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如此便与孙浩有一战之力,但是仅有两成胜率。你根基太弱,修练时间太短,终无法领悟出更高层次的形意拳。”远处传来司马空的声音。  羽弋如司马空所言,将招式从头到尾实战演练了一遍,意外发现招式前后衔接起来得十分密切,在及时补充了反向招式以后,自己的12-0的形意“不会吧,那样不会走火入魔吗?”羽弋提出了质疑,在他的印象里面,任何武功倒着练习必将走火入魔。。...

  “你这小子!”司马空笑着骂道,“你且将我教你的形意拳反过来演练一遍罢。”

  “不会吧,那样不会走火入魔吗?”羽弋提出了质疑,在他的印象里面,任何武功倒着练习必将走火入魔。

  “你且先试试。”司马空脸上露出了一副不可置否的笑容。

  羽弋半信半疑的开始演练了起来,丝毫没有感到别扭,反而是越来越顺,整套招式如行云流水,再次演练了数遍以后,羽弋终于明白了形意的奥秘

  “你再把我之前教你的招式连贯起来便可,如此便与孙浩有一战之力,不过只有两成胜率。你根基太弱,修炼时间太短,终难以领悟更高层次的形意拳。”远处传来司马空的声音。

  羽弋如司马空所言,将招式从头到尾演练了一遍,发现招式前后衔接得十分紧密,在补充了反向招式以后,自己的打出的形意拳威力大增。

  “原来如此,将正反两种招式合二为一便是一套完整的形意拳。”羽弋恍然大悟,对形意拳的理解变得更加深刻了。

  “比赛也快要开始了吧,还好昨天下起了雨。”羽弋望向天空,心里一阵后怕。

  走向校场,途中司马媚儿突然蹦了出来,“又是来送碳的吧,这回打算送什么类型的碳呢?”羽弋微笑道,对于司马媚儿这场及时雨,羽弋感到十分贴心。

  “6大弟子分别是陈梅、赵丽、王哲、孙浩、刘志、吴长文。其中陈梅和赵丽是女性弟子,尽管她们是女性,但是其实力却不容小视。”司马媚儿显出一丝凝重。

  “孙浩就不用说了,是村里年轻一辈里的领头羊,在村里声望极高,其他几人则各有千秋。”司马媚儿接着说。

  “原来是这样,尽全力一搏吧。”羽弋心中有了点底气,目前来看,自己在暗,6大弟子在明。

  “媚儿,如果这次我能侥幸夺得冠军,我一定请你吃饭,好好感谢一下你。”羽弋对司马媚儿充满了感激。

  “那么要说话算数哦。”司马媚儿含情脉脉的望着羽弋。

  “嗯嗯,一言为定。”说着说着,两人便来到了校场。

  不到一会,原本无人的校场挤满了人群,判官今日换了一身新衣服,“昨日因雨耽搁,今日继续决赛,谁会成为冠军?让我们拭目以待。”在判官的渲染下,台下人群爆发出阵阵的欢呼声。

  “本次决赛除了常规的6大弟子以外,还有一匹黑马,他最终能披荆斩棘,一路黑下去吗?让我们拭目以待。”判官又一次把气氛带到了高潮。

  “请7位选手上台抽签!有请!”判官对着选手们作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结果出来了,王哲-吴长文、羽弋-刘志、陈梅-赵丽。”判官微笑着宣布了抽签的结果。

  “怎么孙浩没有参加抽签?”羽弋显出一丝疑惑。

  “因为他是上一届的冠军,在我们村的比武会里有这么一条规则,上一届冠军有权越过下一届初决赛,而直接进入准决赛。”司马媚儿立即给于了解答。

  “羽弋听懂了司马媚儿的意思,也就是说孙浩可以选择参加也可以选择不参加初决赛。这儿的冠军优待还是很多的嘛。”羽弋突然对冠军之位充满了憧憬。

  随着判官的一声令下,比赛正式开始了。

  王哲对吴长文,前者使用的通臂拳,后者使用的蛇拳,只看两人越打越快,王哲的拳法力量刚猛,然而速度稍慢,而吴长文的拳法速度虽快,但力量不足,看着两人打得如火如荼,羽弋发现初决赛的武学水平整体都上升了一个档次,自己并不能轻易的分辨出胜败。

  最终吴长风故意卖了个破绽,王哲判断错误,以为可以一击KO,结果发现吴长风躲过了自己的那一拳,然后快速绕道自己身后,自己由于攻势太猛,力量一时无法收回,被吴长风击中自己身体薄弱处,摔出了场外。

  接下来是羽弋对刘志,刘志使用的是一套鹤型拳,羽弋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的招式后,竟一时无法找出任何破绽,决定先攻击一下试试水,于是使出自己改良的初级拳法。

  没想到刘志一招鹤舞春秋不仅破了自己的拳法,还迫使自己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羽弋望向后方,发现自己已然站在台边,就快要掉下去了,心里不由捏了把冷汗。原本刘志对羽弋这匹黑马的实力就有所怀疑,如今一战更是发现羽弋不堪一击,便放松了警惕。乘着羽弋在台边之际,刘志再次发起了攻势,决定将羽弋直接击出台外,以取得胜利。

  正当大家都认为羽弋必败时,羽弋突然迈出前脚,缓慢挥动手臂,借刘志的攻势将他直接送到了台下。

  “不可能!”摔了个狗吃屎的刘志,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台上的羽弋,只见台上的羽弋作出了一个承让的动作。

  刘长老也激动的站了起来,或许别人没看出来,但是他却看出来了,羽弋分明使的是形意拳第一式。一个才来村子不到一周的年轻人,居然能使出形意拳,着实令人难以置信。

  “司马兄真是好眼光,这年轻人的前途确实不可估量啊,就怕以后不能为我村所用,终将留下祸患。”刘长老不由得讽刺了几句。

  “有劳刘兄关心,我且自有定夺。”司马空微笑道。

  最后便是陈梅与赵丽两女子的比武了,在羽弋的印象里,女人在古代的社会地位应该是很低的,然而这里似乎没有太多门户之见。只见两人越战越快,虽然是在打斗,但是更像是一场双人舞蹈。

  “这速度,恐怕是我,也占不了半点好处。”羽弋观看了一会,不由感叹道。

  最终因为陈梅的一个失误,赵丽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其实两者的武功应该是不分伯仲。

  “经过第一轮的角逐,胜利者分别是吴长风,羽弋和赵丽。”判官不知何时上了台,宣布道。

  “吴长风是上次比武会的季军,你应该是先迎战赵丽,胜利了才有资格迎战吴长风。”司马媚儿凑在羽弋耳边轻轻地说道。

  随着锣鼓声响起,羽弋和赵丽走向了擂台,羽弋作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让人感觉非常绅士。赵丽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便向羽弋攻了过来。

  “居然看不透她的招式?”羽弋脸上显出一丝凝重,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在打斗了几个回合以后,羽弋发现自己处处吃瘪,不仅占不到任何便宜,而且自己险些被对方击到台下。

  “不能再跟她比速度了!她速度虽快,然而所穿轻纱带过的气流也大。”羽弋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找死。”赵丽发现羽弋闭上了眼睛后,不由发动了更加凌厉的攻势。

  羽弋感觉气流从上方传来,心里盘算着,这应该是赵丽打算攻击自己的头部。只见羽弋转身一让,反过身来便抓住了赵丽的手,借赵丽的攻势将她抱在了怀里。

  “你放开我!”赵丽脸涨得通红,在羽弋怀里不停的挣扎。

  “好的,我放。”羽弋走到台边将双手一松,只见赵丽摔到了台下。

  判官对着突发的状况愣了数秒,随即上台举起羽弋右手,宣告胜利。“居然还有这种打法?”台下传来了窃窃私语。

  接着便是吴长风与羽弋,两人在过了数招以后,羽弋发现吴长风的速度较先前慢了许多。

  “你不用瞧不起人吧。”羽弋有些不满。

  “我也是才发现,自己在方才与王哲的比试中受了点内伤,如今是旧伤发作,现在的我显然不是你的对手。”吴长风望向了羽弋,显出了一丝不甘心。

  为了照顾吴长风的面子,羽弋与吴长风在擂台上了演了许久的戏,最终吴长风故意露出了破绽,羽弋顺水推舟的将吴长风送出了擂台。

  “终于进入了准决赛了。”羽弋不由叹了口气。

  由于准决赛是在下午开始,羽弋走下了擂台决定先回去吃个饭,休息一下,突然发现司马媚儿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你你...没和赵丽.....”司马媚儿恶狠狠的盯着羽弋,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没有!”羽弋非常肯定的回答,随即消失在了人群中。

  “真的?”司马媚儿发现自己有点吃醋的感觉,摸摸脸蛋,不知何时变得滚烫。

  准决赛如期而至,随着几声欢呼,孙浩和羽弋走上了擂台,羽弋望向了孙浩,感到他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你出手吧。”孙浩微笑道。

  “那请小心了!”羽弋没讲客气,直接就将那套完整的形意拳给打了出来,配合练出的内劲,形意拳的威力无形之中增大了许多。

  “哈哈,有点意思!”孙浩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羽弋进步会如此之大。只见他直面向迎,将羽弋的拳劲硬生生的接了下来,接着退后了两步。

  仅这一招,羽弋便意识到了孙浩内劲之深厚,非自己所能敌,然而就此放弃却也不甘心。羽弋再次向孙浩攻去,没想到此次孙浩没有选择防御,而是直接攻击,只见羽弋往后退了好几步吐出一口鲜血,而孙浩只是退了三、四步。

  “该怎么办?”羽弋在脑海里飞快的思考着各种应对的办法,经过两次过招后,羽弋已经发现孙浩无论在招式上,还是内劲上都是远高于自己。

  在站稳以后,孙浩向羽弋攻了过去,羽弋试图躲过这一招,却发现怎么也躲不了,于是只好硬接下那一招。只见羽弋退后好几步,最终在台边停了下来,口中又吐出一口鲜血,望向孙浩,羽弋第一次感到了无比的绝望。

  “哼,结束吧!”孙浩露出一丝冷笑,再次向羽弋攻了过去。

  只见羽弋并没有还击,而是朝台外倒了下去,“是我出手太重了吗?”对于这个新入村的小子,孙浩感到了一丝惺惺相惜,只见他抢出台外,想去扶羽弋一把,然而羽弋乘势反击,他竟借孙浩的攻势攻击自己,然后死死缠住孙浩,只见两人一同摔出了台外。

  “哈哈,兵不厌诈!”看着被自己拉下台来的孙浩,羽弋再也支撑不住,昏迷了过去。

书评(119)

我要评论
  • 久,程&了沉寂

      良久,程明打破了沉寂,敲打了一下羽弋,问道:“你知道世界末日吗?”

  • &暂时催

      “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这很像催眠,可如果是催眠又是怎么做到催眠这么多的人。羽弋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很多疑问,从程明的回答来看,他应该是被暂时催眠了。

  • &当他准

      正当他准备放钱募捐的时候,羽弋出现在他面前阻止了他,并把他拉到一旁。仔细辨认了一下,原来是大学同学程明。

  • 弋正目&《三国

      羽弋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三国演义》在看,突然被窗外的叫喊声所吸引。

  • 能不知&是因世

      “废话,能不知道吗?今天这事不也是因世界末日而起。”羽弋答道。

  • 在干嘛&蛊惑百

      听到那人叫喊的内容后,羽弋冷冷一笑,第一反应是,大早上的街上来了个神经病,警察都在干嘛?这种蛊惑百姓的迷信分子,难道就如此放任?

  • 没见居&见到羽

      “这是哪里啊?羽弋你怎么在这里,真是巧啊,大学两年没见居然在这里碰到你。”见到羽弋,程明显得十分高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