他们都去忙,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说。”

叶子墨挥了挥手,管家带着所有人离开。

叶母付凤仪在沙发上坐下,带着几分宠溺又有几分无奈地说道:“墨儿,你又胡闹!把住处弄的这么奢华,佣人搞的那么高调,是故意要给你爸爸难堪吧?”

“没有,妈妈,要是故意的,我就招几百个女佣了,这才几个。您来这里,好好住几天。我新学了几样菜,晚上我就做给您吃。”

“是吗?”付凤仪的表情很期待,慈爱地笑着说:“我儿子的手艺最好,你现在就去做吧,顺便把管家给我叫来!”

叶子墨出门,吩咐管家进去,并对垂首站着的夏一涵说道:“你跟我来。”

“是,叶先生!”

叶子墨带着夏一涵去了厨房,对厨师和打杂的人说:“你们可以连续休息三天,想要回家的就回家,留在叶宅也可以,管家会给你们每个人发一些补助。”

“多谢叶先生!”

所有人千恩万谢后离开,偌大的厨房里就剩下叶子墨和夏一涵两个人。

“你给我打下手,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是!”

管家恭敬地站在付凤仪面前,问道:“夫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我就问一下,墨儿新招的这批女佣人,还安分吗?”

“报告夫人,大部分还安分。”

“大部分?”

“是,有一两个不太守本分的。尤其是夏一涵,她对叶先生百般献殷勤。我提醒过叶先生几次,想要他开除,叶先生好像很舍不得。”

“哦,我知道了!”

第1章 尴尬

2021-02-23

第3章 受罚

2021-02-23

第15章 窒息

2021-02-23

书评(422)

我要评论
  • 信她真&女佣的

    他把她扯进水里,就是要让所有女佣人相信她真引 诱他了,让她成为所有女佣的公敌。

  • 上站好&慨。

    重新再浴缸边上站好,她大脑也清醒了,想到刚刚的事情她羞愧又愤慨。

  • 己的感&脚步。

    身为他的女佣,她根本就没有权利去管自己的感受,只是低垂着头跟上他的脚步。

  • 想要有&子墨轻

    “你还想要有以后?今晚就给我收拾……”管家的话说到一半,忽然听到叶子墨轻咳了一声。

  • &着爬起

    腰上的力道忽然松了,她趁机忙抓住了浴缸边缘,强撑着爬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