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年的基业不保。”孙长老非常一直坚持自己主战的意见。  “也许山匪的目的并也不是攻占我村,我愿为先锋,去探察山匪的目的。”羽弋被打断了大家的争论,主动主动请缨。  “让我和他一起前去吧。”不知道何时,孙浩站了出,作为村里的领头羊,怎么能让别人占了自定了大家的想法。。...

  “我村四面环山,周山傍水,唯一的出路便是这条山间小道,其入口轻易不会被发觉,种种证据都证明是我们内部出了问题。”羽弋再次肯

  定了大家的想法。

  “那该如何是好!如今山贼已经打到村附近了,即便是能找出内奸也是迟了。”司马空在内奸的问题上没作过多纠结,而是转移了话题。

  “村里能够上战场的大概有30多人,其他的都是些老弱病残。”司马媚儿初步统计了一下数据说道。

  “不论如何不能束手就擒,否则我村数千年的基业不保。”孙长老十分坚持自己主战的意见。

  “或许山贼的目的并不是占领我村,我愿为先锋,去探知山贼的目的。”羽弋打断了大家的争论,主动请缨。

  “让我和他一同前往吧。”不知何时,孙浩站了出来,作为村里的领头羊,怎么能让别人占了自己的风头。

  “只能如此了,你俩同去,正好也有个照应。”司马空和孙长老各自望向自己的徒弟,感到一阵欣慰。

  “这是村里最好的两匹马,你们骑上便去吧。”众人将羽、孙二人送到了村口。

  “不行,此行十分危险,让我同去吧。”正当羽弋二人准备出发时,司马媚儿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没事的,到时候遇到危险,我和孙浩可以逃走,你去了只能成为我们的累赘。”羽弋就事论事,说完两人策马扬鞭,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没想到你武功悟性不低,逻辑思维能力也是很强,你倒说说我们村里谁是内奸呢?”孙浩开门见山,打破了两人的沉默,在会上孙浩一直在思考

  这个问题,但是一直没能想明白。

  “我又不是神仙,我只能推测出有,但是我不能推断出是谁?毕竟没有任何线索。”羽弋无奈的耸耸肩。

  “上次比试,其实我也受了轻伤。”孙浩望着前方。

  “你就不怕留下后遗症!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羽弋一直为当日的比试耿耿于怀,对于自己的攻击没有效果而感到异常烦恼,没想到原来是对方故意忍着,

  不由得摇了摇头。

  “其实我对冠军的位置并不感兴趣,也无意去抢你领头羊的位置,我只对武器秘籍感兴趣。”感觉到了孙浩的真诚,羽弋也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孙浩这人相对于其他几大弟子来说,虽然比较狂傲,但是为人不错,很是真诚。

  “如果此次可以活着回去,你我以后便以兄弟相称罢。”孙浩提议,羽弋允诺,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骑行了半个时辰,两人发现了前方的异动,便停下来驻足远眺。

  “大致有两三百人。”孙浩轻声说道。

  “规模不小啊。”羽弋感觉到了形势的严峻,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

  “你看那儿,我们的机会来了!”羽弋指着不远处的树林,只见有两个山贼落单了,看那动作应该是要去解手。

  “快,跟上去。”羽弋善于捕捉机会。

  “你说二当家为何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什么?”由于长途跋涉,过惯了优越日子的山贼甲有些不满。

  “这你就不知道了,据说这个村子有个宝库,里面有价值连城的宝物。”山贼乙打了下圆场,他也知道弟兄们因长途跋涉多有不满。

  “呵呵,村里应该有我们的人潜伏吧,不然怎么会知道这里有宝物。”两人相视一笑,准备追上大部队。

  “原来如此,是村里有人泄露了宝库的信息,才招来此祸。”在偷听了两山贼的谈话后,山贼的目的被大致摸清了。

  “事不宜迟,你在这里继续监视山贼的动向,我回去报个信。”说完,羽弋调转馬头,往村子的方向疾驰而去。

  “羽弋回来了!”人群里传来一阵喊声。

  “情况怎么样?”司马空握住了羽弋的双手,亲切的问道。

  “山贼大致有三百多人,远道而来,现于半山腰间驻扎休整,一时不会攻过来,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宝库里的宝物。”羽弋将大致的情况

  汇报给了众人。

  “内奸不除,始终是心腹大患啊。”司马空凑近羽弋的耳朵,轻声的说道。

  “我建议层层设伏,此次出去我观看了一下地势,几条山间小路很适合打伏击战嘛。”羽弋同样也轻声对司马空说道。

  “有内奸在,山贼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司马空说出了心中的忧虑,他个人也赞成主动出击。

  “蒋干盗书!”羽弋神秘了笑了笑,然后悄悄地说出了自己的计谋。

  “敌人来势凶猛,非我村所能抵挡,还是投降的好,以免生灵涂炭。”司马空突然对着众人大声宣布道。经过投票表决,最终决定不战而降。

  次日,山贼经过山道,突然遭遇了埋伏,损失惨重,然而毕竟山贼作战经验丰富,小村战力太少,不久山贼便进行了反围攻。

  “难道是孙长老骗我们!不是说的投降吗?怎么会遭遇埋伏。”二当家十分不满,此次遭遇埋伏,让自己损失惨重。

  接下来的几次战斗中,山贼开始有所警觉,所到之处,一定是经过仔细侦查了以后,才让大部队通行。

  “报告孙长老,二当家在山道处遭遇埋伏,且损失惨重!”一个年轻人偷偷的摸进了孙长老住处,在知道山贼遭受伏击以后,孙长老开始思考

  自己是不是被怀疑了,村里的核心部署竟然连自己都不知道,心里不由紧张起来。

  最终由于山贼作战经验丰富,村里能战的战士太少,没过多久,山贼便已攻到村外,令山贼意外的是,作为有内应的行动,居然也损失了近三分之一

  的弟兄,心中难免盛怒。

  来到村口,发现孙长老早已恭候多时,“孙长老你辛苦啦!”二当家跟孙长老打了个招呼,只见其身后赫然是孙浩!

  “怎么会是你们!”司马空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本就不是村里人,是十年前来到村里的,我的真实身份是清水寨的三当家,至于孙浩是我的养子。”孙明一口气抖出了所有的内情。

  “你可真实用心良苦啊,在我村竟潜伏了10年。”陈长老不由一阵感叹,他一直视孙明为村中支柱。

  “你们还是投降吧,多说无益。”孙明开始了游说。

  “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很好!”二当家一枪刺穿了孙明的后背,孙明致死也没想到,最后栽到了自己人的手上,落了个如此下场。

  “什么!”众人感到十分惊讶,孙长老在村中算是修为最高的人,即便是背后偷袭也不会那么容易得手,如今便被山贼一枪刺穿了后背,可见该人武功之高。

  “废话少说!你们把宝库打开,我可以仁慈一点,放你们一条生路。”在处理掉孙明以后,二当家扫视了一眼众人,微笑的说道。

  “好啊,你们且跟我一同去取吧!”司马空的反常行为,让众人为之一愣。

  “羽弋你过来一下。”司马空将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叫到跟前。

  “替我好好照顾媚儿。”司马空凑近羽弋耳朵说道,然后将一条手帕递给了羽弋,便跟着山贼上了山。

  羽弋大致的扫了一眼手帕,发现是手帕上画的是一条出村的密道,一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眼眶里不由的充满了泪水,这或许是师傅的遗愿了

  ,一定要完成好,让师傅瞑目。

  趁山贼喝醉之际,羽弋带着司马媚儿偷偷地往山涧走去,司马媚儿似乎知道了什么,哭着往回跑去,被羽弋拉了回来,两人走出小村之后,只见

  后方地动山摇,原本四面环山的小村,四周的高山都陷了下去,出村之路也被岩石死死封住。

  望向后方坍塌的山峦,司马媚儿失声痛哭。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书评(119)

我要评论
  • ,难道&就着这

      “程明啊,难道你不相信科学了吗?那明显是个坑,你为何要往里面跳?”羽弋吃了口面,就着这个最关心的问题继续追问。

  • 问道:&“你知

      良久,程明打破了沉寂,敲打了一下羽弋,问道:“你知道世界末日吗?”

  • 当他准&时候,

      正当他准备放钱募捐的时候,羽弋出现在他面前阻止了他,并把他拉到一旁。仔细辨认了一下,原来是大学同学程明。

  • “羽弋&有人在

      “这个郊区本是人烟稀少的地方,怎么突然有了叫喊声?“羽弋心里嘀咕着,还是打开了窗户,发现街上有人在发传单。

  • 了一会&预言的

      关上窗户,羽弋继续看书,看了一会,羽弋突然想到什么。随手打开手机日历翻了一下,显示的是2012年12月11日。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是2012年12月12日,由于一直不知道玛雅人是干嘛的,出于好奇,便百度搜了一下。

  • 处张望&在募捐

      羽弋踮起脚来四处张望,终于在募捐箱附近发现了那位熟人的踪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