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和狗蛋玩耍嬉戏的二哈闻言,立马坚起耳朵,接着动作当心的把还在它背上的狗娃放下去。全然不顾狗娃的挽留,甩着尾巴就回到王子远的身边。王子远见此,又地说:“你主人在那边的院子里短暂休息了,需我带你过去的吗?”二哈闻言,摇了摇摇头。随即在王子远身上闻了几下,不顾狗娃的挽留,甩着尾巴就来到王子远的身边。。...

还在和狗蛋玩耍的二哈闻言,立刻竖起耳朵,然后动作小心的把还在它背上的狗娃放下来。

不顾狗娃的挽留,甩着尾巴就来到王子远的身边。

王子远见状,又说道:“你主人在那边的院子里休息了,需要我带你过去吗?”

二哈闻言,摇了摇头。随后在王子远身上闻了几下,就开始撒开爪子往宋予坐在的院子跑去。

路上,二哈还遇上了同样从外面回来的草菇王。

“汪唔!”

“卟卟!”

两个不同的生物用着各自的语言简单的沟通了一句,随后都飞快的往那个院子跑去。

草菇王在跑的时候是原地弹起,然后在弹出一定距离后落下再次弹起。

这般跳着的速度,一时间连二哈都跟不上。

一狗一菇快速到了院子门口,二哈看着高高的围墙,咬着草菇王就飞跃起来跳进去。

说实话,那围墙草菇王确实跳不进去。

两宠落入院中,没看到宋予后,立刻把动作放小。

草菇王先从二哈的嘴便挣扎着下来,然后一跳一跳的跑到院子里干涸的水缸。

它看见里面落满的枯叶子,又委屈巴巴的跑回二哈身边,一头扎到二哈的腿边,伞裙下的纤细触手缠绕在二哈的腿上,来固定住自己。

腿上多了个挂件的二哈,随意晃了两下腿,在根本甩不下来草菇王以后,无奈的往地上一趴。

而被草菇王抱着的那条腿,恰巧被二哈的大脑袋压在头底下。

被压的草菇王立刻从二哈毛绒绒的脑袋下面挤出来,完了还‘卟卟’的往二哈喊着。

二哈闻言,伸出一只爪子,自然的把不停的‘卟卟’的草菇王拦到头旁边。

又被塞回毛绒绒里的草菇王这才停止声讨二哈的‘卟卟’声,然后安稳的拱了拱二哈的大脑袋就睡过去。

两只宠物在院子里睡着了,宋予这个主人在屋子里沉沉的睡去。

直到深夜,宋予突然惊醒。

宋予是因为做着梦,突然想到了什么,才会突然惊醒。

惊醒起来的宋予当下就穿起鞋子,随意披了一件外套就出来了。

‘吱~’

老旧的木门发出声响,这声响立刻把院子里熟睡的一狗一宠惊醒。

“卟卟!”

草菇王发现是宋予开的门以后,迅速从二哈的毛里钻出来,扑向宋予的小腿就抱了上去。

挂件重新回来的宋予,提起‘挂件’,目光平视。

“小草菇,叫你办的事办的怎么样啦?”

被强行提起来的草菇王‘卟卟’几下,然后开始抖动伞裙。

接着它的黑毛张开,露出里面一颗紫红色的五彩辣椒。

宋予另一只手伸手把那颗五彩辣椒拿过来,感受到里面蕴含的异能立刻就确认了,这也是一颗变异植物。

宋予奖励的拍了拍草菇王的伞裙,然后说道:“真棒!今晚带我过去吧。”

说完这句话,宋予又想起了白天的计划,然后把目光看向二哈。

“哈士奇,过来!”

二哈听见宋予叫它,立刻走了过去。

宋予用刚才拍草菇王的手又拍了拍二哈的脑袋,然后道:“等下你偷偷出村子,从远处的山上赶一只不是很厉害的丧尸兽过来。”

“记住,不要让它伤害到村民。”

“汪汪!”

二哈听完,立刻汪叫了两声,然后跳出院子偷偷离开村子。

很快,二哈离开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了。

宋予在院子里突然听见外面传来唧唧吵吵的声音,心里便知道是二哈的手了。

当下,宋予开门,混在人群里快速往村口跑去。

跑到村口的宋予,只见一只赤眼黑纹路的一只兔子站在门口。

而二哈却不见踪影。

还不算笨,还知道干完坏事要躲起来。

宋予随意评价了一下,就躲在人群里注视着门口。

“诶,你说,这只丧尸兔子大白几翅膀能弄死它!”

一个位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赤裸着上半身在人群里抱着胳膊问旁边的另一位青年。

那青年闻言,随后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那青年。

“不知道,但我猜三下。”

“屁嘞!我们大白一下就能解决它!”

又一位青年听见两个人的交谈,立刻插了一嘴。

被插嘴的两位青年立刻就和这个青年争辩起来。

“好了好了!安静!大白过来了。”

一旁路过的村长看着争辩激烈的三个人一手牵着大白,随口制止他们。

三人看见村长牵着大白过来了,立刻闭嘴不说话,但是他们的眼珠子依旧谁也不服谁的继续瞪着对方。

唧唧吵吵的村民看见村长过来以后,立刻不说话了,有不少人看见大白鹅还摸了摸自己屁股。

这些摸屁股的人都是被大白鹅咬过的人。

宋予安静的在人群里看着万众瞩目的村长把大白鹅牵到门口,然后打开围栏的大门。

“大白,又到了你守护村子的时候到了。去把那只丧尸兔子杀掉吧!”

“嘎!”

大白鹅‘嘎’叫一声,抖了几下自己的翅膀就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去了。

外面一只蹲着的丧尸兔子闻到空气里距离它越来越近的食物的气息,立刻兴奋的跳着扑过去。

同时,它一口突出的兔子牙暴露出来,凶猛的咬向大白鹅。

大白鹅哪是那种站着不动之辈,看着那只丧尸兔子扑过来暴躁的扇动翅膀,在兔子扑过来的瞬间,一翅膀拍过去。

“嘭!”的一声,那只丧尸兔子被拍飞出去了。

但是那只丧尸兔子并没有死,不知疼痛的身体支愣起来,继续扑向大白鹅。

‘嘭!’

又是一声,大白鹅又是一翅膀扇过去。

丧尸兔子又被拍了出去。

这次,它挣扎起来的时间花费的略微长了一点,因为它的一条腿好像断了。

‘嘭!’

‘嘭!’

又艰难扑过来的丧尸兔子又被拍了一下,这次大白鹅用的力气比之前重了一些,一下子就把这只丧尸兔子拍撞到了村子口的村碑上。

‘咔嚓!’

撞到石碑的丧尸兔子脑袋一歪,撞断了脖子,断气了。

看到这里的村民立刻欢腾起来,其中最兴奋的当属那个猜了‘三翅膀就解决这只丧尸兔子’的那个青年。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368)

我要评论
  • &的金手

    这里就是,从出生就陪伴着宋予的随身空间。她的金手指。

  • 的地方&。

    少年看那个肥宅青年浑身滴着水,往便利店里走,嫌弃的绕过他,去卖雨具的地方。

  • 雪山脉&,雪山

    空间突然就多了一座雪山脉,雪山会化雪,化掉的雪变成水,流向空间的各个角落。

  • 店长按&的罪名

    但是,宋予没在火锅店待满一个月,就被店长按了个莫名其妙的罪名开除了。

  • 了账,&穿好雨

    挑好雨伞和雨衣的少年也付了账,在便利店门口穿好雨衣,撑开伞离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