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和刘晓聊着天的宋予,去给刘晓整了一杯奶茶,因为现在的是初夏,便也没放冰。刘晓看下宋予递回来的的奶茶,眼睛立马亮了出来,满眼都是欢欣。“你好很厉害!奶茶都要做!”宋予喝了一口奶茶,懒懒的躺在躺椅上。“没事儿,我现在是个厨子。会的东西很杂。”刘晓看下宋予递过来的的奶茶,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满眼都是欢喜。。...

夜里,和刘晓聊着天的宋予,去给刘晓整了一杯奶茶,因为现在是初秋,便没有放冰。

刘晓看下宋予递过来的的奶茶,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满眼都是欢喜。

“你好厉害!奶茶都会做!”

宋予喝了一口奶茶,懒懒的躺在躺椅上。

“没事,我以前是个厨子。会的东西比较杂。”

刘晓看了一眼宋予白嫩的手,心里没把这句话当真,只是当做宋予不愿意说。

她也不会特意刨根究底的追问,人家都请她喝奶茶了不是。

“早点睡吧,明天见。”

宋予喝完奶茶,拿着已经空掉的奶茶杯,随意说了一句,就回到堂屋。

打开了右边的房门,就进去。

外面还没喝完奶茶的刘晓,珍惜的小口喝了一口,看着还剩下一大杯的奶茶,笑眯眯的从躺椅上起来。

也去堂屋,打开左边的房间门。

两人进卧室以后,外面就彻底安静下来了,二哈趴在门口,尽忠职守的守着门,草菇王趴在宋予睡的那间屋的床头柜上。

黑猫和白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房顶上,两只相互依偎,睡在楼顶瓦片上。

……

第二日。

宋予早早醒来,在院子里拉拉筋,活动筋骨。

而厨房里,一锅热乎乎的白米粥已经煮好了。

等刘晓从房间出来,就看见宋予坐在院子里,面前的桌子上摆了几包榨菜和五六个咸鸭蛋。

“起来了。过来吃早饭吧。”

宋予看到刘晓起来,随意招呼她过来。

刘晓听宋予招呼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走过去。

坐在宋予对面,看着宋予吃饭,迟迟没有动作。

“自己去厨房拿碗盛饭,桌子上有榨菜和咸鸭蛋。”

刘晓对着宋予笑了一下,然后起来去厨房盛了一碗白米粥出来。

宋予见她过来,立刻撕开一袋榨菜递过去。

刘晓说了一声‘谢谢’,接过宋予手里的榨菜,也开始吃早饭。

虽然她从末世一来,就没吃过什么正经早饭。

但是刻入骨髓的涵养,叫她依旧慢条斯理的吃着香糯的白粥,没有露出太粗鲁的动作。

宋予吃饭就比较随意,饿极了,就和饿死鬼没什么两样。

所以,一顿早饭,虽然两人没说话。但气氛还是非常融洽的。

半个小时后,两人吃了半锅的白米粥,桌子上的榨菜还剩下两袋,咸鸭蛋已经一个不剩了。

刘晓看着桌子上的残羹剩饭,不好意思的又掏出几颗晶核。

“这些晶核给你,虽然和你的异能不是一个属性的,但以后遇到了其它异能者,也可以和别人换。”

“嗯。”

宋予也不推辞,接过这几颗晶核,继续收拾碗筷,顺便把二哈、黑猫、白猫和草菇王喂了。

刘晓虽然心疼这些剩余的饭,但是也没说什么。

而是坐在那里等待宋予收拾好碗筷。

又过了一会儿,宋予甩着湿漉漉的手,从厨房里出来。

刘晓立刻走过去,试探道:“我要走了,你要和我一起吗?”

宋予随意擦擦手,听到刘晓的话,毫不犹豫的回道:“不了,我应该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以后遇到,还可以到我这儿来买食物。”

刘晓不疑有他,点点头。掩饰掉心里还是没有同伴的遗憾,去堂屋,背上自己的大背包。

宋予送她到门口,随意开口道:“再见。”

刘晓走出铁门,对着宋予挥了挥手,轻声也道两句:“再见,期待下次遇到你。”

宋予点点头,挥了挥手。

目送这个出手大方的食客,然后关上门,叫二哈继续守着门。

“我是不是忘了提醒她什么?”

“唔,算了,她应该能应付。”

宋予关好门,心里总感觉有什么被她忽略了。

等她坐回院子里的躺椅上才想起来。

不过,一个雷系异能者,刘晓应该能应付的过来吧。

希望,她不要心软,被那群牛皮糖黏上。

宋予想到的就是,之前由一个青年带领的那群妇孺。

……

外面,已经走到村边口的刘晓,看到突然拦在她面前的女人,眉头皱起。

这个女人就是之前,在宋予门前谩骂被宋予烧掉头发的女子。

这次,她的手里还抱着一个脸色蜡黄的小女孩。

“救救我们吧,我们母女已经几天没吃饭了。”

“村子里的食物都被那个院子里的异能者收罗走了,我和我的姐妹在村子里找了好久才找到一点白米。”

“您看,小孩子的脸,都饿黄了。”

女人看着刘晓皱起的眉头,赶紧把想好的措辞,一股脑倒出来,顺手再抹黑宋予一把。

刘晓本来还有些可怜她,但在她抹黑宋予的时候,心里对弱者的怜悯之心一收,甚至有些厌弃这个女人。

女人也是个会看人脸色的,看到刘晓脸上的表情,便知道她有些不满了。

于是,她又心生一计。

“美女啊,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前天,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女人,还被一个青年‘欺负’了。”

“您是异能者,一定能帮我们赶走那个恶魔青年吧!”

“这该死的末世,我们本来就是没有异能的普通人。现在,在这个吃人的世界,一边带着小孩子,一边逃命。”

“好不容易找了个平静的地方,还被一个恶魔盯上了。

我们命苦啊!”

刘晓听完女人的一大段话,特别是听到她们被一个青年‘欺负’的时候,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那青年是个异能者?”

刘晓虽然对女人所说的事情有些信了,但是好在还没有完全相信。

女人听到刘晓的问题,先是一阵心虚。

随后低着头咬了咬牙,在心里又骂了一句。

随后抬起头,一副可怜无助的模样:“不是.....他就是个普通人,但是,他是我一个小姐妹的亲侄子。”

“姐妹里有不少人护着他,我一个人孤立无援,也不敢反抗.....”

说完,女人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救救我吧,我的几个小姐妹,有不少被他‘欺负’的。我好不容易遇到您这样的异能者,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女人眼眶里立刻就闪动着泪花,配上她的外表。

刘晓看到她这副模样,就相信了,皱着眉头把女人扶起来。

然后说道:“带我去看看吧。”

女人见刘晓相信了,脸上真情流露,欣喜的表情毫不掩饰。

刘晓看下女人脸上的欣喜,只当女人是在为她去帮忙而开心,其它的没有多想。

……

当晚,宋予爬上楼顶赏月。

就看见村子后面,电闪雷鸣,不断有雷霆劈在同一个房子上。

于此同时,还有不少女人和同一个男人的尖叫。

宋予见此,脸上露出了一个看好戏的表情。

甚至还从空间里拿出一副望远镜,站在楼顶上,找了个没有死角的地方,看向那边。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288)

我要评论
  • &了个莫

    但是,宋予没在火锅店待满一个月,就被店长按了个莫名其妙的罪名开除了。

  • 从便利&片什么

    熟练的从便利店的墙上拽下两个大塑料袋,把薯片什么的疯狂往袋子里装。

  • 雪山脉&流向空

    空间突然就多了一座雪山脉,雪山会化雪,化掉的雪变成水,流向空间的各个角落。

  • 啧,这&么时候

    “啧啧啧,这不人道的关系户,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啊!!”

  • &好多人

    也真是他这句话,叫好多人‘恍然大悟’,如同少年一样,开始找建筑物躲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