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阴了那么多次的宋予,立即不给现场唯一活着的那只变异生物机会,直接抄着火刃就欺身见状。那只变异生物也就怕,身体僵硬的四肢动都不动,脑子里的精神力全部抽出。在空中行成无形的攻击手段,直刺宋予的大脑。虽然,现在的宋予嘴里含的可也不是那些早已死了的变异小草菇。那只丧尸也不怕,僵硬的四肢动都不动,脑子里的精神力全部抽出来。。...

被阴了那么多次的宋予,当即不给现场唯一活着的那只丧尸机会,直接抄起火刃就欺身上前。

那只丧尸也不怕,僵硬的四肢动都不动,脑子里的精神力全部抽出来。

在空中形成无形的攻击手段,直刺宋予的大脑。

但是,现在宋予嘴里含的可不是那些早就死掉的变异小草菇。

她现在嘴里含住的可是草菇王的菇体。

没错,就是草菇王。

草菇王的身体自然具备和变异小草菇一样的功效,甚至威力更甚。

宋予只是含了小拇指夹盖大和银币一样薄的菇身,就感觉脑子一阵清凉,之前被这只丧尸阴的脑袋的后遗症完全没有了。

也正是有了这个作为后盾,宋予对于这只丧尸又递过来攻击毫不理会。

冲到这只丧尸旁边就是一顿狂轰滥炸,她凌乱的攻击直接把这只意外特别脆皮的丧尸给分尸了。

罢了,宋予看着面前被分尸的丧尸,咽下草菇王的菇体,然后翻手又从空间拿出一块巧克力吃下去。

感受到身体内枯竭的异能缓慢恢复,宋予抹掉头上的汗渍,走到被火刃砍下脑袋的那只阴她的丧尸脑袋面前。

那把劈脑袋的斧子再次出世,对着它的脑袋砍下去。

宋予劈开脑袋就伸手探进去。

在脑髓里抠出一颗无色的透明晶核。

宋予沾着血污的手,拿着那颗晶核,对着已经正午的太阳。

“这颗晶核就是代表着精神系异能的晶核吗?挺普通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其它属性的晶核都有颜色,唯有这颗一点颜色都没有,看起来就像一个空壳一般。

“卟卟!”

这时,挂在宋予小腿上蔫蔫的草菇王突然叫出了声。

声音里满是对这颗晶核的渴望。

宋予低头看了它一眼,然后调出空间的溪水,把手和这颗晶核仔细洗干净。

“卟卟!卟卟!”

草菇王催促的又叫了几声,宋予不予理睬。等到她把晶核和手都洗干净以后,才把那颗晶核塞给草菇王。

草菇王用伞裙下的细丝牢牢的把这颗晶核捆住,随后宋予就感觉到这颗晶核里的异能这在被草菇王吸收。

随着那颗晶核里的异能被吸收,草菇王皮上少了的那一块飞速长回,它身上的黑毛变得更加黝黑。

宋予拿着湿漉漉的手揉了它几下,随后异能一动,就把手上沾着的水烘干。

手干了,宋予就拎上草菇王跨过这片满是丧尸尸体的地方,回到小摊车旁边。

因为地上成片的丧尸尸体都是初级丧尸,脑子里什么除了脑髓以外,什么其它异物都没有,所以宋予也没必要大费周章查看一边。

她给一边安静的二哈套上绳索,然后压着这堆丧尸的尸体离开这里。

不过,小摊车没有行驶多久,压过丧尸尸体铺成的路后,又往前开了几十米远就又停下来了。

因为,宋予已经到了她的目的地。

前面的路已经没有了,被一片爬藤植物覆盖。

宋予下车,解下二哈,拎着草菇王揉了两下就踩着爬藤植物往前走。

现在,本来是公路的地方,俨然已经成为了爬藤植物的海洋。

四处的绿意,完全看不到其它颜色。

宋予耐着性子继续往深处走,脚底踩坏的绿叶,浸染了她的鞋底。

宋予不以为然,继续走。

终于,她在一片绿叶林里,闻到了一阵清香。

走在宋予前面的二哈立刻嗅了嗅鼻子,带着宋予快速往一个方向赶去。

“这又是什么果子?”

宋予再次停下来,是因为找到了那阵清香的始作俑者。

就是她面前的这颗长满了白色带着纹路的果实的爬藤植物。

只见这颗爬藤植物一根小臂粗的根茎扶摇直上,慢慢的缠绕着旁边的参天巨树。

而这巨数的一整棵树上,都爬满了这颗爬藤植物。

同样,它还挂满了白色纹路的散发着清香的果子。

宋予伸手,摘了一颗指甲盖大的果子,送进空间。

空间规则立刻给出反馈:不知名果实,无毒。

作用:可提升异能,做成调味料。

新鲜果实期,味甘甜多汁。

晒干可磨成粉末,作为调味料。

知道这个结果的宋予,喜形于色。

抬头看着挂了一树的果实,果断安营扎寨。

回去把小摊车收进空间,然后在这颗爬藤植物旁边搭了个帐篷。

当天下午,宋予就开始爬到树上不断的摘着果实。

宋予许是有点闲,并没有直接把树上的果实暴力的晃下来,而是悠哉悠哉的一颗颗动手摘。

二哈在看宋予摘果子,闲来无事就对着树上的果实发射冰箭,射下来果实以后,在下面张着嘴等着。

草菇王也没闲着,吸收完那颗精神系晶核以后,就‘卟唧’的爬上树,在另一边用细丝吃着树上的果实。

宋予看反正这果实树上多的是,也没有阻止它们两个,任意它们这般。

其实,偶尔草菇王还会卷着几颗果实过来,塞进宋予的嘴里,算是撒娇。

宋予很享受着草菇王这个黑团子的撒娇,有时摘累了,就会把草菇王拎到手里蹂躏。

草菇王很挺享受的,因为宋予经常撸猫,手法还是很熟练的,每次草菇王都被蹂的飘飘呼呼的。

二哈在树下看到了,偶尔吃醋一下,扒拉着几下树,看宋予丢了一颗果实下来后,就抛之脑后。

又继续玩着其它东西。

……

这一棵树,宋予整整在这里耗了一周才全部摘完,她的空间的天空之上,飘浮这大片的这种果实。

相比之前的还剩下的红果,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宋予摘完全部的果实,看着已经只剩下绿叶的爬藤,又一次的惋惜道:“真可惜,空间种不了末世降临后的物种。”

要是空间能种末世后的植物,宋予绝对会把这颗‘产奶大户’整根挖走!

这般想到,宋予就越发贪心的看着这颗爬藤植物。

“算了,大不了以后回来再摘便是了。小藤蔓啊!你可得好好长大!别被别人霍霍了啊!”

宋予也不管这爬藤植物听不听得懂,自言自语的摸着那根手臂粗的根茎。

就这么依依不舍的摸了几分钟,宋予再次起来,脸上再无其他表情,果断的收起帐篷,拎上草菇王和二哈一起离开这里。

到了外面平整的路上,把小摊车重新放出来,给二哈系上绳,坐上驾驶室飞快向正西方前进。

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284)

我要评论
  • 这里就&宋予的

    这里就是,从出生就陪伴着宋予的随身空间。她的金手指。

  • 了非法&,她是

    在大学两年,什么兼职都干过(除了非法的啊!),在这家煎饼果子店之前,她是火锅店的厨师。

  • 资,潇&全国连

    拿着自己这个月的工资,潇洒的离开这个全国连锁的煎饼果子店。

  • ‘恍然&筑物躲

    也真是他这句话,叫好多人‘恍然大悟’,如同少年一样,开始找建筑物躲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