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哦!真狠!”宋予通过望远镜,看见刘晓手心闪着雷电,狠狠地的劈在一具了焦黑的尸体上。坐在楼顶发出吃瓜群众的赞叹,手里的望远镜还稳稳地的拿在手里。……那边,刘晓眼神阴戾的望着在电闪惊雷之下,疯狂尖叫声的女人。手里的异能,毫不客套的再度劈下去。坐在楼顶发出来吃瓜群众的赞叹,手里的望远镜还稳稳的拿在手里。。...

“哇哦!真狠!”

宋予通过望远镜,看到刘晓手心闪着雷电,狠狠的劈在一具已经焦黑的尸体上。

坐在楼顶发出来吃瓜群众的赞叹,手里的望远镜还稳稳的拿在手里。

……

那边,刘晓眼神阴戾的看着在电闪雷鸣之下,疯狂尖叫的女人。

手里的异能,毫不客气的再次劈下来。

虽然她的雷系异能,现在发出来的只有一指粗细,但只要对着这些普通人多劈几下,这些疯狂尖叫的普通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宋予看刘晓那边还要有一会儿,便从空间里拿出一袋瓜子,旁边再放几只橘子。

一边嗑瓜子,一边通过望远镜看那边的现场直播。

大约十分钟左右,刘晓把现场的所有人都用异能劈死以后,浑身仿佛被抽干力气一般,瘫软在地上。

宋予从望远镜里看到了,坐在楼上,往下面的二哈喊了一句,叫二哈去把刘晓带回来。

听话的二哈立刻从地上站起来,在院子里一跃而起,直接翻出两三米高的院子。

然后,快步跑到刘晓身处的那个院子。

“谁!?”

刘晓,跪坐在地上,看着周围被她劈死的人,心里只想犯恶心。

因为她刚才发泄过头了,身体内的异能也几乎耗尽了。

这个时候,听到外面突然有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

心里一紧张,以为外面还有其它人。瞬间如惊弓之鸟,眼睛瞪圆,警惕的看向外面的院子。

“汪!”

二哈听到里面属于刘晓的声音,也听出了对方语气里的紧张和警惕,立刻从外面,对着里面‘汪’叫了一声。

希望刘晓听出它的声音,不要那么紧张。

门里的刘晓听到外面的狗叫,立刻就想到了宋予养的那条二哈,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随之而来的,还有浓郁的尴尬。

尴尬的是,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被同为异能者的宋予注意到了。

不过,刘晓转念一想。

这里距离宋予住的院子不远,她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宋予要是注意不到才是有问题。

也还好是宋予发现她,叫二哈过来。

要是现在路过一个陌生的异能者,保不齐就又发生什么。

刘晓在屋子里越想越害怕,特别是看到旁边那个瞪大眼睛的青年。

心里又是恶心,又是后怕。

“汪!”

就在刘晓越想越难过的时候,外面的二哈催促性的叫了一声。

成功打断了刘晓悲伤秋月的情绪。

刘晓听到外面二哈催促的叫声,收起心里的难过,擦了擦眼泪,扶着墙,艰难的站起来。

“是宋予叫你过来的吗?”

刘晓好不容易打开门,看着那头高大的二哈,脸上艰难的扯了个笑脸。

“嗷呜!”

作为动物的二哈,明锐的感受到了刘晓的情绪。

听到她的话,贴心的‘嗷呜’了一声,算作回答。

随后还跑到刘晓身边,在刘晓面前趴下身子。

“汪!”

二哈趴下后,催促的往又走神的刘晓喊了一声,示意刘晓趴在它身上。

刘晓看着二哈趴下,狗脸上满是催促之意,立刻就懂了二哈的意思。

看了看二哈快要接近两米长的身体,也不客气的趴上去。

手抓在二哈的脖子上,身体趴在上面,感受到身下柔软的皮毛。心里一股暖流淌过。

“谢谢。”

“呜!”

二哈随意应了一声,确认刘晓趴好以后,站起来,迈开自己的腿,跑回去。

此时,宋予已经从楼顶上下来了。

用火系异能直接热了一杯热水,打开院子门口的铁门,等待着二哈和刘晓回来。

等二哈驮着脸色苍白的刘晓回来,先是递上一杯热水。

看着脸色惨白的刘晓喝下去,然后扶她从二哈身上下来。

“看来,今天你走不了了,还是在我这里休息吧。”

“看在你是个大方的食客的份上。”

刘晓被宋予扶着到屋里,白着一张脸,没说话。

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异能的透支,加上被人算计的心灵打击。

叫她在被宋予放在床上以后,就彻底昏迷了。

宋予把刘晓放到床上,用被子裹住。

然后轻声关上门,出去揉了揉在堂屋的二哈。

“原来你现在已经能驼人了,你看,我个子比刘晓矮这么个几厘米。”

“体重也肯定没有她重。”

“你看(ಡωಡ)”

宋予一只手抓住二哈的耳朵,一只手温柔的摸着二哈的后背。

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满是笑意的眼里带着一丝威胁。

二哈看到宋予抓住它的时候,心里不好的预感就冒出来了。

现在听完宋予的话,心里直接被‘卧槽’刷屏。

“嗷呜~”

二哈转头,狗脸灵活的做出委屈的表情,嘴里还配合的发出抽噎的声音。

宋予见状,拍了拍它的狗头,脸上的笑意一收。

颇为严肃的看着二哈:“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是我的狗子!我每天供你吃供你喝,你还驼了别的小姐姐!这些我都不说你。”

“现在,你可怜的主人我就想骑一下都不行了吗!”

“真是叫人伤心啊!”

宋予一边说,一边改变脸上的表情。

从严肃到愤恨,最后再变成委屈。

中间的情绪慢慢递增,把二哈成功的忽悠住了。

傻乎乎被忽悠的二哈,脸上的委屈慢慢凝固,看着宋予‘伤心’的模样,立刻趴下来。

“嗷呜”的一声,催促宋予。

低头偷笑的宋予,听到二哈催促的声音,脸上立刻装作收起表情的模样。

“我可以坐上去吗?”

宋予脸上流露的疑惑,叫旁边给白猫舔毛的黑猫看到了,立刻翻了个白眼。

‘喵’叫一声,嫌弃的看向宋予和二哈。

宋予忽略黑猫嫌弃意味十足的叫声,立刻趴坐在二哈的身上,两只手分别抓在二哈的两只耳朵上。

“走着。”

被抓住耳朵的二哈,不适的甩了甩头,发现没有用以后就不再反抗。

从地上站起来,轻松的走了两步。

宋予就像一个小孩子一般,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抓着二哈的耳朵,指挥二哈出去跑一圈。

二哈感受到宋予浑身散发出来的,比平时更加浓郁的情绪,走动的步子不由扩大。

很快,二哈驼着宋予走到院子门口被锁住的铁门面前。

宋予本来想下来开门,没想到。二哈突然一跃而起,载着宋予直接翻墙而过,顺带扬起一片尘土。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492)

我要评论
  • 收集生&物种。

    开始有意识的收集生活在地球上各个气候、环境生活的物种。

  • 什么兼&店之前

    在大学两年,什么兼职都干过(除了非法的啊!),在这家煎饼果子店之前,她是火锅店的厨师。

  • 天中午&一挥,

    宋予留下够今天中午吃的量,手臂一挥,其它的就又都回到溪流。

  • 料,都&是空间

    宋予日常三餐食用的一切,什么调料、配料,都是空间里产的。

  • 起初宋&结果,

    起初宋予还担心种在里面的蔬果什么的,成熟了她来不及摘。结果,当她再次看到依旧硕果累累的空间后,她,又掌握了一条空间的规则。

  • 拿着自&饼果子

    拿着自己这个月的工资,潇洒的离开这个全国连锁的煎饼果子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