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也没!”顾媛媛面对自己徐斌阳像是看透一切的眼神,眼里的讨饶之意,渐渐地被惊惧替代。“也没,我真的也没。”听着顾媛媛满是退却之意的话,徐斌阳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你我以为我不明白是吗?!”“空间!你有个空间!”“乖!把它给我!”此时的徐“没有,我真的没有。”。...

“不!!!”

“我没有!”

顾珊珊面对徐斌阳好像看穿一切的眼神,眼里的求饶之意,渐渐被惊恐代替。

“没有,我真的没有。”

听着顾珊珊满是退缩之意的话,徐斌阳狠狠捏住她的下巴。

“你以为我不知道是吗?!”

“空间!你有个空间!”

“乖!把它给我!”

此时的徐斌阳,满脸写着贪婪,语气也越来越诡秘。

他一只手捏着顾珊珊的下巴,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脖子。

顾珊珊害怕极了,但是她依旧拼死不承认,一个劲儿的说自己不知道什么空间。

徐斌阳看着她死不承认的嘴脸,低声轻笑了一下,然后猛地松开顾珊珊。

看着她捂着自己脖子咳嗽的样子,默默的把自己的指甲金属化。

“啊!”

只听顾珊珊低叫了一声,那根被金属化的指甲插在顾珊珊的脸上。

鲜血从脸颊流了下来。

“我说!我说,不要毁了我的脸!!”

顾珊珊这人,虽说嘴皮子紧,却特别爱惜自己的脸蛋。

她的那个空间里,就放了不少面膜、精华什么的。

徐斌阳听她愿意说了,立刻抽出手指甲,居高临下的看着抱着脸不敢流眼泪的顾珊珊。

“我......确实.....确实有个空间。”

“但是那是我的异能!我没办法把它给你!”

“真的!”

说完,顾珊珊又害怕徐斌阳不信,慌忙放出自己空间里的一半的东西。

“我空间只有一立方米大小,真的,不骗你.....”

顾珊珊到了如今这般地步,还是不肯实话实说,说话依旧有所隐瞒。

要是徐斌阳一直盯着顾珊珊,自然能从顾珊珊的脸上发现端倪。

可是,他现在的注意完全在那堆凭空出现的物资上。

东子自然也同样如此,两个人的注意完全都在那些物质上。

徐斌阳甚至在看到那堆物资里的面膜时,脸上露出讥讽。

“女人就是这般头发长见识短,眼皮子浅,就知道收这些没有用的玩意儿。”

看着这堆物资,徐斌阳已经相信了顾珊珊的话,以为顾珊珊的空间就是这么大了。

因此,顾珊珊又逃过了一番折磨。

“把这些东西都收进你的空间吧,面膜那些没有用的东西就不要收了。”

顾珊珊害怕的点点头,然后收起除了面膜以外的东西。

她看着那堆面膜,眼里闪过一丝心痛,接着又恢复那副害怕的模样。

徐斌阳看了她这副模样,也就放下心来。

他看了一眼东子,就又对顾珊珊说道:“既然,这空间是你的异能,我们拿不走。那你就老老实实的跟着我和东子。”

“你要是敢跑的话!我一定砍断你的四肢,把你系在车后面拖着!”

顾珊珊随着徐斌阳的描述,脑补了一下,随后便被自己脑补的画面吓到了,然后更加害怕的缩进墙角。

徐斌阳看了她一眼,转头对东子说道:“东子,看住她。要是她敢跑,你就按照我的话,打断她的腿。”

“好。”

东子听话的点点头,然后盘腿坐在地上。

目光平淡的盯着顾珊珊。

‘嘭!’

处理好顾珊珊的问题,徐斌阳留下手电筒,便心满意足的回房间睡觉了。

丝毫不担心东子会把顾珊珊放跑之类的。

因为他知道,作为他的狗。东子永远不会背叛他的。

……

顾珊珊的房间里。

顾珊珊听见徐斌阳离开的声音,畏畏缩缩的从角落里出来。

对着面无表情的东子说道:“我能去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口吗?”

因为脸上的伤口,顾珊珊说话的声音一直小小的。

不过,东子还是听到了,他坐在原地点了点头。

顾珊珊看到后,小心翼翼的用左手碰着自己脸上的伤口的位置,然后发动水系异能。

瞬间,一股清凉之意,就抵散了她伤口处的刺痛。

等几分钟过后,顾珊珊的脸上,不再流下红血以后。

她停止了水系异能者的消耗,从她的空间里取去一盒消炎药。

“那个,你能帮我上一下药吗?”

看着自己手里的消炎药,顾珊珊有些为难的看向拿着手电筒坐在那里的东子。

东子听到她的话,纹丝不动,一言不发的继续坐在那里。

顾珊珊见状,咬了咬牙,自己一只手摸到伤口,另一只手黏着药扑上去。

“嘶!”

消炎药被碾碎的药粉上到伤口的瞬间,那股无与伦比的刺痛再次席卷着她。

不过,好在只是一阵子。

顾珊珊忍着疼,为了脸蛋,又从空间里拿出一个中号的创口贴,对着伤口贴上去。

东子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顾珊珊处理自己的脸,看着顾珊珊从空间里拿出消炎药什么的,丝毫没有任何反应。

顾珊珊知道,他和徐斌阳的关系不一般,所以也没有想着要通过东子逃走。

她要跟着他们!然后找机会把他们俩全部弄死!!!

脑子里想着怎么报仇的顾珊珊,躺在自己的床上,裹好被子。

然后当着东子的面儿,慢慢睡着。

……

第二天。

顾珊珊是被徐斌阳拍醒的。

因为徐斌阳要收拾东西走了,既然有顾珊珊这个空间在,他们就没必要在为食物而停留在车里。

应该赶快去下一个地方收集物资,然后进幸存者基地。

显然,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其实楼上还有一个人。

不过,这些都跟他们没有关系。

徐斌阳拍醒顾珊珊,叫她放了一点水出来,洗漱以后,连饭都不吃就离开了。

等宋予一觉自然醒来,只来得及看到远远吊着一群丧尸大军离开的车子背影。

宋予看他们离开,也收拾了一下,下楼。

到了楼下,鼻子灵敏的她,立刻闻到了空气里的血腥味。

她寻着这股血腥味,找到了被丢在沟里,只剩下骨头架子的张岚。

“你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要不是宋予看到旁边属于张岚的衣服,宋予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异能者的尸体。

因为,昨天晚上她还是好好的,今早起来还看见她的队友离开的的车影子。

现在又看到她的骨头架子,宋予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一处好戏。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宋予走到骨头架子旁边,手里出现一把斧头。

对着骨头架子的脑袋就砍下去。

坚硬的斧子直接把血淋淋的脑袋劈成了两半,接着,宋予就伸手在被劈开的脑子里抠了抠。

“果然,你也有。”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467)

我要评论
  • 一个十&六、七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从公交车上下来,看到每个人都拿着手机对天空猛拍的模样,大写的嘲讽一句。

  • &因为她

    负责调汤底的那种,因为她的舌头很灵敏,味觉系统发达。

  • 突然黑&,对着

    一群年轻人,看到天突然黑了。第一件事不是想着其它事情,而是拿出手机,对着天空一顿猛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