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开了两个半半小时才到墓园,司机在车内等,海志轩全程陪同夏一涵进来,她轻车熟路地往莫小军墓碑前走过去的。海志轩离她有一段距离,远远超过地站着,也没见状打搅她。她惆怅地望着墓海志轩离她有一段距离,远远地站着,没有上前打扰她。。...

车开了两个半小时才到墓园,司机在车内等,海志轩陪同夏一涵进去,她轻车熟路地往莫小军墓碑前走过去。

海志轩离她有一段距离,远远地站着,没有上前打扰她。

她忧伤地看着墓碑上他笑容灿烂的照片,眼泪百转千回,却没有流下。

小军,我来看你了。你在那边还好吗?有没有想我?

你不是说看不到涵涵,吃饭都不香吗?

在那个世界,不需要吃饭?所以你也不想我?我连做梦都看不到你,有时候我明明感觉到你就在前面,可我却抓不着你。

我听你的话,再也不哭了。

小军,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伸冤的。

我不会再用那些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的方法了,我现在在叶理事长儿子的家里。他们家有很多门卫,你不用再担心我被抓去拘留,也不用担心我被追杀了。

虽然我不知道要到哪一天才能见到理事长,但我相信只要我有机会见到正直的叶理事长,就一定能把他们全部绳之以法。

她没流一滴眼泪,在心里默默地跟莫小军说了一些话,就跟余律师告辞。

回程的时候路过一个小镇,海志轩买了两瓶矿泉水交给夏一涵。

“把你的凉鞋洗一洗。”

他真是个细心的人,夏一涵心领神会地把凉鞋清洗干净。

快到叶宅的时候,海志轩轻声说:“今天多谢你帮我给潘瑜挑衣服,那条粉红色的公主裙还有白色雪纺衬衫,她一定会喜欢的。”

他把一切都安排的这么周详,夏一涵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里的感激之情。

思考片刻,才微笑着对他说:“小军肯定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说完,她主动伸出白皙的小手,海志轩温和地笑着,紧紧握住。

“海先生,真是太感谢你了。”夏一涵说道。

“既然都说是朋友了,还要叫的这么疏远?以后别叫我海先生了,叫我志轩。”

海志轩的态度很温和,然而他也一种浑然天成的威严,态度和蔼,不代表好拒绝。

她是答应了和他成为朋友,再疏远就显得有些口不对心了。

所以夏一涵微笑着,说了声:“好。”

“叫一声。”

“志轩!”

这两个字从她的口中发出有一种极其优美的味道,让海志轩无比回味。

他温热的目光投射到她脸上,夏一涵注意到了他眼神中的异样,忙低下头。

那是只有单纯的女孩儿才会有的娇羞感,海志轩真想抓住她的肩膀,吻她。

“到了,再见!”夏一涵的话提醒了海志轩。

他早收起了痴迷的神情,郑重地说道:“一定要保重自己,像手腕上的那种事,就别再发生了。”

“不会了。”

夏一涵从海志轩的车上下来,走到铁门口,恍惚有种又要被关进笼子的感觉。

她进了叶宅,在大厅里找到管家,礼貌地说:“管家,我回来了,想跟叶先生当面汇报,麻烦您帮我跟他说一下,好吗?”

她是记得上次去他书房说话的事,他说未经允许,她不能去找他。

管家脸上挂着笑,嘴里却说着:“你一个佣人,叶先生会在意你是走还是回来?还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夏一涵扬了扬头,淡然回道:“我知道我是谁,我并不觉得叶先生会在意一个女佣的事。不过是叶先生的朋友要我去的,我理应要去复命。”

“让她过来!”不远处,叶子墨淡漠的声音响起。

一般这个时候他如果在家,也是在书房里处理一些公事,管家没想到他会出来。

“一涵,叶先生叫你过去呢,快去啊!”管家转变的倒快,看着夏一涵的背影,他在心里说道:让你能说会道,你在这里也呆不了几天了。

叶子墨迈着悠闲的步子走到沙发前,坐下,夏一涵走到他身前,轻声说道:“叶先生,海先生说谢谢您!我今天帮他的女朋友试穿了一些衣服,最后他选中了一条粉红色的……”

“我要你说这些了吗?”

夏一涵只好收住话,垂首站着。

叶子墨盯着她的脸看,好像能从上面看出来什么似的。

她能感觉到叶子墨不愿意她出去见海志轩,虽然她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夏一涵局促不安,又什么都不能说,也什么都不能做。

“去工作吧!”叶子墨忽然扬了扬手。

“是,叶先生!”

管家这时也到他面前,笑着弯腰问道:“叶先生,最近一涵每晚都到大厅里值夜班,我看她脸色不太好,恐怕是有些疲劳过度了。是不是让她歇一歇,用其他人替换一下呢?”

叶子墨的眼前浮现出那个在地上蜷缩着的小小身影,眉头微微动了一下,冷淡地说道“随便!”

第1章 尴尬

2021-02-23

第3章 受罚

2021-02-23

第15章 窒息

2021-02-23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一眼。

    她喷着怒火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的脸,他极冷地扫了她一眼。

  • 佣从外&女佣站

    他走到门口,浴室的门被叫做方丽娜的女佣从外面拉开,其他女佣站在门两边,管家也站在不远的地方候着。

  • 她收回&诱叶先

    她收回目光,低眉顺眼地走到管家身边,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引 诱叶先生了。”

  • 着头跟&

    身为他的女佣,她根本就没有权利去管自己的感受,只是低垂着头跟上他的脚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