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有选择,只能迎接这项挑战,她仰起头,看向叶子墨幽深的双眼,坚定地开口:“是,叶先生!我保证完成任务!”“给她放行吧!”叶子墨对管家命令道。管家对着耳麦说道:“夏一涵马上会到门口...

她没有选择,只能迎接这项挑战,她仰起头,看向叶子墨幽深的双眼,坚定地开口:“是,叶先生!我保证完成任务!”

“给她放行吧!”叶子墨对管家命令道。

管家对着耳麦说道:“夏一涵马上会到门口,给她放行。叶先生说了,如果她能把怡冰赶走,就让她回来。要是赶不走,就不要让她进门了。”

叶子墨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并不反对管家的说辞,这回真的是完全没有退路了。

“叶先生,我想借一样东西!”

“说!”

夏一涵说完她要借的东西后,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就连管家的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一下。

方丽娜,赵天爱和孙萌萌惊讶以后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酒酒和刘晓娇面色凝重,只有叶子墨还是极冷漠的脸,表情没有变化。

“管家,去给她拿!”他淡漠地说道。

管家说了一声是,又暗自庆幸,这回可是怪不到他头上了。

厚重的铁门打开,夏一涵缓步走出,在那个家喻户晓的漂亮女人面前站好,手背在身后,上下打量她。

天后怡冰带着几分骄傲的神情审视着夏一涵,傲慢地问道:“佣人吧?是太子爷叫你来请我进去的吗?”

虽然她自己觉得论姿色她比不上眼前的女人,可她有名气,男人都喜欢有名气的女人,所以在这个清汤寡水的女人面前,她显然还是有优势的。

夏一涵微微一笑,问她:“你觉得太子爷会请你进去?他喜欢你?”

“当然喜欢,我们那么和谐,他怎么会不喜欢我呢?”怡冰演技精湛,虽然心里没底,说这话时还是有几分真。

“那他为什么让你站在这里晒太阳,不请你进去呢?”夏一涵淡淡地问,语气虽轻,却正好点中怡冰的痛点。

“你!”她“你”了一声,又傲慢地扬了扬下巴,说道:“就算太子爷没那么喜欢我,又怎么样?你可别告诉我,他会喜欢你!”

“当然不会。”夏一涵又微笑,云淡风轻的模样,让风情万种的怡冰在她面前都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那你……”怡冰话说到一半忽然看到夏一涵脸色陡然一转,忽然的转变让她有些奇怪。

接着,她看到夏一涵的手从背后猛然拿到身前,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握在她手中,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白亮亮刺目的光芒。

她的眼神变的凌厉,双眼直直地盯着怡冰的眼睛,重重地说道:“他不喜欢我,我却喜欢他!我爱他!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说完,她持刀毫不犹豫地往自己手腕上划去。

夏一涵的转变来的太快,怡冰几乎是被吓傻了,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三步,才哆嗦着声音,叫道:“你这是你这是干什么?”

血已经顺着夏一涵的手腕一滴一滴地流下,她不顾手腕的疼痛,还紧紧地盯着怡冰,狠厉地说道:“我绝对不允许任何女人靠近太子爷,你再不走,我就……”

眼看着夏一涵往她身前逼近,怡冰觉得她一定会同样疯狂地刺向她。

她还在朝她这边走,怡冰已经吓的面如土色。

她一叠声地说道:“我走!我走!我走!我以后再也不来了!”,边说着,已经虚软着双腿逃命似的往她的跑车奔去。

怡冰仓皇失措,跑回车里才觉得自己安全了。

有些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太子爷,所以扣好安全带以后,她还是透过车窗往门口再看了两眼。

夏一涵晃了两下刀,朝她的轿车追过来,眼看着她就要拉到她的车门了,怡冰吓的忙让司机快开车。

她看着那辆车绝尘而去,心里不禁在想,到底怡冰也曾是叶子墨的女人吧?

难道曾经在一起,真的可以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可见做他的女人真不是什么好事。怡冰被她赶走了,如果能从此忘记那个狠心绝情的男人,也是她的造化。

夏一涵没有告诉她,其实她曾经很喜欢她演的皇后角色,冷静自持,很有大家风度。

一直到看不到那辆车的影子,夏一涵才回头,腕上至少两厘米长的伤口还在滴血,疼痛难忍。

她咬了咬唇,忍着疼痛,轻声对站在门口的张峰说道:“请打开门,你看到了的,怡冰已经走了。”

张峰早被刚才的那一幕唬住了,要不是管家吩咐不管外面女人之间发生任何事都不让他插手,他可能早就上前制止夏一涵了。

此时他对这个女人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真够狠的,就是他一个男人对自己也下不了那么重的手。

手腕处的痛在太阳的直射下加剧,小军,真疼啊。那次你为我挨的那一刀比这个重多了,你还说不疼,真能骗人。

她的鼻头有些发酸,眼泪在眼圈儿里转动了一下,又吞了回去。

回到大厅的时候,叶子墨坐在沙发上,低头没事人一样看着手中的报纸。

夏一涵一路走到他面前,血也滴了一路。

“叶先生,她走了。”夏一涵站定,低声说道,叶子墨这才放下报纸,淡漠地扫过她的脸、她的上半身,目光在她手腕上定格了一下。

触目惊心的伤口让叶子墨的心紧紧一缩,只是他的表情还是如常的冷漠,紧抿着唇,不说话。

她到底是为了什么人什么事才能做到这么狠?

海志轩?

她爱海志轩?为了他甘愿做一颗棋?

“啊,一涵你在流血!这是割腕自杀吗?太吓人了!这会死人的!”酒酒看到夏一涵的手腕那么重的伤,什么也管不了了,边叫着几个箭步冲上来。

酒酒抓住夏一涵的手,眼泪都急的流出来了。

“一涵,你需要包扎,你要去医院啊!叶先生,您看看,她需要去急救啊。”

叶子墨早已把目光移到夏一涵平静无波的脸上,她的眼神更平静,对他的为难似乎不恨,好像根本没有感觉,这个样子却更招人恨。

他的脸色比平时冷了几分,语气更是冰冷的没有温度。

“不许包扎!去清洗一下伤口,换一套衣服立即跟我出门!”

“叶先生!求您了,这样她有危险。”酒酒本来是很崇拜叶子墨的,她总觉的他虽然冷淡,还是喜欢夏一涵的。

可是他现在怎么对她那么狠啊,都流血了,他还不许包扎,一涵太可怜了。

第1章 尴尬

2021-02-23

第3章 受罚

2021-02-23

第15章 窒息

2021-02-23

书评(211)

我要评论
  • &白色裙

    此时,夏一涵白色裙子上的水已经流淌干净,却还是湿的,紧紧地贴在身上。

  • 他这个&气。

    叶子墨面无表情,管家见她还楚楚可怜地在看他的主子,根本就没把他这个管事的看在眼里,加重了语气。

  • 庆幸的&手上。

    庆幸的是,什么都没发生,他自己拿起浴巾擦干身体后扔到她手上。

  • ,是留&人的宝

    那是她的初吻,是留给她最心爱男人的宝贵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随意?

  • ,不知&什么惊

    距离一接近,她又开始心慌,不知道这人会不会再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

  • 着他的&极冷地

    她喷着怒火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的脸,他极冷地扫了她一眼。

  • 重新再&,她大

    重新再浴缸边上站好,她大脑也清醒了,想到刚刚的事情她羞愧又愤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