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觉得会轻意拿下吗?”凌宸轩又问。“会。”祁振擎一点也不去思考地回答,的话那个玉牌能轻意拿下,凌家三兄弟早已你争我夺了。“尹国的中心城市是江城市,而所有暗黑势力“不会。”祁振擎毫不思考地回答,如果那个令牌能轻易拿到,凌家三兄弟早就你争我夺了。。...

“你觉得会轻易拿到吗?”凌宸轩反问。

“不会。”祁振擎毫不思考地回答,如果那个令牌能轻易拿到,凌家三兄弟早就你争我夺了。

“尹国的中心城市就是江城市,而所有暗黑势力,表面上是我们祁家掌控,而真正清楚的人知道,我们祁家掌控一半,L集团掌控一半,所以在我们祁家范围内没有资料,那么,在L集团,必然有资料。”祁振擎说。

“老爷子知道我一直在调查,他表面上没有阻止,不代表背地里不阻止。”凌宸轩缓缓开口。

“所以他才只把南岭交到你手里,凌家和L集团并没有给你。”祁振擎接住凌宸轩的话。

“这么一来,我就会怀疑一个人.....”凌宸轩的脑子里早已经快速运转了,思维能力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老爷子在保护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杀害你母亲的凶手?”祁振擎惊讶地问道。

凌宸轩并没有回答,面前这个男人的智商并不低,他了解自己,他肯定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

“看来,我更有冲动的理由要拿到令牌了......”凌宸轩嘴角带着笑意。

.......

晚上,凌宸轩回到家里,沈笑菲看见凌宸轩走进卧室里,主动上前接过他的公文包。

“回来了。”沈笑菲问道。

“嗯。”凌宸轩应声,看见沈笑菲的表情很平静,想问什么,却不好开口。

沈笑菲放下公文包,随后又帮凌宸轩解开领带,两人就那样近距离地站着。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凌宸轩问,低下头看着面前的女人。

“中午和谦哥哥吃完饭就回来了。”沈笑菲回答得很干脆,目光看向凌宸轩,有些稚气,又有些机灵古怪,“老公,我今天和谦哥哥聊过了,我和他以后还是好兄妹,所以你以后见到谦哥哥,不能再动手了,知道么?”

沈笑菲想起昨天在餐厅的场面就生气,大庭广众之下两人动手,凌宸轩完全不顾及他一直的绅士风度。

“他要是再敢碰你,我照样会动手。”凌宸轩说,眸光看着沈笑菲,谁敢抢这个女人,自己一个都不会放过。

感受到霸道的气息,沈笑菲心里是开心的,说明这个男人在乎自己。

伸手揽住他的腰间,沈笑菲将脑袋埋在他的胸膛上,认真地说道,“在我心里,爱的人只有你,但是你要允许我心里住进谦哥哥,他是我从小到大的保护伞,我和他之间是有兄妹感情的,我们的情谊,这一辈子都不会变。”

沈笑菲心里隐约想起儿时的记忆,年少时别人欺负自己,都是慕子谦站出来保护自己,每天早晨兰婉华不做早餐,都是慕子谦给自己买早餐吃,甚至自己参加运动会长跑,结束后就会看到慕子谦拿着毛巾和矿水泉在等自己,这些记忆一辈子无法抹去,慕子谦,是自己想要珍惜的朋友,是自己心里的大哥哥。

凌宸轩不说话,自己的女人心里居然还要装进别的男人,虽然不是爱意,但是自己也不允许。

看到凌宸轩很久没有回答,沈笑菲撒娇地呢喃了一声,“老公。”

“嗯......”自己的情绪,完全被这个女人印象,凌宸轩深吸一口气,开口,“你开心就好。”

“恩呢。”沈笑菲终于满意地笑了。

晚饭间,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笑菲,在宅子里住了这么久,还习惯吗?”凌云浩笑着看向沈笑菲。

“恩,已经习惯了,谢谢爸的关心。”沈笑菲急忙回答道。

“那就好。”凌云浩点点头。

“哼,整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不习惯才怪呢。”韩熙不屑地斜视了沈笑菲一眼,这个女人的皮肤看起来越来越好了,估计最近去美容院的次数很多。

“所以阿姨,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哦。”沈笑菲得瑟地看向韩熙,就想气气她,谁让自己今天心情好呢。

凌云浩带着笑意看向沈笑菲,她还是个孩子,格外的单纯。

“宸轩,吃完饭去书房一趟,有点事情问你。”凌云浩对儿子说。

“恩...”凌宸轩应了一声,继续吃饭,偶尔给沈笑菲夹几道菜。

吃完饭,沈笑菲上楼去休息,韩熙也回房间了。

书房里,凌云浩坐在木质椅子上,凌宸轩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最近帝国的事情,都还顺利吧?”凌云浩开口问道。

“恩,一切都好。”凌宸轩简短回答,目光盯着眼前的一幅画。

“你打算让凌璟什么时候回来呢?”凌云浩说。

“该回来的时候,总会回来。”凌宸轩的语气格外的冰冷,想起刚才老爷子对菲儿那虚伪的笑意,自己这会也没有必须恭敬对待他。

“凌璟可是你的亲弟弟,和宇冰不一样,你真不打算把他留在身边帮助你?”凌云浩有些诧异,目光看向凌宸轩。

“一个有能力的人,不需要太多人帮助,再说了,振擎和皇甫还在这个城市。”凌宸轩回答,老爷子的想法自己知道,而自己决定更是不可动摇,不让凌璟参与家族任何事情,就是对他最大的保护。

“也是,祁家和皇甫家那俩小子也在。”凌云浩认同,随之转移了话题,“慕家那边,有什么情况?”

“慕子谦还在调查,没有找上门来。”凌宸轩如实回答,想必老爷子心里也是清楚的。

“嗯。”凌云浩会意地点点头,“等找上门来,你和笑菲的婚姻,也到头了。”

刹那间,凌宸轩心里猛地被人击中了一枪,到头了?结束?

看见儿子没有说话,凌云浩带着诡异继续问,“怎么?不会短短几个月,对那个女人动情了?”

“表面动情算吗?”凌宸轩反问道,表情和内心一直在做斗争,“您不也是做足了表面功夫吗?”

“呵呵,呵呵。”凌云浩突然笑了两声,“是啊,我们都是带着面具的人,假装对一个人好,最终只是为了救自己。”

“爸,如果叫我来是为了说这些,我想您可以去休息了......”凌宸轩说道,很担心自己的情绪随时会爆发出来。

“不是,重要的事情还没说呢。”凌云浩慢慢坐直身子,看着凌宸轩的侧脸,说道,“两周后,闵家那孩子会回来。”

书评(210)

我要评论
  • &要这样

    直到想明白之后,沈笑菲的表情终于变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 看见的&混..

    “哦,凌宇冰的大哥啊,我告诉你哦,你们家凌宇冰,背叛了我,和我的大学室友兰晓艺在一起,我可是亲眼看见的。”沈笑菲醉意下完全不在意此刻凌宸轩身上散发的冷气,继续说道,“你们家凌宇冰,就是个混......”

  • 总统套&备一套

    另一只手拿出电话,拨通了助理的号码,“订莱茵酒店总统套房,准备一套衣服。”

  • 自己舒&你洗.

    沈笑菲发泄了,觉得自己舒服多了,舒了一口气,说,“那个,我帮你洗......”

  • ,眼神&无比的

    “是你?”凌宸轩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沈笑菲,眼神里露出无比的诧异。

  • 紧张,&直袭。

    “凌大.....”沈笑菲有一丝紧张,正说着要起身时,就感觉到全身一阵散架的感觉,疼痛直袭。

  • 门口,&一堵肉

    可是还没有到洗手间门口,沈笑菲就在半路撞上一堵肉墙。

  • 清晨,&的缝隙

    清晨,太阳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沈笑菲很慵懒地揉着朦胧的眼睛,慢慢睁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