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予扯了扯它的翅膀,又仔细看了看它的羽毛:“你究竟是什么品种的鸟?为什么我不认识了?”“并且,你上次说你能唱歌跳舞?”宋予蹲下身子,和那只灵鸟齐平。那灵鸟随即任凭宋予翻看了几下,随即在宋予松绑手以后,又认真地的梳理了几下自己的毛发。等它身上的羽毛全那黄鸟先是任由宋予翻看了几下,随后在宋予放开手以后,又认真的梳理了几下自己的毛发。。...

宋予扯了扯它的翅膀,又仔细看了看它的羽毛:“你到底是什么品种的鸟?为什么我不认识?”

“而且,你刚才说你能唱歌?”

宋予蹲下身子,和那只黄鸟齐平。

那黄鸟先是任由宋予翻看了几下,随后在宋予放开手以后,又认真的梳理了几下自己的毛发。

等它身上的羽毛全部变得顺滑以后,就开始站直身体,一本正经道:“正式介绍一下,我叫黄焖,一只变异鸟,能吐人言能唱歌。”

“你可以叫我小焖焖,我喜欢你。如果你可以给我我最喜欢吃的坚果,我还可以唱歌给你听。”

这只叫做黄焖的鸟,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就开始拐着弯告诉宋予,它喜欢吃坚果的事情。

宋予现在处于对它比较感兴趣的状态,在听完黄焖的话以后,立刻从空间抓了一把空间的仓库里,翻出一包巴木仁。

黄焖看到突然出现的巴木仁,眼睛一亮,立刻把脑袋凑到宋予旁边,亲昵的用毛茸茸的头蹭了蹭宋予的手。

宋予随意用手背摸了它几下,就开始拆开包装,把巴木仁倒在手心。

黄焖见状,黑色的鸟嘴立刻张开,啄住一颗巴木仁就吞下去。

那颗巴木仁吃下去以后,黄焖似乎是尝到了巴木仁的口感,嘴上的速度越来越快。

很快,宋予就来往手心倒了两次巴木仁。

等一半的巴木仁都被黄焖吃下去以后,黄焖才抬起头。

它先是用自己的羽毛自己擦了擦嘴,又跟宋予要了一点水。

罢了,它就突然原地飞起。

飞在小摊车外面,张开嘴巴。

“~~”

一种奇怪的音调从它的嘴里发出。

宋予起初听着只觉得很空灵、很好听,渐渐的,她就发现其它问题了。

宋予听着听着,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一片开满了花卉的花圃,花圃里神奇的开着四季全部的花卉。

花圃旁边还有散发着果香的硕果累累的果树。

果树下面还有一张看起来很舒适的躺椅。

宋予鬼迷心窍的越过花圃,走到果树下面的躺椅面前。

不对!

手指刚碰到躺椅的的时候,宋予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但是又感觉说不上来,迟疑之下,宋予原路返回花圃。

站在她一开始站的地方,仔细看着那边的躺椅。

宋予看着不断散发着诱惑意味的躺椅,强行别开眼,看向花圃。

过了一会儿,宋予还是没抵抗得住,快速翻过花圃,一脸‘舒坦’的躺在躺椅上。

渐渐的,宋予躺在躺椅上睡着了。

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见耳边有一阵聒噪的狗叫和鸟鸣。

宋予费力的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了小摊车的外面的地上。

她身上还盖了一张毯子。

而那声聒噪的狗叫和鸟鸣,正是二哈和黄焖发出来的。

宋予从地上起来,随意拍了拍背后沾的灰尘,就开始盯着远处打起来的二哈和黄焖。

只见,二哈张开嘴,一张嘴就要咬在黄焖顺滑的翅膀上。

黄焖先是不察,意外被二哈咬了一口,扯乱了羽毛。

随后,黄焖看着自己凌乱的毛发,飞起来对着二哈就是一翅膀。

‘嘭!’

宋予就看见二哈轻而易举的被拍飞了出去,而黄焖则落在原地,梳理自己凌乱的羽毛。

“汪!汪!”

被拍飞的二哈哪能忍,从地上起来,甩了甩头就又扑上来。

接着,又是‘嘭’的一声。

二哈再次被拍飞出去了。

不过,二哈还是一脸‘今天不撕了你,没完’的模样,不要命的往黄焖冲过去。

‘嘭!’

“嘭嘭!”

接连着,二哈又被甩出去了几次,宋予在旁边都看不下去了。

赶紧往二哈招呼了几声。

二哈又一次站起来,本来还想冲向黄焖,在听见宋予的声音以后,立刻扭头,往宋予跑过来。

“呜呜~”

二哈跑过来,舌头伸出来把宋予垂下来的手仔细舔了个遍。

宋予没有嫌弃,任由二哈舔了几口以后,就又把还在原地梳毛的黄焖叫过来。

“黄焖,我刚才看到的画面是你制造出来的?”

黄焖听见宋予的问题,梳理毛发的动作停下,微微向宋予点点头。

“美丽的老板,刚才忘记跟您说了,我的歌声带有迷幻的效果。”

“所以,你看到的画面确实都是我编织的。”

宋予听完还没说什么,二哈就龇牙往黄焖叫了起来。

宋予安抚性的拍了拍二哈,然后说道:“你编织的幻像很不错,你的歌声也很好听。”

黄焖被宋予夸了一下,被羽毛挡住的脸上微微泛红,随后它再次姿态优雅的张开一边的翅膀,对着宋予行了个礼。

“虽然我的歌声很好听,但似乎给你带来了一点麻烦,希望您能原谅我。”

“您的这只变异狗也很厉害,比我遇到的其它动物都厉害。”

宋予看着已经安静下来的二哈一眼,脸上露出笑脸。

“没关系,并没有什么麻烦。”

黄焖点点头,然后再次飞起来,绕着小摊车盘旋了几圈。

“善良的老板,我可以跟您索要一个离别吻吗?”

“我要离开了,虽然很喜欢你,也舍不得你,您确实也是我遇到的人类中,最让我看了欢喜的人类。”

“但是很遗憾,我还是要离开了。”

黄焖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后,又落在地上。

它在宋予一脸疑惑的表情下,伸出它的翅膀,并且丢下了一大段话。

宋予听完,有些黑脸。

看了看它伸过来的翅膀,用手拉过,低头。

“对了,你是公的母的?”

就在黄焖以为宋予要亲下去的时候,宋予突然抬头问了这么一句。

黄焖看下宋予停下来,并且询问了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以后。

歪着脑袋,回道:“我自然是一位女生。请不要用我‘公母’来形容我。”

听到这个回答,宋予再次低头,在黄焖干净的散发着莫名香味的翅膀尖上落下轻轻一吻。

罢了,得到离别吻的黄焖收起翅膀,再次展翅。

“再见,会发光的老板,谢谢你的坚果,很美味。”

宋予挥挥手:“再见。”

“~!”

一声一阵空灵的声调,那只叫做黄焖的神奇的鸟离开了。

宋予目送这位不同寻常的客人离开。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500)

我要评论
  • 料,都&是空间

    宋予日常三餐食用的一切,什么调料、配料,都是空间里产的。

  • 年从公&一句。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从公交车上下来,看到每个人都拿着手机对天空猛拍的模样,大写的嘲讽一句。

  • 。宋予&只有一

    别看,现在这个空间这般生机勃勃。宋予刚开始得到它,可是只有一亩地大小,空间里连个草都没有。

  • 因为,&开除原

    因为,前面的兼职,她被的开除原因都是因为‘挡’了别人的路,被一群走后门的顶了。

  • 任何农&会一直

    空间的任何农作物,成熟了会一直挂在,只要宋予这个主人不摘,它们就会一直挂在那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