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背影黄焖离开了后,宋予望着天色差不多到后半夜里了。打招呼二哈把木牌收回去,把冷掉的醋溜土豆丝热一下,都收进空间仓库放着。继而,宋予关上门小摊车的侧边门,留着后门裹着毛毯睡着了。……第三日,宋予已不再担搁。给二哈看几眼下面要去的地方的地图,接着坐在小摊招呼二哈把木牌收回来,把冷掉的醋溜土豆丝热一下,都收进空间仓库放着。。...

目送黄焖离开后,宋予看着天色差不多到后半夜了。

招呼二哈把木牌收回来,把冷掉的醋溜土豆丝热一下,都收进空间仓库放着。

而后,宋予关上小摊车的侧边门,留着后门裹着毛毯睡觉了。

……

第二日,宋予不再耽搁。

给二哈看一眼下面要去的地方的地图,然后坐在小摊车的驾驶室里,就往西南方向去了。

二哈这一阵子天天跑路,已经学会看地图了。

不需要宋予指挥,二哈自动辨别出岔道口,准确的往宋予要去的地方去。

中午,宋予的小摊车停在了一个加油站旁边。

解决掉里面的丧尸以后,把放在加油站里的一些不耐放的物资收进空间,然后就在加油站里面的某个房间开始把醋溜土豆丝拿出来。

小摊车被她放在加油站里停好了,草菇王那个懒货被她放在那里负责看守车子。

二哈则跟着她进加油站里面的房间,在里面的餐桌上解决午饭。

饭罢,宋予收拾一下就准备离开了。

只是,她和二哈出去坐上小摊车的时候,突然眼尖的看到远处开来一辆改装车。

而这辆车子的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丧尸大军。

宋予见状,把小摊车开到加油站犄角旮旯的角落里,用东西堵在前面,她自己带着二哈上楼。

那辆改装车似乎也发现这里有加油站,同时也发现了站在楼上窗户口看他们的宋予和二哈。

当即,有个女人从车子里伸出脑袋,对着宋予大喊:“帮帮忙啊,美女!”

宋予不为所动,丝毫没有搭理。

那女子看宋予没搭理她,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穷追不舍的丧尸大军。

眼里闪过一丝恐慌。

宋予就看见她重新关上窗户,又听见她对着车里面的另一个女子说了句:“你到底怎么招惹了这群丧尸的啊!”

“这次真的要被你害死了!”

之后,宋予就又听到一道听起来嗲嗲的女生的声音。

“岚姐,我真的不知道。”

“你知道的,从小区出来以后,我就一直跟着你和徐哥。我自己还是个没有攻击力的水系异能者,怎么可能招惹到它们。”

那个岚姐听完,默默咬了咬后槽牙,看着说话的那个女子,看到她身上干干净净的衣服,眼里闪过一丝愤然。

要不是!要不是徐斌阳!她早就弄死这个女的了!

张岚也只能在心里暗骂这个女子,脸上虽然表现的很生气、焦急的模样,却没有做对那个女生有实质性伤害的事情。

张岚告诫自己,一切都是为了让徐斌阳有足够的时间来探索她身上的秘密。

只要徐斌阳发现她身上的秘密以后,她一定会把她扔进丧尸堆里!

想到这里,张岚眼里闪过一丝戾气,随后又阴恻恻的看了另一个女子一眼。

那女子似乎知道张岚在看她,还特地回头,眼神挑衅似的看了一眼张岚。

“徐哥,我们去那个加油站躲一下吧。后面的丧尸太多了。”

那女子当着张岚的面,挽着那个叫做徐斌阳的青年的胳膊,语气似撒娇。

张岚听到她这般语气就恶心,皱着眉头扫了一眼她挽着徐斌阳的手臂。

徐斌阳自然不会错过张岚眼里的戾气,他安抚性的递了个眼神给张岚。

为了不让张岚更加生气,徐斌阳把女生挽着他的手臂拿下去。

然后看了一眼眼前的加油站,对着前面默不作声开车的那位来自东北的大汉喊到:“东子,去加油站!”

开车的东子点头,油门一踩,潇洒的在加油站门口漂移了一下。

后面的丧尸依旧穷追不舍,只是因为它们的速度不快,暂时跟不上他们。

宋予看到这个车子停在加油站下面,随意走到她所在的房间的门后,把门反锁。

然后再来到窗前,正好,那群人也从车子上下来了。

宋予看了一眼,有四个人。

两男两女,都是异能者。

他们抬头看了窗口的宋予一眼,知道她是人类,便没多在意。自顾的把车子上的东西都拿上,大包小包的往屋子里走。

宋予看着他们进屋子,来到她楼下以后,便收回视线。

很快,楼下便传来一阵轰隆声。

估摸着,他们是在用楼下的东西堵在门口。

宋予没有多管,关上窗户,坐在这个房间的床上。

脚自然的垂在床边,踩着二哈的尾巴。

闲来无事的宋予,感受到脚底柔软的触感,突然想到了被她扒下来的那些皮毛。

索性无事,宋予便进空间,去巨大的书架里找到一本解说如何制作皮草的书籍。

空间里。

宋予从一堆皮毛里,挑了一张最小的,根据书上的解说,开始制皮子。

等外界大概过了五分钟的时候,宋予再次出现。

她手上此时正带着一双毛茸茸的半截手套。

她显摆的带着手套,在二哈面前晃悠了几下。

二哈闻到手套上,属于丧尸狼的味道,把头一歪,避开宋予的手。

宋予见状,莫名的抓着二哈的脑袋搓揉了一下,便把手套脱下来,收进空间。

这手套,就是她在空间待了半年,浪费了好几张丧尸狼皮,才做好的唯一一双最完美的手套。

罢了,宋予一头倒在床上,盖着从空间拿出来的毛绒毯子,缩在被窝里看书。

不过一会儿,宋予手里的书就丢到了一边。

她睡着了。

二哈知道宋予睡着以后,把被宋予踩着的尾巴收回来,盖在自己的肚皮上,也闭上眼睛。

……

晚上。

宋予从床上醒来,看着外面昏暗的没有一丝光芒的天空。

迷迷糊糊的从床上下来,把窗帘拉上。

随之,空气里也亮起两个火球,把屋子照的透亮。

“嗷呜~”

二哈被宋予踩了一脚,委屈的叫了一声,然后收回被宋予踩的腿子。

宋予敷衍的蹲下来揉了揉它的腿子,就开始在屋子里做晚饭。

介于以前的习惯,宋予决定晚上做的少一点。

随意用空间里拿出来铁锅,放了半锅的油,做了一盆的油炸串串。

此外,她还特地调了个咸酱,均匀的抹在每一根串串上。

接着,宋予又把中午吃剩下的醋溜土豆丝伴着米饭,给二哈当晚饭。

顺带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拍开了二哈要吃肉的嘴,自顾的开了一瓶啤酒,盘腿坐在地上吃串串。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167)

我要评论
  • 到一片&卖膨化

    肥宅青年没有注意到这个嫌弃他的‘小不点’,径直来到一片卖膨化食品的区域。

  • 人的视&沉迷拍

    雨密集的直接遮住了人的视线,叫沉迷拍照的人群,一秒变成落汤鸡。

  • 衣,撑&开。

    挑好雨伞和雨衣的少年也付了账,在便利店门口穿好雨衣,撑开伞离开。

  • 会一直&一直挂

    空间的任何农作物,成熟了会一直挂在,只要宋予这个主人不摘,它们就会一直挂在那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