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紧然后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最后最终决定票数投票表决。  判官相关统计了一下票数结果,最后正式宣布以平局结束了,从此比试会落下来了帷幕。  在床上羽弋终于等到醒了回来,忽然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换掉了,想坐站起身来,却觉得也没一点儿力气,“有人吗?”羽弋叫道。“你们还在犹豫什么?快先救人。”司马媚儿焦急的喊道,只见众人合力抬起了羽弋,将他抬到了住处。。...

  “这?”判官感到有些意外,不知道这场比武结果该如何宣布,不知所措的他望向了司马空及长老。

  “你们还在犹豫什么?快先救人。”司马媚儿焦急的喊道,只见众人合力抬起了羽弋,将他抬到了住处。

  “在实力上,孙浩确实远胜于羽弋,然而按照比赛规则,两人最终都落出了台外,应当以平手论处。”孙长老站了起来,率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不行,羽弋明显是必败的,只是耍了点小花样,应该算孙浩胜。”陈长老提出了反对意见,紧接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最终决定投票表决。

  判官统计了一下投票结果,最终宣布以平局结束,自此比武会落下了帷幕。

  在床上羽弋终于醒了过来,发觉自己的衣服被换掉了,想要坐起身来,却感觉没有一点力气,“有人吗?”羽弋喊道。

  不一会,发现司马媚儿推开房门进来了,羽弋看了她一眼,发觉司马媚儿有些憔悴,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整整7天!”司马媚儿显得有些无力。

  “这7天都是你在照顾我?”羽弋突然发问,只见司马媚儿直点头。对于司马媚儿对自己的情意,羽弋心里是清楚的,然而司马媚儿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长久以来羽弋也一直

  把司马媚儿当作妹妹看待,况且她又是师傅的女儿,所以一直没有跟司马媚儿说清楚自己的想法,怕伤害了司马媚儿,然而这件事已经到了不得不处理的时候了。

  羽弋突然觉得自己十分自私,一直在无偿的享受着人家父女俩的恩惠,而自己在处理与司马媚儿的关系时,总是选择逃避,让别人默默为自己付出那么多,自己却无以为报。望

  着司马媚儿含情脉脉的目光,羽弋顿时心乱如麻。

  “羽弋,你好点了没。”门口突然出现了司马空的身影,正当羽弋准备跟司马媚儿说清楚时,司马空来了。

  羽弋坐了起来,“师傅您怎么来了。”这一坐起来,羽弋顿时感到身上一阵酸痛。

  “你好好休息,孙长老给你把过脉,说你只是气虚,并无大碍,调养一段时间便可复原。”司马空走到了床前。

  “比武会最终以平局告终,你和孙浩并列第一,都可以选择一件想要的兵器和相应的秘籍。你若想好了,便可去找村里铁匠,让他打造,至

  于秘籍等武器造好了我会带你去拿。”似乎看出了羽弋心中所想,司马空继续说道。

  将司马媚儿端过来的中药一饮而尽,中药的苦味让羽弋不禁皱起了眉头,司马媚儿被羽弋夸张的表情给逗得笑出声来。

  “媚儿,你先去休息一会吧,眼睛都熬红了,真是辛苦你了,我可以照顾自己的。”羽弋主动关心了一下司马媚儿,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她为

  自己操劳了。

  “不行,你重伤未愈,还需要我在这里看着。”司马媚儿很坚决。

  “那你躺我旁边来吧,你都好久没睡觉了,得休息一下,你看我这床,两人睡都嫌大。”羽弋见坳不过司马媚儿,但是又不忍心看到她坐在

  桌边打瞌睡,于是便想到了这个办法。

  “在我们那里没有什么的,实在出了问题,我娶你便是。”羽弋一不小心将话说过了火,正要反悔,只见司马媚儿已经躺到了旁边。

  “你不用担心,我伤成这样也不可能对你做什么。”羽弋呵呵一笑,然而司马媚儿此时想到的反而是最好发生点什么。

  或许是司马媚儿太累了,不久便进入梦乡,羽弋看着司马媚儿,觉得她睡觉的样子真的很美,想到司马媚儿从开始到现在对自己的好,自己

  心里突然有些妥协。感情的事还是顺其自然吧,羽弋感觉剪不断理还乱。

  “我该弄把什么武器呢?”羽弋开始规划自己的事业,经过这次比武,羽弋发现自己要走的路还有很久,凡事不能心存侥幸,比武用剑最

  好,鞭子似乎女性用得多,骑马的话用长兵器更加合适,羽弋想到往后长兵器会比较有用便决定铸造戟,想着想着,羽弋也进入了梦乡。

  在司马媚儿连日的细心照顾下,羽弋的伤好得很快,不到几天便可以下床走路了,与司马媚儿也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羽弋觉得自己已经有

  点离不开司马媚儿了。

  “我可能喜欢上媚儿了吧。”羽弋望向了司马媚儿,觉得她是越看越漂亮。

  又过数日,羽弋已经基本恢复了健康。受伤期间孙浩和其他弟子都来看望过羽弋,给他带来了许多山珍野味,比武会一战使羽弋得到了大家的

  肯定,每天来找羽弋聊天的人络绎不绝。

  这日,羽弋起了个大早,决定去落实一下铸造武器的事。“我想铸造一个戟。”看着铁匠,羽弋开门见山。

  “有什么具体要求吗?”铁匠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羽弋走到了桌边,拿起了毛笔,在桌子上凭着记忆画出了游戏里方天画戟的样子,然后在旁标注:“重二十四斤,长一丈二。"至于其他数据,

  羽弋实在是记不起来了,于是将画好的图纸放到了铁匠跟前,转身向司马空家里走去。

  “我听媚儿说你可以正常走路了,起初不相信,没到今日一见果真如此,你的恢复速度出乎我的意料哦。”司马空远远的迎了过来,现在的羽弋

  对于他来说是块宝。

  “我选择了戟,有相关的秘籍吗?”羽弋望向司马空,微笑的询问道。

  “戟?我们这里没有戟的秘籍,但是有枪的秘籍。”司马空有点出乎意料,没想到羽弋竟会选择戟。

  “枪的就枪吧,总比没有的好。”羽弋感到有点遗憾。

  “我这就带你去取,你且跟我来。”羽弋跟随司马空,山路十八弯,终于来到了一个山洞前。不知道何时长老们已经齐聚洞口了,司马空将众人手

  中的钥匙碎片拼凑了起来,拼凑成一把完整的钥匙后便打开了洞门,只见他进洞以后,不到片刻便取出了一本《枪法初级要领》,递给了羽弋。

  “没想到小村居然有这么大的宝库!”羽弋虽然没有进去,但是目测了一下宝库应该不小。

  再次转身看了一眼宝库,羽弋便随着众人走下山去。,次日,铁匠便打造好了戟,羽弋试了试,虽然对外表不太满意,但是用起来比较趁手,也就

  没有再多说什么。

  由于一段时期的养伤,自己的武功耽搁了不少,羽弋决定恶补回来,便起早贪黑的练习。这样,不知不觉过了半个月,羽弋将形意拳及初级枪法

  融会贯通,内劲也增长了不少。

  这日,一声急促的叫喊打破了原本宁静的小村,“有山贼杀过来了,而且带了不少人马!”只见一人双手沾满鲜血,似乎受了很重的伤,羽弋认识

  这个人,他是村口的门卫。

  “这些山贼来着不善啊。”司马空显出一丝凝重,随即组织村里高层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

  “羽弋,你怎么还在这里,父亲让你去参加紧急会议呢。”司马媚儿气喘吁吁。

  “我也有资格参加吗?”正在羽弋犹豫之际,司马媚儿拉起羽弋的手,便向会议处走去。

  “我认为应该组织全村有生力量,击退来犯之敌人!”孙长老站了起来,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不能战,我村人力不足,与山贼硬战无异于鸡蛋碰石头,自寻死路,不如投降,而后再给他们一点好处,他们自会收手。”陈长老提出了反对意见。

  双方就战与降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两边各执其理,互不相让。

  “羽弋,你怎么看呢?”司马空望向了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羽弋。

  “我认为我村所处地形比较隐蔽,常人难以寻到此处,而如今却有山贼来袭,那么原因只有一个!”羽弋背负双手,扫视了一下在场所有人。

  “你是说,我们之中有奸细?”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道。

书评(85)

我要评论
  • 久,程&问道:

      良久,程明打破了沉寂,敲打了一下羽弋,问道:“你知道世界末日吗?”

  • 催眠了&什么唯

      “算了,最近事情够多了,话说回来,如果我们大家都被催眠了,那为什么唯独你是清醒的?”程明有些不解。

  • “羽弋&心里嘀

      “这个郊区本是人烟稀少的地方,怎么突然有了叫喊声?“羽弋心里嘀咕着,还是打开了窗户,发现街上有人在发传单。

  •   在&,成绩

      在羽弋的印象里,程明是个很稳重的人,而且也是班里的班干部,成绩优异,怎么会沦落至此,陷入传销组织?如果不是看到这些,羽弋还真有些不敢相信。

  • 突然想&于一直

      关上窗户,羽弋继续看书,看了一会,羽弋突然想到什么。随手打开手机日历翻了一下,显示的是2012年12月11日。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是2012年12月12日,由于一直不知道玛雅人是干嘛的,出于好奇,便百度搜了一下。

  • 人催眠&”程明

      “哈哈,你也真是够懒的,不过正因为这点,你才没被催眠,水里应该有能使人催眠的药物,我们这里的水源肯定被污染了。”程明恍然大悟。

  • 很像催&眠这么

      “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这很像催眠,可如果是催眠又是怎么做到催眠这么多的人。羽弋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很多疑问,从程明的回答来看,他应该是被暂时催眠了。

  • ?这种&蛊惑百

      听到那人叫喊的内容后,羽弋冷冷一笑,第一反应是,大早上的街上来了个神经病,警察都在干嘛?这种蛊惑百姓的迷信分子,难道就如此放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