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凌言薄懿小说名字叫作《无敌汉库克:兽尊缠上身》,提供更多清凌言薄懿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清凌言薄懿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无敌汉库克兽尊缠上身小说清凌言薄懿摘选:清凌,一脸企盼他望着她:“清凌,你也去吧。”“不行啊。”霍阿娘一口否掉,“清…...

清凌言薄懿小说名字叫做《逆天女帝:兽尊缠上身》,这里提供清凌言薄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逆天女帝:兽尊缠上身小说精选:黄昏时分,村里生起了篝火。这里是远离城市的南疆,没有四四方方的院子,只有一望无尽的沙漠和山峰。这里的人都是治愈系的修真者,专门研制给修真者疗伤、增进功力的药物和法宝。“马上又要修真比试了,咱们也要开始准备了。”村里的族长说着,拿起册子划选前往冥洛城的人选,眉头蹙起,似乎是在烦恼着什么。“族长爷爷,也让我去吧,我够年龄了。”“呵呵,肯定有你。”族长看着对面的男孩,和蔼一笑。小男孩拽了拽旁边的清凌,满脸期盼地望着她:“清凌,你也去…

黄昏时分,村里生起了篝火。这里是远离城市的南疆,没有四四方方的院子,只有一望无尽的沙漠和山峰。这里的人都是治愈系的修真者,专门研制给修真者疗伤、增进功力的药物和法宝。

“马上又要修真比试了,咱们也要开始准备了。”村里的族长说着,拿起册子划选前往冥洛城的人选,眉头蹙起,似乎是在烦恼着什么。

“族长爷爷,也让我去吧,我够年龄了。”

“呵呵,肯定有你。”族长看着对面的男孩,和蔼一笑。

小男孩拽了拽旁边的清凌,满脸期盼地望着她:“清凌,你也去吧。”

“不行。”霍阿娘一口否决,“清凌尚年幼,又没有自保的能力。”

“我会保护好她的。”

清凌感激的一笑,转眼看向霍阿娘,“阿娘你放心,我有自己保命的法子,不会出事的。”

无论如何,这次比试清凌必须去,她需要知道,她“刚出生”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也罢,你也一道去吧。不过你什么都不会,可要好好跟你阿娘他们好好学学。”族长说完,在册子上勾上了清凌的名字。

霍阿娘还要说些什么,思忖过后,还是作罢。

在族人的眼里,她就是个废物。自幼没有治愈系的天赋,也没有别的系别的能力,什么都做不了,碌碌无为的长大。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属于这里,不仅仅是她的灵魂来自另一个时空,还因为她生来就是冥洛城的郡主。

清凌的思绪还是有些混乱,脑海里浮现的,是那深藏的记忆……

“无论如何,请您照顾好她,让她远离这些纷争。”女子满身是血,眼神有些涣散,但即使如此,她依旧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孩子,留下不甘的泪。

“王后,您放心吧,我会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

在王后将她托付给阿娘的时候她就知道,无论在哪里,弱者就会被欺负。想到这里,清凌不禁攥紧了拳头。

晚间散了会议,清凌回到屋子,拿起放在枕边的书。

虽然她没有医系的天赋,但是她会经常看这类的书籍。

她从书上得知,身为冥洛城的皇族不同于外界的修真者,体内的天赋必须由高等兽魂珠引导方能打开,可如今试过了,依旧不行。

既然不能修真,那我就用前世的功法。

每天清晨,她都会到山上修习,长年累月,打下了扎实的基础,除了无法凝聚真气以外,她和武系修真者的能力不相上下。

这个季节在大漠最为轻松,远处瓜纳尔河的凉意会被风吹到这里,可以暂时卸下一年的疲热。

对清凌来说,天气的冷暖和那个可恶的男人并不会打乱她的节奏。自从得了獠娅的尾巴,清凌又把它打磨改造了一番,现在已然变成一个杀敌的利器。如今软鞭在手,更是被清凌使的如鱼得水。

“真霸道呢,没想到治愈系的种族里还有个这样的狠角色。”

言薄懿悠然转醒,询问过霍阿娘原委之后就上山来寻清凌,这一幕,真是飒爽英姿啊。言薄懿不禁摸了摸脸上的那道伤痕,呵,真有趣呢。

清凌发觉有人来了,怕是族民,正要想法子搪塞,结果发现是他,喈嘘过后,感觉略显尴尬。

“你来治愈族无非就是疗伤,现在你好了,尽早走吧。”

“你不是治愈系族人,你都能呆在这儿,凭什么我不能?”言薄懿看着她,眼中闪着不知名的光,了解他的人会知道,他要开始算计人了。  

“少管闲事,命才会长。”清凌向他扬鞭示意,“你最好老老实实,不然……”

“不然如何?杀了我?你再厉害,无法凝聚真气,也永远突破不了,更别提杀我。”言薄懿轻蔑的说着,嘴角只一边向上抻动,慢慢的不屑一顾。

要说清凌的功夫,招招狠辣并直击命脉,的确是他见所未见的,可她竟然不能凝聚真气无法修真,实在可惜了。

他看着径自下山的清凌,冷峻的嘴角竟有了些弧度。真是个有意思的小丫头,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呢。

本以为两人见面相安无事也就罢了,没想到这个言薄懿三番两次跑过来找茬,要不是她现在要准备去冥洛城的事,照她以前的性子,哪里会这样就放过他?

距离修真比试虽然还有半年,但是治愈族的族人地处偏远,只得早些启程,时间就定在后天的清晨。

算起来,言薄懿已经“赖在”族里小半个月了,平常不是呆在山里就是卧在屋子里,也不多与人交谈。族长不许族人过问他的事,也没人来叨扰他。日子过的清静的很。

入夜,篝火被风吹的忽明忽暗,不多时,竟下起了雨。

这里很少下雨,大漠不比洲地,多的是黄沙,风一吹,卷起漫天的尘土。这种天气里,没人注意到有一个黑影快速闪进族里,除了清凌。

“世子。”

“情况怎么样?”

“都按照您的吩咐,万无一失。”

“明天就要启程,我会和他们一道走,到时候……”

“世子放心,万无一失!”

又是一道黑影,快速闪出。来回的行迹,统统被沙尘尽数遮盖。

待人走后,言薄懿察觉到有人在附近,待猜到是谁之后,他嘴角微扬。

“别站在门口了,风太大当心闪了腰。”

清凌知趣,只得进去,看着言薄懿的眼神犀利万分。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如若敢伤这里人半分,我定要你黄泉路上也走不安宁。”

“放宽心,治愈族的族人都是我的恩人,我再坏,也懂得感恩图报。当然,你也是我的恩人。”

言薄懿似笑非笑的看着清凌。这不屑的目光哪里是要报恩,分明是在挑衅。

治愈系族人不懂武艺、不修打斗类真法,怎么偏偏教出这样一个怪胎。这个丫头的身上一定藏着秘密,他已经忍不住想要把它挖掘出来了。

准备了那么久,终于到了启程前往冥洛城的日子。每个人都期盼着,尤其是从未出去过的年轻人。

由于治愈系的种族居民天赋只是炼药化丹,属于医系修真,所以他们不会武力修真,也修习不来。

治愈系在外界皆是以商人的形式出现,全天下的外系修真者都要仰仗他们,所以轻易不会有人向医系的人下手。前去修真比试,治愈系也只和医系其他旁支比试。

此去时间稍长,为了确保安全和效率,清凌一改从前厚重的氅袄布披,一身靛蓝色修身劲装,软鞭束在腰间。?头发向上拢起用带子束着,没了碎发的遮掩,一张精致美艳的脸更显精神。言薄懿从旁看着,竟有些痴了。

“清凌,你今天真漂亮。”弩月习惯性的挽起清凌的手臂,“清凌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若是在前世,任谁都不得靠近她分毫,更别说是如此亲近。但是自从来到这里,她竟对两个人的亲近不排斥。一个是霍阿娘,一个是弩月。

前世自己从小就是孤儿,被风云烈收养,那里没有人情味。而在这个世界中,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亲情。

弩月见她不说话,以为是在担忧,紧了紧手上的力量。清凌一笑,示意他没事。

“准备好了么?”

“当然。倒是你,最好老实点。”

言薄懿摊手表示无辜,奈何清凌根本未曾看他。

此时族长一声令下,“大家,整装齐备,启程了!”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出体外&成一个

    夜月神干脆直接采取防御战术,将真气提出体外,在他们二人周围形成一个“保护圈”,把杀手抵挡在外。

  • 有插手&不这样

    一直静默在一边的夜月神没有插手,即使言薄懿不这样做,他也不会允许清凌听到他们接下来的对话。

  • 也发生&其它举

    这种情境以前也发生过,清凌并不惊慌,反而不再做出其它举动,站到一边双手环着肩,冷冷的看着他们。

  • 声音,&懿就没

    清凌记得这个声音,这样的不可一世,除了言薄懿就没有别人了。

  • “等雨&经不远

    “等雨停了我们可以直接使用脚力,这里距离奉雪城已经不远了,走上两三个时辰也就到了。”

  • 就算了&了摸额

    “好歹我也是个病人,你不担心担心我也就算了,还拳脚相向,让我好伤心啊。”说完,言薄懿用手摸了摸额头,做出伤心状。

  • 开掷来&准备下

    清凌灵巧的避开掷来的暗器,没有接话,准备下一波的应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