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的事情,现在的还能调查结果出吗?”沈笑菲问,当年自己小,也不懂是什么原因,但是而如今调查结果,这么多年过去的了,还能查到吗?“可能会会很遇到的困难。”慕子谦想起了这一点,翻看着慕子谦坚定的样子,沈笑菲也没有多问,毕竟当年百成公司破产还牵扯到了慕子谦父亲的死,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也想清楚地知道所有真相。。...

“十年前的事情,现在还能调查出来吗?”沈笑菲问,当初自己小,也不懂是什么原因,可是如今调查,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查到吗?

“可能会很困难。”慕子谦想到了这一点,翻旧账肯定会有阻碍,“不过我会尽最大努力去调查,不管动用多少人脉和财力,我都不会放弃。”

看着慕子谦坚定的样子,沈笑菲也没有多问,毕竟当年百成公司破产还牵扯到了慕子谦父亲的死,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也想清楚地知道所有真相。

“谦哥哥。”沈笑菲看着慕子谦,“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听到沈笑菲的话,慕子谦心里有安慰,笑着看向沈笑菲,“丫头,你这份心意我很感动,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恩,你在我心中一直是最棒的。”沈笑菲说。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慕子谦很开心,她就是自己的阳光,总能带给自己温暖,如今这个年龄不管是自己还是她,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娶她,是从小的梦想,等自己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确定能给她一个无忧无虑的未来,自己就会向她求婚,让她陪伴在自己左右。

两人开心地聊着,慕子谦讲述自己在国外的生活,沈笑菲也说着自己高中和大学的生活,这样的气氛里,两个人的脸上没有忧郁和苦恼,有的只是那份真心的情谊。

沈笑菲回到家里已经七点多了,刚走进客厅里就看见凌宸轩从楼上下来。

“老公,我回来了。”沈笑菲开心地说着,走向凌宸轩面前。

看见凌宸轩伸开双手,沈笑菲很自然地钻进他的怀抱里。

“嗯...”凌宸轩应了一声,抱住她。

她的气息,她的味道,仿佛让自己安心。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沈笑菲问道,两人一起向餐厅走去。

“处理完事情就回来了。”凌宸轩的语气很平淡,“吃完饭记得收拾自己的行李。”

“恩呢,一会就去收拾。”沈笑菲撒娇地说。

两人坐在餐厅里吃晚饭,凌宸轩偶尔给沈笑菲夹些菜。

“去见慕子谦,怎么聊了这么久?”凌宸轩突然开口问道。

沈笑菲完全没有多想,回答凌宸轩的话,“我和谦哥哥十年都没有见了,肯定要聊好多话的,对了,老公,谦哥哥的公司,和我们家的公司有合作往来吗?”

“没有。”凌宸轩淡淡两个字。

“哦。”沈笑菲应了一声,本还想着要是有合作往来,想让凌宸轩多照顾一下慕子谦呢!

看到她有些失落的样子,凌宸轩转移了话题,“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啦。”沈笑菲无所谓地说道,“就聊聊没有见面这段时间各自的生活,还有,谦哥哥打算调查他们当年公司破产的原因了。”

瞬间,凌宸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公司破产的原因?”凌宸轩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是啊,你可能不知道吧,十年前,谦哥哥家的公司破产了,后来他爸爸也自杀了,当时发生了好多事情,谦哥哥被迫才跟着慕阿姨去了国外。”沈笑菲以为凌宸轩不知道慕子谦的事情,大概讲述给他听。

“所以,慕子谦现在要查十年前的事情?”凌宸轩肯定地问。

“恩。”沈笑菲点点头。

凌宸轩沉思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怎么了?老公,有什么事吗?”沈笑菲察觉到凌宸轩的表情有些变化。

“没有。”凌宸轩温柔地开口,“赶紧吃饭吧。”

“嗯。”

两人吃完饭,凌宸轩告诉沈笑菲自己有点急事要出去一趟,让沈笑菲先收拾行李,自己晚点回来。

离开枫桦山庄,凌宸轩边开车,边给邢觅打电话。

“约振擎和皇甫,帝国旗下倾听酒吧,三十分钟后见。”凌宸轩命令道。

“是。”邢觅回答。

二十分钟后,凌宸轩赶到倾听酒吧的唯一一个钻石包间里,看见邢觅早已经在等候了。

“轩少,擎少和晟少正往来赶,估计一会就到了。”邢觅报告道,自己通知祁振擎和皇甫晟后,他们就说立马出发。

“嗯......”凌宸轩应了一声,在沙发上坐下来。

看见凌宸轩的眉头紧皱,邢觅猜测有事情发生,小心翼翼地问道,“轩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慕子谦打算调查十年前的事情了。”凌宸轩说,这个助理绝对忠心,告诉他无妨。

“这么快?”邢觅也惊讶了,自从知道慕子谦要回来,自己就开始联系商界的人,想着在事业上压住他,只要他没有翻身的机会,就不会对凌家造成威胁,没想到慕子谦第一件事情就是调查当年的原因。

“出乎了我的意料。”凌宸轩淡然开口。

“可以让擎少阻止,他手里有江城黑市的权力,只要封住当年知道事情的那些人,慕子谦就不会查到。”邢觅想着对策,祁振擎的家族控制了整个江城市的博彩业,黑暗一带最强的势力就属祁家了。

“振擎未必能阻止得了。”凌宸轩说,邢觅这点自己不是没有想到,正因为考虑得太多,没有把握,才约祁振擎和皇甫晟两个好兄弟来商议。

邢觅不再说话,毕竟十年前的事情自己知道的不详细,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这时,包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金发男子,穿着浅蓝色碎花衬衣,休闲卡其色裤子,黑色休闲鞋走进包间里。

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灰白色风衣的男子,他全身看起来干净整洁,身上却有些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宸轩,能约我和皇甫医生来这里,一定是有什么急事吧?”金发男子开口,看着全身散发冰冷的凌宸轩。

凌宸轩面对祁振擎的调侃,没有开口,脑子里还在快速寻找着一些方法。

“振擎,先听宸轩说说是什么事。”皇甫晟的语气很温和。

邢觅和凌宸轩对视了一眼,明白凌宸轩的意思,很识趣地转身离开了包间。

“慕弘厚的儿子回来了,要调查当年的事情。”凌宸轩说。

书评(201)

我要评论
  • 乐的疯&响在沈

    DJ音乐的疯狂节奏感依旧响在沈笑菲耳边,沈笑菲感觉有些难受,立马捂住嘴,向洗手间跑去。

  • 挡住自&己,只

    凌宇冰不急不躁地穿好一件睡衣,床上兰晓艺用被子遮挡住自己,只露出一张狐媚的脸。

  • 可是还&门口,

    可是还没有到洗手间门口,沈笑菲就在半路撞上一堵肉墙。

  • “你”&已经三

    “你”沈笑菲面对兰晓艺那一副淡然的样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将目光转移向了凌宇冰,“宇冰,我们在一起已经三年了,难道三年的感情是假的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 提示音&菲有些

    听着电话里的提示音,沈笑菲有些不开心,明天就要订婚了,凌宇冰到底在干嘛?

  • 过来是&怎么回

    沈笑菲一时间有些恍惚,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听到卧室有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