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哦!好棒!”宋予被二哈突然爬墙的行为吓了一跳,随即体会到半空中的快感,立马又激动出来。于此同时,她抓着二哈耳朵的手也不自觉松手。“走!我们回去跑一圈!”宋予负责指挥着二哈,去别的地方跑一圈。二哈也很听话的带着宋予回去疯玩一阵子,等一人一狗再度回于此同时,她抓着二哈耳朵的手也不自觉松开。。...

“喔哦!好棒!”

宋予被二哈突然翻墙的行为吓了一跳,随后感受到凌空的快感,立刻又兴奋起来。

于此同时,她抓着二哈耳朵的手也不自觉松开。

“走!我们出去跑一圈!”

宋予指挥着二哈,去别的地方跑一圈。

二哈也听话的带着宋予出去疯玩一阵子,等一人一狗再次回来的时候,时间大概已经到了凌晨了。

宋予回来赶紧做了夜宵,自己没吃,先给二哈装了一盆。

然后才坐在桌子上,慢慢吃饭。

……

屋子里,刚好醒来的刘晓是被饿醒的。

她睁开眼,看到外面昏暗的天,又意外的闻到了空气里浓郁的香味。

她立刻从床上挣扎着起来,一口喝光床边原木色床头柜上的杯子里冷掉的水。

刘晓感受到干涩的喉咙得到拯救,就手软脚软的出来。

看到坐在院子里吃饭的宋予,眼里闪过一丝安慰。

“谢谢你。”

刘晓小声的靠在门口,对着宋予的后背说了一句。

随后慢慢的走到宋予旁边,拉开宋予旁边的椅子。

“谢谢你救我回来。”

宋予看到刘晓坐在旁边,然后客气的对她感谢。立刻随意的摆摆手,然后把桌子上的空碗拿放在她面前。

“吃菜吧,晚上也没有煮很多饭。”

刘晓拿起旁边干净的筷子,再次跟宋予道谢,然后就夹着菜吃起来。

好在,宋予晚上做的菜口味都比较清淡一点。刘晓就着开水,很快就和宋予一起把桌子上的菜解决了。

吃完饭,异能恢复、脸颊重新恢复红润的刘晓,抢过宋予的碗筷,强行把宋予留在原地,自己去水池上刷碗。

水池边,宋予早就放了一个有成年人小腿高的白桶在那里。

白桶里是宋予空间里小溪里的溪水,宋予专门用来洗碗刷锅的。

刘晓之前待在这里一晚,知道这是宋予用来洗碗刷锅的水,虽然心疼,但也还是仔仔细细的用桶里的水,把碗筷刷了个干净。

宋予本来还担心刘晓不会刷碗,会不会摔了她的碗什么的。

结果看到最后,刘晓除了有些墨迹,浪费的水比较多以外,碗还是刷的很干净的。

而且,据宋予观察。

这个刘晓除了精神还没怎么恢复以外,其它的各方面都很正常。

……

过了一会儿。

刘晓用水池旁边晾衣绳上面的干毛巾把手擦干,然后又欲言又止的走到在看书的宋予面前。

“有事?”

宋予把眼睛从手里的小说上移开,看向刘晓。

刘晓听见宋予的询问,本来还在纠结倒底说不说的话,立刻一股脑的说出来。

“我想跟你借一下二哈,我的包还在那边。”

“行不行?”

宋予点点头,也想到了,二哈带刘晓回来的时候,确实没看见刘晓的背包。

她之前和二哈出去疯玩,自然也不会想起来那个不属于她的东西。要不是现在刘晓说出来,宋予估计等离开了都不会想起来。

“叫黑猫和白猫和你去吧。”

“虽然它们两只打不过二哈,但是,战斗力也不是一般异能者能比的。”

“这里离市区比较远,应该很少有其它异能者会来。”

“去吧。”

刘晓听完宋予的话,点点头,看向已经站在门口的黑猫和白猫,也稍稍的心安。

宋予没必要骗她,这黑猫和白猫也都是变异猫,绝对不会出事的。

刘晓在心里小小的给自己下了个暗示,然后走到门口。

宋予跟在后面,看刘晓停在门口,立刻加快脚步去开门。

门打开,刘晓迈出去。脸上的淡然慢慢消失,看起来颇为紧张。

“去吧。”

宋予见状,小小的安抚一下,就转头离开。

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退缩的刘晓,看到宋予离开的背影,咬了咬牙继续往前走。

同时,心里还在疯狂的安慰自己。

黑猫和白猫自顾走在前面,并没有向二哈一样暖心,丝毫没有想要搭理刘晓的意思。

刘晓跟在后面,看着前面朦胧亮的天,想起之前发生的种种,心里越来越害怕。

“刘晓!”

“谁!!!”

宋予手里拿着手电筒,看着在夜里有些瑟瑟发抖的刘晓,小声的叫了一句。

手里的手电筒同时也塞了过去。

被宋予吓了一跳的刘晓,感受到宋予塞到她手里的东西。再看到宋予那张脸,心里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过来了?”

刘晓看着宋予,脸上写满了不解。同时,手握着手电筒的力气也不自觉加重,浑身散发着警惕的意味。

宋予把手电筒给她以后,就往后退了几步。

“我给你送手电筒,现在是凌晨,虽然朦朦胧胧也能看见,但是找东西还是不方便。”

刘晓抿嘴,听完宋予的解释,心里闪过一丝愧疚。

不过,那丝愧疚只是一闪而过。刘晓心里的警惕还是没有放松。

宋予看了她一眼,随便说了句‘再见’就回去了。

刘晓看宋予离开,才拿着手电筒,去那个满是焦尸的院子里,从角落里把大包翻出来。

……

等刘晓再次回来的时候,院子里除了二哈趴在那里以外,再没有第二个活物。

刘晓回来,锁上门,脚步轻悄的走进堂屋,转身推开左边的房门。

然后进去,再反锁好门。

右边卧室的宋予,耳朵捕捉到那边反锁门的声音,随意的揉了揉床头柜上睡觉的草菇王。

裹着被子也睡觉了。

……

第二日,宋予照例早早起来。

做好早饭以后,就开始把这个房子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

等刘晓背着包出来的时候,宋予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刘晓看到放在院子里的大包,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你这是要离开。”

宋予点点头,把还在卧室床头柜睡觉的草菇王拎出来,随意往背包上一丢。

“是的,我在这里已经耽搁了好几天了。”

刘晓点点头,看了一眼整个就是黑团子的‘草菇王’,又转头看向宋予:“我也要走。”

宋予点点头,继续收拾。

刘晓看宋予似乎在认真的收拾东西,就没有继续打扰。

背着包,默不作声的离开。

离开的时候,还带走了宋予昨晚给她的手电筒。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少年看&着水,

    少年看那个肥宅青年浑身滴着水,往便利店里走,嫌弃的绕过他,去卖雨具的地方。

  • 锁的煎&饼果子

    拿着自己这个月的工资,潇洒的离开这个全国连锁的煎饼果子店。

  • 挑好雨&开。

    挑好雨伞和雨衣的少年也付了账,在便利店门口穿好雨衣,撑开伞离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