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凌言薄懿小说名字叫作《无敌汉库克:兽尊缠上身》,提供更多清凌言薄懿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清凌言薄懿小说在线阅读。无敌汉库克兽尊缠上身小说清凌言薄懿摘选:清凌也不是修真者,由弩月带着。但让清凌不解的是,言薄勋竟由族长亲手带着。按…...

清凌言薄懿小说名字叫做《逆天女帝:兽尊缠上身》,这里提供清凌言薄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逆天女帝:兽尊缠上身小说精选:富丽堂皇的宫殿,脚下的大理石被擦的锃亮,柱上的龙纹雕刻透着威严和不可侵犯的气势,一双龙眼死盯着殿门。门外站着一排的守卫,各个手扣剑鞘,像是随时准备好迎敌一般。“自从出了那件事,这里的人上到肱骨大臣,下到侍卫婢女,各个都是这么谨言慎行,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啊。”来人在殿外略作感叹,便有侍者过来通报:“城主请您进去。”偌大的宫殿,安静的可怖。层层的纱曼之后,一个发鬓已白的城主正襟危坐。“心惊胆战的日子,过的还好么?”“你是来与我…

富丽堂皇的宫殿,脚下的大理石被擦的锃亮,柱上的龙纹雕刻透着威严和不可侵犯的气势,一双龙眼死盯着殿门。门外站着一排的守卫,各个手扣剑鞘,像是随时准备好迎敌一般。

“自从出了那件事,这里的人上到肱骨大臣,下到侍卫婢女,各个都是这么谨言慎行,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啊。”

来人在殿外略作感叹,便有侍者过来通报:“城主请您进去。”

偌大的宫殿,安静的可怖。层层的纱曼之后,一个发鬓已白的城主正襟危坐。

“心惊胆战的日子,过的还好么?”

“你是来与我挑战的么?”城主有气无力的回应着,垂着脑袋,尽管锦袍加身,依旧是老态立显。

“还不到时候。”来人自顾自地拿起桌上的酒杯,小酌一口细细品着,漫不经心的说道:“以前的你,姑且还可一战。就凭现在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这次修真比试,我会拿到头筹,再来杀你。”说完,便调头离去。

城主缓缓抬起头,看着空荡荡的宫殿,一点人气都没有。

“真的……快到时间了么?”

大漠的阳光很是刺眼,尤其是在一望无际的沙滩上。

从大漠到冥洛城的路途太长,若是普通人光是在路上就要走个三年。不过治愈系的种族虽不像武系一类有踏风而行的本事,但他们擅藏宝,不仅有衔草救人的本事,还有数不胜数的奇珍异宝。

治愈族一行人借由御风珠行进速度飞快,清凌不是修真者,由弩月带着。但让清凌疑惑的是,言薄勋竟由族长亲自带着。按理说他神出鬼没的,绝非一般人,难道他不是修真者?

众人行进一段时间,就要停下来整顿休息,调理气息。

“大家稍作休息,过了这座山,我们就到奉雪城的边界了。”族长率领族民在白桦树林中停下各自休整。

“弩月,辛苦你了,还要带着我。”清凌受惠,面露微笑,向弩月道谢。

“这有什么。”见清凌这样,弩月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清凌喝了口水,收起水囊后起身走向靠在一旁的言薄懿。言薄懿这个人太神秘,只要这个人在,清凌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事。

“怎么,想跟我说点悄悄话?”言薄懿察觉到她在看他,转过头来饶有兴致地迎上她的目光。

“没兴趣。”清凌冷冷的回他,继而将头扭向一旁,做出一脸嫌弃的模样。

言薄懿也不恼,反而兴致大增。

“你现在想什么呢?让我猜猜看啊。嗯……你在想‘这个人身份神秘,他会不会做对我们不利的事情?’”

言薄懿还未说完,清凌就打断了他。只见清凌精致的面容变的严肃起来,四下看着。

言薄懿也发觉了,收起了挑衅的一套,下意识将手放在腰间。

的确,实在是太安静了。虽说大漠平常清静,但是山中还会有野兽鸟雀一类走动嚎叫,可一路走来,他们什么都没听到。

族民们并未发现异常,依旧休息闲聊。此刻清凌和言薄懿却已经双耳竖起,细细听着风中的声音。

“快趴下!”

清凌和言薄懿几乎是同时转身,向族民们大喊。

不远处的树林深处,漫天的黄沙突然席卷而来,大家来不及闪躲,纷纷被尘土迷了视线。

与此同时,大地剧烈地晃动起来,咚咚咚的踏地声震耳欲聋。

“不好,野兽群来攻击我们了。”一个族民叫嚷着,脸上满是恐惧,大家也纷纷乱了阵脚,四下逃窜。

前方一个族民被吓得动弹不得,眼看就要被野兽的兽角掀翻,清凌从腰间扯出软鞭,缠住它的兽角,将它拖将倒地。

清凌这一举动吸引了兽群的注意,清凌借机跳跃到远处,将它们引向自己,往远处跑去。

“这帮家伙,怎么今天这么凶悍。”清凌边跑边打,体内没有真气支撑,面露艰难之色。

与此同时,暂且脱困的族民们从慌乱中清醒过来,刚才被救的族民看着野兽追击的行迹,满脸不敢置信。“清凌什么时候会武力修真了?”

族长和霍阿娘见此,虽然震惊,但是要比其他人好些。

“只怕,预言是真的。”族长小声说着,霍阿娘听此,满眼的爱怜和无奈,下意识攥紧了拳头,似乎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哎?那个言薄懿哪儿去了?”

“族长,这……”

有族民发现从刚才发生震乱,言薄懿就不见了。

“出几个人沿着野兽群的足迹前去找寻清凌和言薄懿,其余人先好好整顿,看看有没有损失什么东西。”族长以大局为重,下了命令。

“族长爷爷,我也要去救清凌。”弩月愤怒着,又自责不已,刚才怎么没保护好清凌。可是……好像清凌的身手,比自己强太多了。

族长拍拍他的头,安慰着他。“别担心,清凌吉人天相。你得陪着霍阿娘,安慰她。要相信我们的族民,他们会把清凌带回来的。”

清凌被野兽群步步紧逼,软鞭在她手中翻云覆雨。可双拳难敌四手,野兽的数量太多了,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清凌掏出迷雾珠砸向地面,轰隆一声吓得野兽一怔,但转而又向她攻来。

“MD,没完了!”清凌气结,一时竟爆了粗口。又扔下两颗迷雾珠。这要是一群武功高强的高手也就算了,被一群野兽围攻乏力而死,这是对她的侮辱!

想到这儿,清凌手上的力道再添几分,可她不是修真者,没有强大的真气做后盾,此时只觉疲惫不堪。然而它们穷追不舍,双眼猩红,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清凌又扔了一个迷雾珠下去,这是最后一个了。她沿途用软鞭顺势折断树干,阻隔它们一时,自己向密林深处窜去。

“差不多了吧。”半个时辰之后,清凌跌坐在地,见野兽没再追上来,松了一口气。

真是不甘心!若不是体内那些理也理不顺的气息,使得她不能凝聚真气,凭她的本事,断不会被一群野兽吃了苦头。

清凌稍作喘息,观察四周的环境,这才发现不对劲。

与刚才不同,这里栽满了翠竹,根根挺拔,直冲云天。

清凌不禁疑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山里有片竹林?”

“那是因为这里不属于山的一部分。”

后方传来一个男声,清凌下意识摆好架势,扬鞭而出,随时准备战斗。

“别紧张,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只见竹林像屏障一般分成两部分,打开一个缺口,一个身着白色襦衫的男子缓缓而出。

他摇扇而立,微风牵动他的衣摆,连带着他整个人,轻柔的好似画中走出来的人。真是“?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书评(162)

我要评论
  • &有些矛

    与之前说的话有些矛盾,夜月神一时哑口,气氛有些尴尬。

  • :“他&道呢,

    言薄懿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椅子,慵懒的往上一瘫,手托着下巴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说道:“他们啊……谁知道呢,可能被魂兽吃掉了吧。”

  • 在大漠&很清脆

    雨越下越大,在大漠从未见过这样大的雨。雨打在树上的声音很清脆,完美的掩饰了周遭的其他响动。

  • &是冲自

    清凌见状,无论是不是冲自己来的,此时都不能袖手旁观,右手从腰间抽出软鞭,向“敌人”袭去。

  • ”言薄&是惊奇

    “呦,小丫头你也在呀,和家里大人走散了么?”言薄懿见到清凌,似乎很是惊奇。

  • 声音,&了言薄

    清凌记得这个声音,这样的不可一世,除了言薄懿就没有别人了。

  • 恶的把&要做些

    清凌厌恶的把头甩开,言薄懿顺势用手指戳了她的脖颈一下,清凌以为他还要做些什么,连忙退出几米远,做好了战斗准备,正要说话,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细感受之下,耳朵也听不见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