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予拿起晶核,随意往送进空间。接着走到小摊车前,叫黑猫上来,二哈拉着小摊车一路驶进她之后去的那个非常干净的房子。昨天,宋予就最终决定在这里占时歇歇脚了。也顺道把这片并不大不小的房区搜一下,但是,宋予只会收一些不易贮藏的。一些轻意也可以贮藏个两三年的东西,然后走到小摊车前,叫黑猫上去,二哈拉着小摊车一路驶向她之前去的那个干净的房子。。...

宋予拿起晶核,随意往送进空间。

然后走到小摊车前,叫黑猫上去,二哈拉着小摊车一路驶向她之前去的那个干净的房子。

今天,宋予就决定在这里暂时歇脚了。

也顺便把这片不大不小的房区搜一下,不过,宋予只会收一些不易储藏的。一些轻易可以储藏个一两年的东西,宋予没收。

可以储藏久的,就留给其它人吧。反正她也不缺这些,没必要把东西全部都搜了。

总得给别人留个后路不是。

……

当晚,宋予为了安抚这一天在不停‘打架’的自己,热火朝天的煮了六道菜、一道饭后甜点、一道汤和一大铁锅米饭。

“红烧肉、蛇羹、香辣蟹、糖醋鲤鱼、酸菜鱼、水煮肉、糖拌西红柿和紫菜蛋花汤。”

“齐活!”

宋予坐在一张小桌子上,黑猫、二哈和草菇王各站一个桌面。

它们面前都放了一个碗,每个碗里还都放了用红果榨的果泥。

二哈和黑猫死死的盯着那个碗,草菇王也好奇的拿自己的伞裙碰着碗。

‘咕叽?’

宋予听到草菇王疑惑的声音,伸出手,拿着一只筷子,从它面前的碗里挑了一点果泥送到草菇王的面前。

“试试看,你每天泡水也不是个办法不是。”

‘咘叽。’

草菇王的伞裙点了两下,随后两条紫色的细丝从伞裙下面伸出来,飘在它浑身漆黑的毛发上,格外显眼。

宋予看到那两条细丝,没有动,而是耐心举着那根筷子。

那两条紫色细丝慢悠悠的碰到筷子上的果泥,细丝的头部立刻露出肉眼很难看得见的牙口。

插进果泥里,大口的吞着果泥。

“咕叽!咕叽!”

果泥的味道通过细丝输送到草菇王的身体,立刻俘获了草菇王。

只见它那两根紫色的细丝吃完筷子上的果泥以后,跃跃欲试的往碗里伸去。

宋予看见草菇王对这个红果也是喜爱,便也稍稍放下心来。

手里的筷子放下它面前,往严守以待的黑猫和二哈说了一句:“好了,都吃饭吧。”

二哈和黑猫听完,立刻张大嘴巴,脑袋插进碗里。

宋予看它们各自吃着碗里的果泥,自己也陶醉的嗅了一口,她面前的这些不断冒着热气的食物。

慢条斯理的先给自己盛了一碗汤,喝下。

然后,宋予才开始暴风吸入。

一大锅米饭匀给黑猫和二哈一半,剩下的一半米饭,宋予配着桌子上的菜,吃了个八分饱。

完了,桌子上还剩下一些菜。宋予把菜随意找东西盖了一下,就这么放在桌子上。

然后自己找个房间睡觉去了。

草菇王吃完果泥,浑身冒着幸福的泡泡,躺在二哈的肚皮上。

二哈吃完饭,疲劳的一头扎进桌子底下,呼呼大睡起来。

黑猫则默默的出去,灵活的爬上隔壁的墙头,站在围墙上走来走去。

仿佛在巡视领地一般。

“喵~”

黑猫在跳到另一处墙头的时候,这个墙头的另一边,优雅的走过来一只体态匀称的异瞳白猫。

“喵呜~”

“喵~”

两只一黑一白猫,成功的走到了一起,闻了闻对方的气味。

……

傍晚,宋予醒来。

从卧室出来,就看见黑猫旁边蜷缩着一只白猫。

那白猫对宋予,比较警惕,宋予一靠近,就炸起毛,从黑猫旁边跳起来。

“小母猫啊!”

宋予趁着白猫跳起来的瞬间,眼尖的看了白猫某个地方,然后托着下巴,幽幽的来了这么一句。

恰巧,黑猫这个时候也醒了。

听到宋予这句话,背脊的毛也忍不住炸了一下。

狡诈的两脚兽。

那只白猫看宋予似乎对它没有敌意,炸起的白毛慢慢顺下来。

然后试探性的走回黑猫身边。

“喵~”

白猫的叫声和黑猫不同,黑猫的声音属于偏慵懒的猫叫,叫人听了就感觉它是个油腻的‘大叔’。

白猫的声音就比较好听了,软软糯糯的,听着就叫人觉得是个漂亮的‘小女生’。

“啧啧啧,这小白猫真是漂亮,声音也比黑猫好听多了。”

黑猫舔着白猫的毛,听到宋予这么说,眼珠子灵活的往宋予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舔着毛。

“黑猫啊!你是一只被绝育的猫猫,人家小白猫可是正常的。”

“你这样霸占着人家是没有幸福的!”

“喵!”

黑猫听着宋予在旁边喋喋不休,明里暗里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小白’,它怒了!

气的停下舔毛的动作,跳起来就要给宋予一猫爪。

宋予当然不会如它的愿,一边继续说着黑猫和白猫在一起没有幸福云云,一边欠揍的挑衅着黑猫。

黑猫听着宋予一直在揭它老底,拼命的追赶宋予,要打‘死’这个嘴欠的人类。

白猫看着黑猫和宋予在院子里嬉闹,猫眼里人性化的露出一点笑意。

“喵~”

过了一会儿,白猫看见宋予跑过来,突然看着宋予,歪着脑袋叫了一声。

宋予先是看见白猫突然歪着头的萌态,随后听到那道软糯的声音。

‘老阿姨’的少女心一下子就被击中了,自然避开黑猫拍过来的爪子。

一脸憨笑的抱起白猫,脸在白猫的脑袋上来回蹭。

“小猫猫~”

“香喷喷的小喵喵~”

宋予仿佛化身一位‘痴汉’,一脸幸福的蹭着白猫。

叫后面跟过来的黑猫又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喵!”(那是我老婆啊喂!)

等宋予‘吸’够了,把白猫放下来,一脸笑意的揉乱白猫的毛发,任由白猫去找黑猫。

黑猫见宋予终于把它老婆放下来了,立刻跑上去,跑到宋予腿边。

一只爪子抬起,打了一下宋予的小腿。

然后在宋予要‘揍’它之前,快速跑开,咬了一口在一边顺毛的白猫。

两只猫‘卿卿我我’的跳去墙头上,在那里相互舔毛。

全程围观的宋予表示,这该死的猫粮谁爱吃谁吃,反正她不吃。

罢了,宋予也对着那对舔毛舔的忘乎所以的猫,翻了个白眼。

然后回到房子里,踢了一脚睡觉还打呼噜的二哈。

二哈一脸懵逼的起来,发现是宋予以后,从心的又往地上一躺。

宋予用异能把中午吃剩下的菜都热了一遍,然后和二哈把饭菜都分了。

等黑猫带着白猫进来的时候,脸上那种看不到饭菜的表情,成功的愉悦到了宋予。

宋予做作的托着腮,无辜的看向黑猫:“诶呀!饭怎么没了?黑猫和白喵喵没有饭怎么办呀~”

“要不,黑猫,你出去自己找点吃的?!”

黑猫:“。。。。。”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100)

我要评论
  • 自己养&,宋予

    作为一个要靠自己养活自己的孤儿,宋予即便有着老天给她开的金手指,她也读不下。

  • 间。她&指。

    这里就是,从出生就陪伴着宋予的随身空间。她的金手指。

  • 活的避&往旁边

    少年灵活的避开他推过来的湿漉漉的手,嫌弃的往旁边一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