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予看见他们分离直接攻击她,也没在乎。手里的菜刀随意耍了个刀花,身体非常灵活的规避左右一同直接攻击回来的风刃。父子二人看见宋予如同戏弄猫狗通常,戏弄着他们,心下窝火地,身边的风刃也越发多。迅速,一道道风刃围在宋予周围,叫宋予没处无所遁形。现下局势,父子二手里的菜刀随意耍了个刀花,身体灵活的避开左右一起攻击过来的风刃。。...

宋予看到他们分开攻击她,也没在意。

手里的菜刀随意耍了个刀花,身体灵活的避开左右一起攻击过来的风刃。

父子二人看到宋予如同戏耍猫狗一般,戏耍着他们,心下憋屈地,身边的风刃也越来越多。

很快,一道道风刃围在宋予周围,叫宋予无处遁形。

眼下局势,父子二人都以为这下可以杀死宋予了。

只不过,宋予接下来的动作,叫他们彻底傻眼了。

只见,被风刃包围的宋予。突然翻身,一掌拍在地面,身体借助反作用力,竟然腾空越出包围!!!

能不能越出包围不重要,你这般突然腾空就不科学了吧!!!

宋予翻过包围,那一道道围着她的风刃迅速射在她刚才站的地方。

要是宋予还站在那里,估计真的就要被风刃割伤了。

没错,这种程度的伤害,对于宋予来说,只是受伤。

不过,谁也不愿意没事受伤不是。

宋予手心上方立刻出现一道道‘月牙’,这‘月牙’携带着火焰,绕与宋予身边。

“风刃对火刃,公平吧。”

那父子二人感受到随着宋予异能发动,空气里的温度都变的异常炙热。

配上宋予不断灼烧的火刃,父子二人都感觉自己要完了。

他们俩又不是傻子,绕在宋予周围的那几道火刃,和他们的风刃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此时,他们也感受到宋予身上等级的压制。

呼吸慢慢急促,双腿,不由‘噗通’一跪。

“美女!我们就是想和您切磋一下!”

“呵呵,你看,现在末世。遇到个活人也不容易是不是,我们都是异能者,切磋切磋。”

“对对对!就是切磋切磋!”

父子二人,明显嘴皮子溜的儿子,跪下来以后,立刻就给自己找了借口。

他父亲便跟在后面附和,希望宋予相信他们。

宋予当然不会相信,走到他们面前。

用菜刀的刀尖挑起那个嘴皮溜的青年儿子的下巴,刀尖慢慢抵在他的咽喉。

“脑子很灵活嘛,这张嘴皮子也利索。”

“诶诶诶!美女!大佬!刀剑无眼!刀剑无眼啊!”

青年的脸上都是害怕,但是嘴皮子依旧在说话。

他旁边的中年男人一脸担忧的看着宋予,手却悄悄的背到身后。

宋予漫不经心的轻轻按压手里的菜刀,在男人的咽喉处留下了一道口子。

鲜血顺着拿道口子流下来,‘嘀嗒’‘嘀嗒’的落在地上。

‘欻!’

“儿子,闪开!”

这时,宋予左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风声,随之就听到那个中年男人的喊声。

宋予当即后退,顺便一脚揣在青年男人的身上。

借力退的更远。

“嘭!”

一级异能的全部异能爆发,伤害有多高?

就看见青年的面前,宋予刚站的地方,一道和之前一样平平无奇的风刃,撞击在地上,硬是在地上留下足有一米深的沟。

宋予躲开,手里的火刃变成火球,往中年男人和青年扔过去。

青年被宋予踹了一脚,虽然很疼,但也能躲开这个火球,没有被火球打到。

但是,已经精疲力竭的中年男人却没有办法躲避,被火球瞬间轰断了一条胳膊。

鲜血如柱,喷涌而出!

“啊!!!”

失去一条胳膊的中年男人,高声惨叫。

一只手想要按住流血的胳膊,却又因为断臂处的剧烈疼痛,不敢下手。

只得按住自己的脖子,想要转移那股钻心的疼痛。

躲开火球的青年,见他父亲如此惨状,立刻跑到他父亲旁边。给宋予上演了一段‘儿孝父慈’。

父亲失去胳膊,没有责怪任何人,只是苦苦哀求宋予放掉他儿子。

儿子同样没有怪罪任何人,扶住他的父亲,祈求宋予。

宋予没有理会,打了一个响指,一团火球出现,烧掉了中年男人的断臂。

随后慢悠悠的说道:“可以饶了你们,不过你们只能活一个,选吧。”

“我的耐心有限,必须死一个才行哦。”

宋予面无表情的说完这段话,把一个反派表现的淋漓尽致。

然后,耐心的站在他们面前,等待他们的决定。

父子俩默默对视,都从对方眼里看出来一些别的东西。

青年看到他爸眼里熟悉的表情,立刻动手,一道风刃割断他爸的另一条胳膊。

中年男人哀嚎的躺在地上哭喊,刚被砍下来的胳膊,手指还在远处动了几下。

“我!放了我!”

“我把我爸杀了!你放了我!”

青年的脸上出现一丝偏执和疯狂,身体最后一丝异能聚出风刃,逼向地上喊叫的中年男人。

眼看那道风刃就要砍掉中年男人的脑袋的时候,宋予出手了。

一道小小的‘月牙’挡住那道风刃,崩碎风刃,在青年的脸上划开一指长的口子。

青年没有在意,脸上的疯狂慢慢呆滞。

“什么意思!不是说要放了我吗!”

“你为什么拦我!你救他干什么!”

“啊!你救他干什么!!”

青年魔怔的拼命质问宋予,满是脏污、血迹的手拼命拍打着浑身散发着绝望气息的中年男人。

青年没注意到他爸的脸已经越来越白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爸喘气的嘴巴。

宋予一脚踹开青年,菜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他是你亲生父亲。”

青年满是疯狂的眼里慢慢聚焦,然后爆发出浓郁的恨意。

“不是!不是!我才没有他怎么畜牲的父亲!”

“他该死!他该死!”

宋予挑眉,看来能听到故事了。

“他是禽兽!我老婆!他儿媳妇!”

“你能想象到吗?!他这个禽兽借着我喝醉酒的时候,上了我老婆!!”

说完,青年怨恨的望向那个已经开始颤抖的中年男人。

跪在地上,快速爬过去。一手拖住中年男人脑袋。

“你以为我不知道吧!我都看见了!我看见你和那个荡妇是怎么在我面前苟合的!”

说完,狠狠的放开托住他爸的手,转而掐住他的喉咙,慢慢收紧。

“所以啊,我借着外出,把那个荡妇杀了!要不是你把钱死死的捏在手里!我早就弄死你了!”

“救......救我.....”

中年男人听完他儿子话,眼里除了心虚以外,都是恐惧。

目光祈求的望向站在一旁看戏的宋予。

宋予没有理会,看着他被青年掐死,然后利落的砍下青年的脑袋。

两人的尸体都在一起,也方便宋予烧。

烧完他们父子的尸体,一堆灰烬里露出两颗青色的晶核。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101)

我要评论
  • &次被开

    宋予第三十三次被开除,无奈的脱下自己身上的围裙和厨师帽。

  • 结果,&后,她

    起初宋予还担心种在里面的蔬果什么的,成熟了她来不及摘。结果,当她再次看到依旧硕果累累的空间后,她,又掌握了一条空间的规则。

  • 个空间&个草都

    别看,现在这个空间这般生机勃勃。宋予刚开始得到它,可是只有一亩地大小,空间里连个草都没有。

  • &他这句

    也真是他这句话,叫好多人‘恍然大悟’,如同少年一样,开始找建筑物躲雨。

  • 少年灵&过来的

    少年灵活的避开他推过来的湿漉漉的手,嫌弃的往旁边一退。

  • “啧啧&么时候

    “啧啧啧,这不人道的关系户,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