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予用新菜刀划了一下手里了变的香脆金黄的小野猪,望着它不断地滴下的油脂,更是迫不及待的从空间里取出来一个盘子。把烤乳猪按在盘子上,取出来串在中间的桂花树枝。“汪汪!”二哈的也迫不及待的盯着盘子里冒着热气的烤乳猪,嘴里的哈喇子不受以及控制的流下去。把烤乳猪按在盘子上,取出串在中间的桂花树枝。。...

宋予用新菜刀划了一下手里已经变得酥脆金黄的小野猪,看着它不断滴下的油脂,更是迫不及待的从空间里取出一个盘子。

把烤乳猪按在盘子上,取出串在中间的桂花树枝。

“汪汪!”

二哈同样也迫不及待的盯着盘子里冒着热气的烤乳猪,嘴里的哈喇子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诶!哈士奇躲一边去!”

“别把口水弄到我的烤乳猪上。”

“嗷呜~”

二哈立刻退远一点,委屈的看向宋予,嘴里的口水却越来越多。

宋予嫌弃的把盘子端起来,坐到旁边擦干净的石头上。

“咪咪~过来。”

黑猫趴下树上,听到宋予喊它,立刻从树上跳下来,端庄优雅的坐在宋予旁边。

那边的二哈更加着急了,纵起前腿,在火堆边疯狂扭动。

宋予见状,好笑的摇了摇头,“等会给你吃啦!”

二哈这才不再撒泼,安静的趴在地上。

宋予把盘子放在这块平整的石头上,手指微微按压在烤乳猪的被脊。

她指腹按压陷下去的地方,立刻冒出一大片猪油出来。

宋予顺势,扯了一块热气腾腾的肉下来。

这肉也早就熟烂,清脆的外皮轻易就被撕了一道口子,露出里面白里透粉的猪肉。

闻着空气里爆炸开的香味,宋予赶紧把撕下来的那块肉放到嘴边。

“嘶,呼,好香!”

宋予细细咀嚼着嘴里有些烫的猪肉,眼睛半眯,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因为宋予烤的时候,刷了几层藤椒油,现在的肉吃进嘴里,那是又香又麻。

肉质的滑嫩,叫宋予都分不清自己的舌头,到底有没有碰到肉。

“喵嗷!”

黑猫看着宋满脸奇怪的表情,闻着空气里的香味,有些不耐烦的伸出爪子,在地上挠了两下。

而被猫叫唤醒的宋予,立刻扯下一条肥腿,放在黑猫面前。

接着,又扯下另一条腿,丢给望眼欲穿的二哈。

“嗷呜呜!”

二哈立刻一口咬住那只肥腿,舌头疯狂的舔食着上面的肉,黑猫也是如此。

宋予丢完肥腿,给自己也扯了一根,抱在手里啃。

此时,要是有人路过的话,一定会忍不住吐槽宋予:三天没吃过饭!

现场,最淡定、冷静,毫无反应的也就只有草菇王了。

毕竟是变异植物,吃肉什么的就太不像话了!

……

另一边的狗娃可就不像宋予这么悠闲了,他现在正在村民堆里拼命躲避山上跑下来的丧尸化野兽。

而这些丧尸化野兽的为首,就是撞死老李头爷俩的野猪群。

这群野猪的模样可比宋予当初遇到的丧尸狗难看、可怕多了。

先不说,野猪本身就看着可怕。

现在这些丧尸化野猪,眼睛全红,还有一道道黑纹缠在野猪的脸上,局部分布在眼睛的周围。

它们身上的毛发也坚挺的竖起来,怒气凶凶的冲过火焰,不知疼痛的顶着冒火的鬃毛,撕咬着已经吓傻了的村民!

平时耀武扬威的狗娃,此时只能靠着用村民来拖延住这些下山的丧尸化野兽。

他自己的斤两,他自己知道。

他不过是一个一级金系异能者,攻击的手段也只有在皮肤局部金属化。

在这群丧尸化的动物面前,只有被碾压的份。

就这么,躲来躲去。

现场终于变成了人间地狱,特别是有着火光的称托下,满地的残肢断体,叫躲在一旁的狗娃成功的在原地吐起来。

狗娃一边吐,一边往角落里躲,甚至还想要往草垛里钻。

不过,他这辈子可能就要结束了。

一只双目赤红,满身黑纹、嘴角都是碎肉的野狼,不知何时来到狗娃的身后。

狗娃感受到脚脖处呼吸的气息,眼睛瞪大,身体剧烈抖动起来。

“啊!!!”

是野狼嘴角碎肉上的鲜血滴到了狗娃的脚踝上了,而感受到脚踝上温热的液体的狗娃脑子里立刻放映出村民们的惨样。

因此,高声尖叫起来。

平时脑洞就非常大的狗娃,脑子里立刻走过自己的一百种死法。

而其中反复播放的画面,就是被野兽撕咬、分食。

想到这些,狗娃的下体突然一热,随即一股尿骚味儿就传出来了。

早就没有了理智的野狼,鼻子在空气里嗅了几下,然后张开嘴,一口咬在狗娃的脚踝。

在巨大的咬合力之下,瞬间,狗娃就听到了一声断骨的声音。

骨头被咬断的剧烈刺痛,成功叫狗娃本来就惨白的脸,更加苍白。

“啊啊啊!!”

狗娃在听到野狼嘴里嚼骨头的声音,突然再次尖叫起来。

另一只完好无损的腿,附着着金属,疯狂的踹向吃着他脚的野狼。

当然,狗娃临时前最后的挣扎很快就奏效了。

专心吃着脚掌的野狼歪打正着,竟然被狗娃踹死了。

狗娃看着脚边血肉模糊的野狼,森然露出一个笑脸。

随后,就看见狗娃突然从地上爬起来,疯癫的看着向他不断靠近的丧尸野兽群。

“来啊!畜牲!”

“老子还怕你们不成!”

“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是一群畜牲!”

狗娃看着它们,仰头对着没有一丝月光的天空高喊。

那双疯狂、癫狂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浓郁的不甘。

“嗷呜!”

一头半身毛都被烧光的丧尸狼从侧面突然跃起,一口咬在狗娃的脖子上。

血液喷发,狗娃的脸上露出狠辣的凶狠,身体内最后一丝异能附着在拳头上。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全力轰向咬住他脖子的野狼。

野狼崩飞,滚出野兽群,在地上滚了几圈。

不过,这次,这只狼可没有死,而是摇摇脑袋,站起来。

满是血丝的嘴立刻张开,原地跃起,嘴里还发出嗷叫。

于此同时,周围的丧尸化野兽群立刻一拥而上,占据狗娃不同的身体部位,开始撕咬。

“啊啊啊!!咳咳!”

狗娃弥留之际,感受到身体传来钻心的痛处,再次喊叫起来。

不过,他只小小的喊了一声,就开始咳嗽起来。

他被咬破的血管,被他喊了这么一下,立刻开始冒血。甚至,他的气管、咽喉,都有血涌进去。

狗娃只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脑袋越来越昏沉,眼皮也越来越重。

终于,一片鲜红的舌头舔在狗娃的眼皮上,舌头上面的倒刺带走一层皮肉。

狗娃终于看不见了,他麻木的听着耳边嚼骨头的声音,脑子最后一刻,只浮现了一句话。

原来,野兽吃他的骨头,嚼起来和他吃排骨一样啊......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253)

我要评论
  • 身湿透&的肥宅

    一个浑身湿透的肥宅,一脸凶戾的推开站在门口避雨的少年,

  • 一的一&前的钱

    宋予把手里的钱放到这个空间里唯一的一个茅草屋里,与她之前的钱放在一起。

  • 料、配&料,都

    宋予日常三餐食用的一切,什么调料、配料,都是空间里产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