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宸轩递过来沈笑菲的户口本,这一刻,自己明白她了征得娶自己了。“不需嫁妆钱,我凌宸轩的女人,我养得起一辈子。”凌宸轩的语气是有平常的淡漠,却多了一份对沈笑菲的“不需要嫁妆钱,我凌宸轩的女人,我养活一辈子。”凌宸轩的语气是有平时的冷漠,却多了一份对沈笑菲的温柔。。...

凌宸轩接过沈笑菲的户口本,这一刻,自己知道她已经同意嫁给自己了。

“不需要嫁妆钱,我凌宸轩的女人,我养活一辈子。”凌宸轩的语气是有平时的冷漠,却多了一份对沈笑菲的温柔。

众人呆滞,看着凌宸轩和沈笑菲,尤其是沈笑菲,恨意在心里直线上升。

“那个,虽然我们没有出嫁妆钱,不过既然嫁入豪门了,是不是该给我们沈家彩礼钱呢?”兰婉华立马说道,怕两人走后就没有机会了。

“你和她有血缘关系吗?”凌宸轩目光直接注视向兰婉华。

兰婉华吓得打了一个寒颤,颤巍巍地回答,“没,没有,不过,我老公和她有血缘关系。”

兰婉华说着,目光看向沈正清,使眼色,示意沈正清问凌宸轩要彩礼钱。

沈正清开不了口,凌宸轩的为人和商场手段,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就算如今要娶自己的女儿,可是自己平时对待女儿什么样子,自己心里知道。

“那就等我把沈家的小型物流公司收购了,再来问我要吧。”凌宸轩说完,看向沈笑菲,语气变化缓和了一点,“我们走。”

眼看凌宸轩要走出门口了,沈正清立马喊道,“轩少,我们不要彩礼钱,希望您,不要收购我的公司。”

兰婉华和兰晓艺也不敢说话,一家人都靠着物流公司的经营生活呢,要是没有那个公司,就真正没有收入来源了。

邢觅早就将行李放好在车上了,看到凌宸轩和沈笑菲坐进车里,才发动引擎,车子缓缓离开。

车里的气氛很尴尬,凌宸轩和沈笑菲都没有说话,邢觅也只能通过后视镜看两眼后排的人,继续开车。

枫桦山庄,一栋唯美现代建筑的高级豪华别墅,屹立在一片绿茵丛林中。

邢觅将车停在院子里,凌宸轩和沈笑菲下车。

“这里是?”沈笑菲看着从未见过的豪华建筑,问道。

“以后就住这里。”凌宸轩没有回答沈笑菲,而是直接宣告。

柳妈从别墅里走出来,看见凌宸轩,急忙恭敬问候,“先生,您回来了。”

“恩。”凌宸轩应了一声,看见邢觅从车里搬下行李,随后冷漠地说,“把这些行李拿到卧室去。”

“好的,先生。”柳妈回答完,看了一眼沈笑菲,点头示意表示问候,随后和邢觅将行李拿进别墅。

“这是你家?”沈笑菲问,凌宸轩不住在凌家大宅,自己是知道的,凌家三个儿子虽然在大宅里有住所,但是都在外面有自己的别墅和公寓。

凌宸轩转头,看向沈笑菲,“以后,也是你的家。”

说完,凌宸轩就向别墅里走去,沈笑菲赶紧追随脚步跟了上去。

晚饭间,沈笑菲和凌宸轩面对面坐着吃饭。

别墅里很大,一楼除了客厅和餐厅,还有藏酒区,二楼是卧室和书房,主卧有自带的阳台,只是没有一楼露天阳台大,而地下室的一层,并不是车库,是运动健身区和室内游泳馆,在别墅院子里的后方,是车库和柳妈居住的独立小房子。

“那个。”沈笑菲不知道该怎么说。

“嗯?”凌宸轩一边吃饭,一边应了一声。

“我爸说彩礼钱他不要了,所以,就别收购沈家的公司了,可以吗?”沈笑菲是请求,沈家公司一旦被收购,沈家就会面临困境,到时候兰婉华和兰晓艺肯定会来找自己的。

凌宸轩没有说话,她在沈家的生活自己早就听说过,只是在沈家人把她赶出家,她居然还帮他们说话。

许久没有听到回答,沈笑菲放下筷子,看着凌宸轩,眼里有认真,也有自己单纯的想法,“昨晚虽然是一场意外,但是我认命了,我愿意嫁给你,凌宇冰很早以前就背叛我了,我也没有对不起任何人,那个家,有那个女人和兰晓艺的存在,我以后是回不去了,所以,就让昨晚的意外成为一个新的开始,我不再爱凌宇冰,不想和那个家的任何一个人有瓜葛,你,能答应我吗?算是我们结婚前唯一的一个请求。”

昨晚,在沈笑菲眼里是一场意外,但是对于凌宸轩来说,全然不是。

“好。”凌宸轩回答,“我放过沈正清。”

沈笑菲眼里迷起一层雾水,心里对凌宸轩有些感激,为那个曾经称呼了二十多年的父亲做最后一件事,希望他以后自己安好。

吃完饭,凌宸轩带沈笑菲来到二楼的主卧室。

“休息吧,我去书房。”凌宸轩说完,就打算离开卧室。

“那,你今晚,还进来吗?”沈笑菲有些紧张,想起昨晚的一幕,自己有些害怕,这里毕竟是凌宸轩的地盘。

“很多工作,估计没有休息时间。”凌宸轩扔下不算回答的回答就离开了。

沈笑菲认真想了一下,随后,嘴角有一抹淡淡的笑意,洗完澡躺在大床上,沈笑菲觉得很舒服,不管是质感和柔软度,很快让她进入了梦乡。

书房里,只听到键盘的敲击声,凌宸轩的目光一直注视着电脑屏幕,那一串串的英文字母和繁杂的数字,却让凌宸轩精神百倍,也许几个键盘敲下去,南岭帝国就会进入九位数的资金。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度过,凌宸轩输入完最后一个客户邮件,按下发送键后,整个紧绷的状态才慢慢卸下来。

慵懒地靠着旋转真皮座椅,凌宸轩点燃一支香烟,目光看向窗外。

脑子里浮现出沈笑菲的样子,昨晚的感觉,自己从离开酒店就一直回味,如果说,之前是记住她的名字,那么现在,自己是爱上了她的身,就算没有感情的婚姻,只要她每天晚上能给自己暖床,那也算是一种享受。

凌宸轩将烟摁灭在烟灰缸里,起身,走出书房。

自己说过估计没有休息时间,但并没有说过不回卧室,如今身边有这么大的一个猎物,作为饥渴的人来说,怎能不去捕捉呢?

......

早晨,当沈笑菲醒来,凌宸轩已经不在卧室了。

沈笑菲抓过旁边的睡衣穿上,走进浴室里,看着身上昨晚他留下的痕迹,脸上有些羞涩,心里怒骂道,那个男人就是混蛋,说好没有休息时间的,趁自己睡着了就进来了,下次自己一定要锁门,对,锁门。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打开门

    拿着凌宇冰曾经给自己的备用钥匙打开门,沈笑菲正打算在玄关处换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大红色高跟鞋和黑丝袜乱扔在地上。

  • ,你们&接扔在

    “你们,你们这样做,会得到报应的。”沈笑菲终于哭了出来,将手里的水果袋直接扔在地上,转身跑开。

  • 没有到&一堵肉

    可是还没有到洗手间门口,沈笑菲就在半路撞上一堵肉墙。

  • 提示音&菲有些

    听着电话里的提示音,沈笑菲有些不开心,明天就要订婚了,凌宇冰到底在干嘛?

  • &房卡交

    “轩少,您要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经理说着,将房卡交给凌宸轩。

  • 过来是&听到卧

    沈笑菲一时间有些恍惚,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听到卧室有声音。

  • 在原地&诧异。

    “是你?”凌宸轩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沈笑菲,眼神里露出无比的诧异。

  • 爱了三&室友,

    一个是自己从大学起爱了三年的男朋友,明天就要订婚了,另外一个,是后妈的侄女,也是自己的大学室友,他们,他们居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