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手机顺手拍下了几处落石,随意作出解释道。想起中国古代也没发掘机和吊车,虽然机关的效果却地动山摇,羽弋  觉得在现代人对中国古代有些误解,也许很多在中国古代就不存在的科学方法技术所以种种原因在历史的长河里绝传了。  “什么叫作打电话?”司马媚儿就没完没了。“也不知村里是否还有人存活?”作为第一目击者,羽弋想到了救援电话,不由的掏出了手机,结果发现手机没有任何信号,整了半天,才想到自己原来。...

  原本风景秀丽的小村变得一片狼藉,羽弋心中不觉失落。想来是司马空启动了村子宝库里的某个机关,才导致周围群山陷落了下去。

  “也不知村里是否还有人存活?”作为第一目击者,羽弋想到了救援电话,不由的掏出了手机,结果发现手机没有任何信号,整了半天,才想到自己原来

  早已身处古代。

  “这是什么?”原本一直在哭泣的司马媚儿突然发现羽弋拿出一块会发光的砖,觉得十分好奇。

  “这是手机,可以打电话的!”羽弋拿着手机随手拍下了几处落石,随意解释道。想到古代没有挖掘机和吊车,但是机关的效果却是地动山摇,羽弋

  感觉现代人对古代有些误解,或许很多在古代就存在的科学技术因为种种原因在历史的长河里失传了。

  “什么叫做打电话?”司马媚儿开始没完没了。

  “以后我再跟你讲吧!”羽弋显得有些不耐烦,只好敷衍道。

  再次望向残破不堪的小村,羽弋跪了下去,拜了三拜。虽然自己是个现代人,但是司马空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精神让羽弋感触良多,联想到

  现代人中大多数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羽弋不由的叹了口气。

  由于手机的吸引,羽弋省去了安慰司马媚儿的时间,只见一司马媚儿拿着手机一直在那里把玩着,羽弋不觉摇了摇头,拉起司马媚儿的手向村外

  走去。

  “这个孙长老真不简单,居然能悄无声息的的潜伏十年。”在路上,羽弋不断得回忆着事情的经过,心里感到一阵后怕。

  走了几个时辰,羽弋感觉胸口处似乎有东西掉落,低头看去,正是司马空给自己的两本秘籍,关于练气方面,自己现如今可以融会贯通,初级枪法也小有成就,不过

  由于出逃匆忙,小村所铸之戟没有带上,羽弋感到一阵遗憾,这是自己的第一把武器。

  “媚儿,你们这的山贼都特别厉害吗?”羽弋想到二当家的最后一刺,那一刺蕴含的力道和速度,自己居然无法理解,不由暗自摇头,这是因为差距太大了!

  “我和你一样,也是第一次见山贼。”司马媚儿无奈的笑道,小村和平了数百年,头一次遭遇山贼便是灭顶之灾。

  “那你知道宝库中到底有什么重要的宝物吗?”羽弋从孙明潜伏之事联想到宝库,不由得多问了一句。

  “我只知道宝库是我们村的禁地,对于闯入禁地者,村里有很严格的惩罚制度。”司马媚儿如实相告。

  “那孙长老呢?”羽弋知道宝库或许代表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不好多问,便转移了话题。

  “听父亲说过,是在十年前的一天,他当时昏迷在我们村口,是被村里人抬到村里的。被救醒以后,由于他武功高强,又身怀医术,时常医治村民,得到村民的好感,

  父亲便让他留了下来。”司马媚儿若有所思的说道。

  两人并肩走着路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对于小村唯一的两位幸存者,司马媚儿早已将羽弋视为自己必须要依靠的人,所以走路之时,一直靠

  得很近,弄得羽弋有些不习惯,不过想到师傅临终所托,羽弋也只好任由司马媚儿靠着自己。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逐渐变黑,夜幕降临,望着一望无际的荒野,羽弋感到一丝冷清,还好有司马媚儿和自己作伴,如若一人处在这荒山野岭,

  手机又没信号,不得孤独无聊死。

  “我走不动了!”一天没吃饭的羽弋感到已经精疲力竭,一屁股坐了下去,只见司马媚儿径直往前走去。

  “就这里吧!”不远处传来司马媚儿的声音,羽弋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司马媚儿不知道从何处找来许多柴火,然后在柴火周围铺上了稻草,不多时,柴火

  被点燃,一些略带水分的树枝被烧得噼噼啪啪的响,司马媚儿的面容在火光的摇曳下显得十分妩媚,羽弋不由看得有些入迷。

  “羽弋,你会打野不?”司马媚儿发觉羽弋在发呆,不由得喊了一句。

  “会啊!但是兵线还没有来,我不好拉野啊!”正在发呆的羽弋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啊?打野还需要兵线吗?”司马媚儿被弄得一头雾水。

  “你有工具没?”羽弋清醒了过来,他清楚,如果继续说“打野的事情”肯定又会是没玩没了的。

  “有啊!”只见司马媚儿拿出一个弹弓。

  “黑灯瞎火的,打鸟?”羽弋仔细了端详了一下弹弓,作出了一个很夸张的表情,用手比划着,逗得司马媚儿咯咯直笑。

  “没有,是通过声音来射击猎物,你先别说话!”司马媚儿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手中不多时便出现了一颗小石子。

  “嗖嗖嗖。”只听草丛传来一阵声响,不久听到一声弹弓响,草丛里的声音便截然而止。

  “运气不错,今天有兔肉吃咯。”只见司马媚儿笑嘻嘻的拎着一只兔子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异常的牛叉啊,你得把这功夫教给我!”羽弋觉得这种求生技巧很有学会的必要。

  “什么是牛叉?”正在考兔肉的司马媚儿望向了羽弋,询问道。

  “我们那里说一个人在某些方面做到了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羽弋这次没有含糊其辞,而是直接给出了解释,毕竟有求于人。

  “呼呼,考好了,快来吃吧,这个你就是不说我也会教给你的。”司马媚儿微笑的递给了羽弋一只兔腿。

  感受到了司马媚儿的好,羽弋心里一阵愧疚,在现代,长期是羽弋照顾别人,如今轮到别人如此细心照顾自己,羽弋反而觉得不习惯。

  由于连日的饥饿和长途跋涉,羽弋很快吃掉了兔腿,又和司马媚儿一道解决了剩下的兔肉,吃饱以后,两人分别躺到了火堆旁的两边。

  由于环境恶劣,本是困意十足的羽弋却怎么也睡不着,在稻草上翻来覆去。撇了司马媚儿一眼,发现她也没有睡着,只是头枕在手臂上,正在仰望天空

  ,“今天天气真不错啊,繁星点点,看来明天也是晴天。”羽弋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闷。

  “小时候,父亲对我们都十分严厉,不仅要求我们严格学习,闲暇之时便是练体练气,我们丝毫没有玩耍的时间,那时的我们都很恨父亲。我虽然说是个

  女孩子,但从小便喜欢混在男孩子堆里,不学女红,父亲从来没有责怪与我,总是任由我胡来。”司马媚儿看着天空,想起了司马空,不禁黯然神伤。

  “是啊,子欲养而亲不在。父母总是为自己好的,只是有时一切来得太快,我们无法把握,节哀顺变吧。”羽弋走到了司马媚儿旁边,拍了怕司马媚儿

  的肩膀,本是冷清的荒野,在篝火之间显得十分温馨。

  “羽弋,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停止哭泣的司马媚儿深情的望向羽弋。

  “我也不知道,我打算四处云游,随遇而安吧。”羽弋望向天空,脑海里一片空白,毕竟未来的路自己也不知晓。

  “那你一定得带上我,不然你都不会打野,又不会照顾自己,迟早会饿死或者是冻死的!”司马媚儿破涕为笑,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和羽弋

  呆在一起的时候感觉特别有安全感,特别开心。

  “那是必须的,不准诅咒我啊。”羽弋微笑道。

  哄了许久,终于把司马媚儿给哄睡,羽弋又回到了自己的稻草处,看到司马媚儿熟睡的模样,羽弋露出了一丝笑容。

  “黑袍人,小村,孙长老,宝库.....”羽弋不断得思考着各种疑点,最终进入了梦乡。

书评(384)

我要评论
  • 信分子&就如此

      听到那人叫喊的内容后,羽弋冷冷一笑,第一反应是,大早上的街上来了个神经病,警察都在干嘛?这种蛊惑百姓的迷信分子,难道就如此放任?

  • 我也不&”程明

      “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早上起床以后,我看到很多人往这个方向走,我也就跟着来了,看到他们往募捐箱里捐钱,我也就跟着照做了。”程明显得很无辜。

  • 算了,&最近事

      “算了,最近事情够多了,话说回来,如果我们大家都被催眠了,那为什么唯独你是清醒的?”程明有些不解。

  •   “&废话,

      “废话,能不知道吗?今天这事不也是因世界末日而起。”羽弋答道。

  • 201&不知道

      关上窗户,羽弋继续看书,看了一会,羽弋突然想到什么。随手打开手机日历翻了一下,显示的是2012年12月11日。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是2012年12月12日,由于一直不知道玛雅人是干嘛的,出于好奇,便百度搜了一下。

  • 你不相&个最关

      “程明啊,难道你不相信科学了吗?那明显是个坑,你为何要往里面跳?”羽弋吃了口面,就着这个最关心的问题继续追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