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薄懿小说名字叫作《无敌汉库克:兽尊缠上身》,提供更多言薄懿小说目录,言薄懿小说全集目录。无敌汉库克兽尊缠上身小说言薄懿摘选:言薄懿站在檐下,雨水掠过他安培定律明明就的面庞。“这么着急,杀我对你可没好处。”言薄懿似是漫不经心地…...

言薄懿小说名字叫做《逆天女帝:兽尊缠上身》,这里提供言薄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逆天女帝:兽尊缠上身小说精选:“因为在占卜师为新生儿占卜的同时,也会推算出这个孩子的命运,日后是强是弱都会显示在刻轮上,不过这个结果只有占卜师本人知道,占卜师也不可与其他人说,当事人也不可以,否则占卜师会遭受惩罚,灵魂将永世被囚禁于墟暝古塔。”似乎是听族长提起过,墟暝古塔囚禁了“邪魔外道”的修真者,只要是触犯了严重的戒律的修真者都会被强行压制,根据程度的轻重有不同的期限。可再怎么说也只是囚禁修真者的人身自由,倘若灵魂被囚禁了,那岂不是……“嗯。”夜…

“因为在占卜师为新生儿占卜的同时,也会推算出这个孩子的命运,日后是强是弱都会显示在刻轮上,不过这个结果只有占卜师本人知道,占卜师也不可与其他人说,当事人也不可以,否则占卜师会遭受惩罚,灵魂将永世被囚禁于墟暝古塔。”

似乎是听族长提起过,墟暝古塔囚禁了“邪魔外道”的修真者,只要是触犯了严重的戒律的修真者都会被强行压制,根据程度的轻重有不同的期限。

可再怎么说也只是囚禁修真者的人身自由,倘若灵魂被囚禁了,那岂不是……

“嗯。”夜月神有意无意地嗯了一声,“因为后果实在严重,故而没有占卜师会冒这个险。除非……”

夜月神故意停顿了一会儿,似是无意地看向清凌,见她神情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继续说道:“除非接受占卜的这个孩子命格特殊,必须提出,并将其天赋封印才能解决。而作为回报,该家族会献上族中信物以保该占卜师无忧。”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命格特殊,所以有人在我出生时就封印了我的天赋?”清凌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感。

“这只是我的猜测,姑娘还是问过家中大人才好确定。”夜月神依旧温柔,抬手给清凌斟了杯茶。

“先生久居深山,知道的倒是不少。”?清凌似无意味的说着,并未看他,接过茶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

还挺精明,夜月神暗想。一开始看这个姑娘的样子是治愈族中族人,可是治愈族千百年来一直保持着“不习武、只从医”的天赋秉性,不可能有威胁。可她“气郁于田”,又与预言中相似,难道只是巧合?

“在下虽然避世,可也要外出采买讨生活的,路上见闻自然不可避免。”夜月神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现在还不是时候,夜月神撇过清凌的脸,暗自想着。可能只是巧合,这个姑娘性情多疑,又狠辣决绝,和那个人没有丝毫相似。

想到这里,夜月神起身,冲清凌点头示意后,出了船舱。

清凌也不管他,把玩着杯盏,若有所思。

大漠炎热,但是中原大陆这个季节却是阴雨连绵。细细密密的水珠打在屋顶,从房檐上滑落,打在他的头上。

言薄懿站在檐下,雨水划过他楞次分明的面庞。

“这么心急,杀我对你可没好处。”言薄懿似是漫不经心地接住对面人投来的暗镖,语气懒散,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不敢。”那人说完,步伐轻缓的向他走去,每踏出一步,就溅起一地水花。

像是约定好的,言薄懿转身进入厢房,那人也一同跟去,没有再发动突袭。

一进门,就看到屋内侧一面落地的铜镜,宽大明亮,没有一丝灰尘。

“你……我告诉过你进我房间先拖鞋的好吗?你给我出去!”言薄懿叫喊起来,见原本雪白的地毯上多了一串黑脚印,作势就要赶他出去。

“真抱歉,又脏了你的地毯。”

那人没动,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抱歉,缓缓踏过地毯,才把沾满泥泞的鞋子脱下,放在墙边。

“你故意的也太明显了,要不要这么相爱相杀。”言薄懿双臂环抱着,靠在桌边,玩笑说道,声音有些沙哑。

“过奖。”

那人将袍袖向上挽了些,用力甩了两下,言薄懿在一旁看着地上的雨水,当即黑了脸。

“真是无耻,一点也没变。”

“还好。”

那人自进门起就没有摘下斗笠,黑色的纱曼下可以隐隐看到他的轮廓,他端坐在椅上,雨披往下低着水,一副处变不惊的态度和一旁的言薄懿真是大相径庭。

“给你,喝点水。”言薄懿从身后的桌案上倒了杯水,递给他,见他没动,自嘲一声说道:“没有毒,也没必要,我想杀你,你老早就去和阎王爷喝茶了。”

觉察到言薄懿的声音低沉了些,可能觉得此时气氛太冷了,那人结过杯子一饮而尽。

“来找我什么事?我可不认为你只是想试试我的修为退步了没。比武我可不干,要是你来请我吃饭,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站着很无趣,言薄懿干脆搬过凳子坐在他对面,和他平齐,手拄着下巴一脸兴致正浓的看他,这场面总觉得有点滑稽。

“快到时间了。”那人开口,“预言要实现了……我是说如果,如果真的实现了,那我……”

“别着急。”言薄懿打断了他的话。他双手纠缠着,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言薄懿知道,他现在很纠结,比今晚要吃肉还是吃素还要纠结。

“不是说‘异世换位’吗?这么多年都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如果所有预兆的等到现在才出现,太不切实际了。”言薄懿撇嘴一笑,自信满满的神情让人看了很是欠扁。

“要我说,那老头就是在胡说八道,什么女帝灭世,修真世界这么多的强者,怎么可能轮得到一个小丫头胡作非为?”

“可是……”

“放心,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有办法化解,以前可以,现在一样可以。”

屋外的雨下的更大了,雷声大作,震得屋内的灯火忽明忽暗。

铜镜将这缕微光映射在屋子的各个角落,整个空间像随着光源一起摇曳一般,四下晃动。

“真是糟糕呢。”

言薄懿眉头紧锁,不再说话。

慵懒的声音似是在抱怨这不停歇的雨天。身后铜镜映照着这空荡荡的屋子,安静的出奇。

镜中的身影自始至终却只有他一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乌云密布,阴沉的空气让人喘不过气。

“这里有雷雨,我们现在‘乘船’很危险,先下去避一避吧。”

夜月神念诀驱使御辇船划下,因为有雷雨的阻碍,船体摇晃的很剧烈。

夜月神扶住清凌,尽力让船平稳一些。

“没事吧?”船落地,四周是茂密的树林,但是这里土壤肥沃,显然已经过了大漠的领地。

“没事。”清凌不习惯有人这般“示好”,避开他关切的目光。

“找个地方避避雨吧。”

夜月神将御辇船收入乾坤袋,又“变出”一个斗笠,不由分说便罩在清凌的头上。

“以往就我一个人,也不需要太多,所以只准备了这一个。”夜月神说着,往树林中行走,没几步便看到一个灰墙面的小屋。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连载完本小说,尽在安卓读书(andreader.com)

===========================

书评(217)

我要评论
  • 如果是&在又多

    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还好,现在又多了一个,总要保全她才是。

  • 需要好&的很是

    “哎呀,几日不见,需要好好叙叙旧。”言薄懿嘴角微扬,笑的很是邪魅,“不过不着急,回去我们慢慢聊。”

  • 懿把手&在火光

    “嘘。”言薄懿把手指放在唇上,做出嘘的手势,深邃的眼眸在火光中更加神秘,盯的清凌浑身不舒服。

  • &接话,

    清凌灵巧的避开掷来的暗器,没有接话,准备下一波的应对。

  • &他一身

    先闻其声,再见其人。只见他一身宽松的黑色锦衣,暗紫色的亵衣领口露出白净的锁骨,双眼惺忪,看这架势倒像是刚被人从被窝里拉出来。

  • 声音,&这样的

    清凌记得这个声音,这样的不可一世,除了言薄懿就没有别人了。

  • 眼,见&抒了口

    “碧雪圣域?你们族中的无上圣物都丢了,你怎的还如此悠然自得?”夜月神说着,往清凌那边看了一眼,见她没有异样,抒了口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