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上午,宋予仔细仔细观察身体里少了一丢丢的病毒,摸了摸下巴站在左一个坑右一个坑的院子里。“的确,这样好像没用啊!”宋予多次反复消耗掉、及时补充异能,体内的异能渐渐地相对稳定了再说,连病毒好像也少了一丢丢。确认这般是没用的,宋予进空间。让空间规则把她体内剩余的病“看来,这样似乎有用啊!”。...

次日下午,宋予仔细观察身体里少了一丢丢的病毒,摸着下巴站在左一个坑右一个坑的院子里。

“看来,这样似乎有用啊!”

宋予反复消耗、补充异能,体内的异能渐渐稳定了不说,连病毒似乎也少了一丢丢。

确定这般是有用的,宋予进空间。让空间规则把她体内剩余的病毒拔除以后,出来逮着二哈,叫二哈继续消耗异能。

就实验表明,她的猜想是可行的,只是病毒排的慢些。

宋予根据自己不通过空间排出病毒的情况,便知道二哈体内的病毒还是存在的。

为了以绝后患,宋予还是把二哈逮回来,看着二哈继续在那里吐冰。

宋予闲着无聊,还用那些冰做了个沙冰出来。

水果之类的空间就有,为了方便看着二哈,宋予把水果带出空间。

搬个小桌子,坐在二哈旁边,一边做沙冰的果料,一边盯着二哈。

二哈虽然想跑,但是有宋予在旁边看着,也不敢跑。

只能苦哈哈的站在那里一直对着大铁锅吐冰箭。

一开始,二哈以为铁锅里的冰块装满了,它就可以休息了。

没想到这个‘恶魔’铲屎官,竟然在冰要满的时候,突然像变魔法一样,把冰全部变没。

还大言不惭的指了指空了的铁锅,对它说:铁锅装满了才能休息。

可耻的人类!

二哈一边吐着冰,一边偷偷看着宋予在旁边切水果丁。

宋予切了两个火龙果,看到铁锅里的冰又要满了,放下手里的刀就走过去,在二哈绝望的目光下,再次把冰都收进空间。

等到日落西山。

黑猫和白猫从外面回来,宋予吃了几口碗里的沙冰以后,叫已经瘫在地上的二哈回来。

二哈听到宋予叫它,立刻站起来,撒欢的跑回来。

宋予摸了摸它的狗头,然后把铁锅里的冰全部送进空间。

开始做晚饭。

这次,宋予又炖了一只老母鸡,是给黑猫、白猫和二哈补身体的,她自己吃红烧肉盖浇饭就可以了~

‘嗡!’

‘吱!!!’

宋予抱着锅吃饭的时候,房子的院子外传来车子刹车的声音。

很快,院子门口就出现了一群人。

这群人目测只有一个男人,有一群女人、老年妇女,还有小孩。

为首的是一个穿着脏兮兮的保安服的一个青年,那青年看见院子的宋予只是一个人,眼里闪过一喜。

立刻往后面的老弱妇孺使了个眼色。

后面的女人和老妇人立刻开始哭起来,看着坐在那里吃饭的宋予,哭的更加起劲。

宋予听着她们的哭喊,端着碗,走到门口。

隔着铁皮门,看着他们。

“离开这里,这里我已经占了。”

那群女人和老妇哭喊的声音戛然而止,青年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凝固。

“不是,美女,救救我们吧,我们一家已经几天没吃饭了。”

“你看,这小孩子和我奶奶、嫂嫂都饿的只剩下二两肉了。”

“你是异能者吧,给就吃点吧,你放我进去吧。”

青年说着说着,脸上挤出几滴眼泪出来,甚至抱着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小孩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宋予。

宋予看了一眼小孩一直盯着她碗里的眼神,脸上露出了一个笑脸。

“这边到处都是房子,你们想要吃的一定会有的。”

“我是绝对不会放你们进来的,你们也最好不要和我再扯其它的。”

说罢,宋予缓慢收起脸上的笑意,把筷子别在端碗的那只手,空出一只手,一个火球瞬间出现在手心。

“赶紧离开这里,我不欢迎你们。”

青年看到宋予手心的异能,瞳孔猛的一缩,身体也下意识的往后一退。

“呵呵,美女我们走就是了,别生气!别生气!”

青年谄媚的对着宋予说了一句,然后随意把他怀里的小孩往地上一丢,背过身去。

宋予以为青年就会带着她们一起离开,没想到。

那青年快速跑上车,打火就离开,丝毫不管拼命跟在后面跑了几步的几个女人和老妇。

女人和老妇眼看追不上青年了,立刻跪坐在地上哭泣起来。余光还一直偷偷瞟向宋予的院子。

小孩子看到这么多人在哭,也开始扯着嗓子哭喊起来。

宋予听到这些魔音贯耳,眉头皱起。

看她们伤心欲绝的模样,叫屋里的二哈过来,守着门口。

宋予毫不避讳外面的人,声音稍微提高一点,对着二哈说道:“哈士奇!看着门,只要有人进来就咬死她们!”

门口的小孩,听到宋予的话,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透过铁门的缝隙看到里面高大凶狠的二哈,假哭也变真哭。

扯着嗓子,哭的撕心裂肺。

远处,还在对着车屁股装模作样的女人们,听到小孩子的哭喊,脸上露出心疼的表情。

连忙摸了把脸,快速跑过来,看着铁门里的二哈,便知道小孩子哭喊的原因。

有个长相刻薄的女人,抱住一个不停抽噎的男孩子,对着里面就开始谩骂起来。

“你个婊子养的没教养的东西!一个小孩子你都欺负,仗着自己是异能者,到处欺负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

“有妈生没妈养臭婊子!我儿子要是被吓出个三长两短来,我跟你没完!”

“没教养的臭婊子!呸!”

“老天真是瞎了眼了,异能竟然给了你这种社会蛀虫!”

“。。。。。。”

院子里吃饭的宋予,听到外面的谩骂,表情淡然,仿佛门口的女人骂的不是她。

甚至,宋予吃完饭,还有闲工夫给自己煮了一大桶的焦糖珍珠奶茶。

门口的女人骂了一段时间,闻到空气里的奶香味,顿时觉得口干舌燥起来。

恰好,宋予也正好端着大玻璃瓶装好奶茶,一根大吸管插在里面。

“诶!臭婊子!过来!”

“老娘口渴了!赶紧把你手里的奶茶拿过来!”

“不然老娘骂不死你!”

女人看着宋予干干净净的衣服,脸蛋白白净净。

再看看自己,闻着自己身上若有若无的汗臭味,眼里的怨毒一闪而过。

看着门内悠闲喝奶茶的宋予,泼辣的本性毫不掩饰,趾高气昂的命令宋予。

对此,宋予只是淡然的喝了一口奶茶,然后丢了一个火球过去。

“啊!!!”

“杀人啦!杀人啦!”

女人看着冲她门面过来的火球,吓到高声呼喊起来。

她怀里的小男孩仿佛也被吓到了,脸上的表情一呆,看着铺面而来的火球,呆呆傻傻的。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112)

我要评论
  • &艳阳天

    睡着的宋予并不知道,本来外面的艳阳天,突然陷入昏暗。

  • 又出现&望不到

    空间里又出现了一片望不到边的海洋,就落在雪山脉的不远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