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了睡下的张岚突然觉得肚子有点儿疼。时下,她就拍了拍旁边熟睡中的徐斌阳。虽然不论她怎么拍,徐斌阳都像睡死过去的像,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张岚真的是都忍了,捂着肚子打开门回去。张岚回去以后,原本熟睡中的徐斌阳睁开眼睛眼,伸出手手指敲了敲自己床里边的墙壁当下,她就拍了拍旁边熟睡的徐斌阳。。...

夜里,已经睡下的张岚突然感觉肚子有点疼。

当下,她就拍了拍旁边熟睡的徐斌阳。

但是无论她怎么拍,徐斌阳都像睡死过去一样,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张岚实在是忍不住了,捂着肚子开门出去。

张岚出去以后,本来熟睡的徐斌阳睁开眼,伸出手指敲了敲自己床里边的墙壁。

隔壁一直坐在床上的东子听见隔壁敲墙的声音,立刻下床。

透过自己房间的窗户,看到月光下捂着肚子出去的张岚。

东子拿起藏在枕头底下的折叠刀,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

这边,腹痛难忍的张岚借着敞亮的月光,快速找到加油站里的公共厕所。

来不及多想,就进去了。

这时,东子也已经跟在后面了。

东子看到张岚进去的身影,悄悄的走进去,然后躲在拐角的暗处。

这里照不到一点光亮,所以,就算有人经过,也很难发现这里藏了一个人。

躲在暗处的东子,站在那里,等待了半天。

终于,十几分钟后,听到张岚抱怨的声音越来越近。

东子当下屏住呼吸,悄悄的把折叠刀打开,握在手里。

等毫无防备的张岚经过的时候,立刻从后面捂住张岚的嘴,同时把折叠刀捅进张岚的脖颈。

张岚想反抗的时候已经迟了,那把折叠刀已经深深的扎进她的脖颈。

而她的嘴巴也被人捂的死死的,无论她怎么反抗,都不能挣脱一丝。

“死吧。”

东子对着挣扎张岚,眼里寒光一闪,握住折叠刀的那只手用力,直接拔出折叠刀,然后再次扎入。

鲜血顷刻之间,喷涌而出。

张岚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她绝望的看着满月当空,眼角流下泪水。

因为她听出来了,那个声音就是东子的。

东子和她是青梅竹马,虽然后来她遇到了徐斌阳,但是他们的感情依旧很好。

张岚快要断线的脑子里,只有一个疑惑,东子为什么要杀她,她不明白。

就像她一直不明白东子为什么这么听徐斌阳的话一样。

张岚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咽了气,瞪大两眼珠子,眼里满是怨念。

东子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放开张岚,拔出插在她脖颈的折叠刀。

张岚就这么死了。

东子确认了张岚死掉了以后,收起折叠刀,把张岚横抱起来,然后丢到了加油站外面的一条沟里。

丢完之后,东子回到加油站,敲了敲徐斌阳的门。

徐斌阳听见声响,便知道东子得手了。

他立刻从床上起来,打开手电筒,开门放满身鲜血的东子进来。

徐斌阳放东子进来以后,从自己的床里边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丢过去。

“明天换,我们现在去顾珊珊的房间。”

东子拿着干净的衣服,点了点头,然后开门出去。

这次徐斌阳和他一起,徐斌阳在门外等着东子把衣服放到他自己的房间。

然后和东子一起,故意加重脚步,走到顾珊珊的房间门口。

‘咚咚咚!’

“珊珊,快开门!张岚不见了!”

房间里睡着的顾珊珊听到敲门声,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听到徐斌阳焦急的声音,又松了一口气。

顾珊珊听清楚徐斌阳喊的内容,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一脸烦躁的下床。

等她开门的时候,脸上立刻挂上焦急的表情。

“张岚姐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因为徐斌阳手里的手电筒,照的是顾珊珊自己,所以她开门以后,并没有看到东子身上的血迹。

徐斌阳看她的模样,脸上的焦急立刻加重。装作非常焦急激动的模样,两只手搭在顾珊珊的肩膀上。

嘴里还不忘说道:“珊珊,你有看到张岚吗?我刚才起来发现她不见了!”

顾珊珊先是听到徐斌阳嘴里的‘张岚’两个字的时候,小小的疑惑了一下,为什么他突然改变了对张岚的称呼。

随后又看到他脸上的焦急,顾珊珊便自己给徐斌阳在心里找了个合理的解释。

或许徐斌阳是发现张岚不见了,太焦急了,所以才喊的全名。

想到这里,顾珊珊忍不住在心里窃喜。

张岚那个女人终于出事了!每次一没事就找她茬,甩脸子给她看。

现在好了!她终于得到报应了!

顾珊珊简直太开心了。

不过,她这时还是不忘自己的人设。

善解人意的安抚一下徐斌阳,然后表示自己可以帮忙一起去找张岚。

丝毫没有在意到自己已经大开的门,和越来越靠近的东子。

徐斌阳看了一眼已经彻底打开的门,视线穿过顾珊珊,看见被她放在桌子上,根本没动的泡面。

脸上本来的焦急一收,疑惑的问道:“珊珊?你泡面没吃吗?”

亲眼看着徐斌阳变脸的顾珊珊,听到徐斌阳的话,心里闪过一阵心虚。

随后,退回房间,抱起桌子上的泡面,尬尴一笑。

“我回房间吃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有香菇,我对香菇过敏,所以就没吃。”

说完,顾珊珊立刻转移话题。想要把注意力再次引到‘失踪’的张岚身上。

“徐哥!还是不要纠结泡面的事情了,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张岚姐啊!”

“要是她晚上一个人出去,遇到丧尸怎么办!”

知道真相的徐斌阳和东子,听到顾珊珊的话,互相对视了一眼。

随后前后脚进去,把门关上反锁。

顾珊珊是个傻子也能看出来,他们别有目的。

当即,立刻退到床边,从被子里摸出一把匕首。

“你们要干什么!?”

顾珊珊即便是拿着匕首,她的心依旧很慌乱。

因为,徐斌阳和东子,一个是金系异能者,一个是土系异能者。

而她一个水系异能者外加隐藏的空间异能,和这两人对上,根本没有胜算。

徐斌阳看顾珊珊拿在手里发抖的匕首,眼里闪过一丝鄙夷。

看着她手里的匕首,立刻金属化自己的手掌。

然后对着顾珊珊的匕首一巴掌拍下去。

“啊!!”

随着顾珊珊一声尖叫,匕首被徐斌阳拍飞了。

顾珊珊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立刻被吓出来眼泪,身体紧紧的往后缩。

同时嘴里也开始求饶。

“求你们了,我不知道你们要干嘛!我什么都没有,你们不要杀我!”

“呵。”

徐斌阳嗤笑一声,然后伸手捏起顾珊珊的下巴。

强迫顾珊珊看着他,“不,你有。”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228)

我要评论
  • 一个浑&少年,

    一个浑身湿透的肥宅,一脸凶戾的推开站在门口避雨的少年,

  • 雪山脉&成水,

    空间突然就多了一座雪山脉,雪山会化雪,化掉的雪变成水,流向空间的各个角落。

  • 陪伴着&随身空

    这里就是,从出生就陪伴着宋予的随身空间。她的金手指。

  • 起初宋&后,她

    起初宋予还担心种在里面的蔬果什么的,成熟了她来不及摘。结果,当她再次看到依旧硕果累累的空间后,她,又掌握了一条空间的规则。

  • 地球上&充这个

    宋予大部分的钱也都用来买地球上的物种,来填充这个空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