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已自艾自怨的说着:“这也不能怪我啊,仔细算一算再加在这面位的时间,我了成了了传说中的大魔法师了,前段时间登QQ意外发现当初的一个注定一生孤独的一生的死胖子都结婚了了,我该怎么办啊,么我死后是个处男还还不够,连我死后都不放过我,啊啊啊啊,我这一辈子完了!'”只看见10086气运丹田,循环三个大周天和六个小周天后,全身气息喷泄而出,(话说10086根本没身体的说)“贱人你究竟想干什么?魂淡啊!你的脑子里只有精子吗?”。...

  “大姐姐,我们继续讨论关于我还是处男的这个问题吧”常乐在床上流着口水说着一些好像很和谐的东西,得,还在做梦呢,此时就该我们的伟大监督员10086出场了。

  只看见10086气运丹田,循环三个大周天和六个小周天后,全身气息喷泄而出,(话说10086根本没身体的说)“贱人你究竟想干什么?魂淡啊!你的脑子里只有精子吗?”

  效果立竿见影,只见常乐猛地一下醒过来,不过这一次他出奇的没有反驳10086,只是自艾自怨的说着:“这也不怪我啊,仔细算算加上在这面位的时间,我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大魔法师了,最近登QQ发现当年的一个注定孤独一生的死胖子都结婚了,我该怎么办啊,难道我生前是个处男还不够,连我死后都不放过,啊啊啊啊,我这一辈子完了!'”常乐说着说着抱头痛哭。

  怎么说呢?10086顿时慌了神,“喂喂,别伤心啊,大不了找个时间,补偿补偿你,让你去那个黑x圣经面位玩玩(懂的都是我辈中人)”常乐心中窃喜道:“果然又成功了,10086还是个笨蛋。”

  此时读者就该说我没创意了,盗版自己以前用过,其实嘛,这个就是伏笔,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引出来,所以再一次利用这两个笨蛋的勾心斗角,让人觉得哦,原来如此的意思(事实上没人会觉得这是伏笔吧)

  “说好了,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常乐瞬间变为幼稚儿童,不过这都是你们所看到的表面,其实想必你们也看到常乐话中的语病,然并卵,常乐是故意这么说的,把危险的东西隐藏在看似简单的话里,让别人不经意间答应后,就可以利用这一点来要挟他人,常乐!可怕的家伙!(写出这一句的我,真是佩服自己的脑洞)

  “呐呐,这个就是昨天1号带回来的那个男人吧,好奇怪啊?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还散发这一种悲伤的气息,果然是个怪人呢”5号探出头看着常乐对着2号说到。

  “哼哼,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个明显就是1号的****,准备带回来好好招待一下,然后享用”2号带着洋洋得意的语气回答着5号。

  “那个,请问一下,****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问道,2号正在洋洋得意中没有注意到这个声音的不和谐,于是回答这个人:“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听大人们说一个女子把男人带回家,并且好好招待这个男人,所以这个男人就是****。”

  2号的话音刚落,就看见5号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怎么了?5号,我脸上有东西吗?”只见5号已经完全说不出话话来,2号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正准备跑路时,刚才的那个谜之音,又冒了出来,“呐,我亲爱的弟弟2号,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词的呢?”2号此时才注意到这个声音好像很熟悉,有点像1号的声音。

  “完了完了,2号顿时就觉得自己完了”于是乎他就用出了小孩的专属技能——撒娇,“姐姐,我错了,像你这么美丽大方,楚楚动人的姐姐一定会放过我吧,是吧?”

  此时的华云瞬间感觉到了一丝享受,不过“你以为撒娇有用吗?今晚不许和我睡(好羡慕)”华云一下子就打破了2号的幻想。

  “不要啊,1号太过分了”2号顿时就嘟起嘴来(感觉这小子不怀好意啊!咳咳,话说作者君都还是处男一个,连女孩的手都没摸过,看来只好在小说里yy了,好悲哀!)。

  “恩~~讨好我的时候喊姐姐,现在就喊1号了,真是好弟弟啊!”华云一双美眼瞪着2号。

  当常乐正在暗地里欣喜的时候,10086再次发话了,“总感觉你这家伙在想一些不好的事情”在这种被害人察觉陷害者有阴谋的的时候,常乐就该转移10086的注意力。

  “呐,好像那边几个小孩在看我诶,我们过去看看吧”常乐立即就开始了转移10086的注意力。

  “虽然感觉这样做的话,我就会中一个小人的奸计,不过,哪里有小人啊?果然还是我太紧张了”10086毫无疑问的中了常乐的诡计,因为他明显搞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小人,那就是——常乐!果然他还是太天真了。

  当2号正走投无路时,常乐出现了,于是他为了摆脱1号,做出了惊人之举,只见他脆生生的对着常乐说:“****哥哥,你来了,姐姐说她有话给你说。”

  “****!呵呵,现在的孩子真早熟啊!连这个都知道啊,我看起来就那么像无偿奉献的人吗?果然这种东西就不该小孩知道,看来华云你要好好教育下这个小朋友啊!是吧!熊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常乐周围突然散发着黒气对着华云一路恐怖的说到。(其实嘛,我觉得这逼只是想转移注意力罢了,谁不知道这厮想破处想疯了)

  “十分对不起,我会好好管教这个孩子的”华云十分恭敬的说到,其实到现在她都忘不了那恐怖的气息,为了他们一家的安全他不得不认真做事。

  “这就好了嘛,我出去走走,午饭不用等我了”常乐说走就走,不留一点余地,看似潇洒的他其实是害怕10086发现了事实,然后报复他,他可受不了再一次跪着唱征服,还有很多人围观的情况下。(切,也不知道那个贱人已经在很多人面前唱了两次征服了)

  此时让我们插播一段2号当时的心里活动,“恩?不对啊?不是说一个男人在女人家里听到别人喊他****,这个人心里会很高兴的说,可为么这个人听到后这么恐怖呢?”恐怕他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了。(话说我倒是很好奇是谁给他说的这些,不过估计是个未解之谜吧)

  常乐走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感叹道:“果然无论哪里的人,卖东西都要吆喝啊!并且有一个专门地方来卖东西,简直和我大****的没什么区别啊。”(感觉是不是很熟悉,没错我就是来水字数的)

  “所以呢?我们出来干嘛?”10086疑惑的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我们的目的不是修炼吗?我们肯定要去找那些人类强者,像这些地方是最容易搜集情报的”其实还有一段话常乐没说出来,“我总不能说我是为了转移你的注意力,不让你发现我的阴谋吧,啊!真佩服自己,说谎都说的这么好,常乐,goodjob!”

  常乐走着走着,突然出现一个穿着斗篷的人撞向常乐,感觉是不是还熟悉,你们激动了吗?这个就是真正的gal游戏的开头。

  “作者你骗谁的呢?我都不信,这一定又是一个小偷,看哥哥我报仇,话说我是不是和小偷有仇啊?我才来这里两天,一天一个小偷啊,这里的治安也太不好了吧,大叔我也不好过啊!”常乐带着一种中年大叔独有的语气说到。(话说作者我怎么成了大叔了?你丫的仔细算算自己活了多久了,还不是大叔吗?虽然我已经到了大叔的年龄,不过我永远都是十七岁的少男……呸!我还是十八岁的样子你能奈我何!愚蠢的作者!)

  那个斗篷人明显撞不过常乐,一下子坐倒在地,露出一头金发和翠绿的瞳孔,还有洋娃娃般精致的面孔,再看看那廋弱的身躯,简直让人怜惜。

  常乐心里当时就冒出一个念头,“这么可爱的一定是男孩子!”

  话说这是我第一次这么仔细的描写人物吧,其实嘛并不是作者我我不会描写,也不是想不到样子,只是大叔我啊,忘了啊!大叔前天去医院看病得出的结论是老年痴呆症啊!再加之写起来很麻烦的,所以你们就将就点大叔我吧。(神秘人闪亮登场,当当当当,其实后半句才是真话吧!小子你知道的太多了,拍飞……远目,你们知道就好,别那么多废话,后果在那里摆在呢!)

  常乐看着这个斗篷人,顿时心里就不平静了,“难道作者真的给了我这种后宫动漫的开头,看来我的春天就要来了,感谢你仁慈的主啊!”当常乐在激动时,作者在背后阴险的一笑,孩子你还是太天真了,作为一个大魔法师,我都没有这种待遇,你怎么可能有!

  斗篷人看着眼前的陷入莫名狂热的男子,感到十分好奇,以她超乎常人的力量居然没有撞过这个男子,难道东方大陆的人都强到这种地步了吗?原来那个人说的没有错啊。

  常乐稍稍整理一下情绪,用十分完美的口吻问道:“骚年,不来一发吗?”

  “Oh~~~fuck!!!我究竟干了什么?把心中的话说出来了”常乐顿时感觉十万头草泥马从心中奔过。

  “来一发是什么意思?”斗篷人很是疑惑,当她正在疑惑时,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听到这个声音,阿托利亚顿时脸色大变,不等眼前的男子再说什么,一把拉着他快速离去。

  常乐看着拉着逃跑自己的斗篷人,这种老套的剧情居然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被追杀的神秘人,不小心撞着了一个男子,然后追杀的人追了过来,为了不误伤无辜的人,于是带男子逃跑,然后发生一系列事件什么的。

  常乐不禁泪流满面,我只是想好好的坑10086一把,怎么就发生这种事啊!看来有人对我像度假般的修炼不满了,这明显是有人在坑我是吧?肯定是你吧?一定是你吧——该死的作者,枉我还以为你良心发现了,给我发福利,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于是乎可喜可贺,恭喜常乐有了主角的特质之一,无论在哪里,天生就有麻烦聚集光环的说。(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到现在为止本书里面的人,拥有名字的人简直少的可怜,其实作者这个贱人嫌取名字太麻烦,而且用普通的名字又没有看点,于是乎这个贱人干脆取个编号来当名字,以后也可能是这样,所以你们也就担待点吧)

书评(325)

我要评论
  • 知道,&的骄傲

      “我自己知道,没有愧对老爹的话,想必他也会夸下我的吧”常乐很放松的说道,语气中夹杂着一点淡淡的骄傲。

  • 白色生&省我一

      那白色生物说:“没见过你这么明白自己死了的,也好,省我一番功夫。”

  • 一黑,&“果然

      常乐则是很配合的两眼一黑,昏厥过去,在昏厥之前,心中不禁感叹:“果然是这种剧情啊~~~”

  •   “&是他隶

      “老阎王真是的,每次要出来搅局,真心烦!要不是他隶属姐姐我管不到,早就收拾他了”女娲一边跑一边自言自语。

  • 胎”常&物说到

      “我说,我死了,你们快点抓我走啊,我好快点投胎”常乐有点残念看着一黑一白的不明生物说到。

  • 重,你&圆场。

      “女娲大人,注意形象,你看后土大人多稳重,你也该收敛自己的性子了”阎王这时出来打圆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