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闻言,赶快点了点头,“一个带着三只宠物的女娃子去过。”狗娃皱着眉头,再次问着:“女人?”老头点点了点头,“是嘞!比村里村花好看多了!但是,她是从别的地方逃回来的,我没让她进去把她赶跑了。”“对了,这怪物是她来了以后,会出现的。说不许是她引得的狗娃皱着眉头,继续问道:“女人?”。...

老头闻言,赶紧点头,“一个带着三只宠物的女娃子来过。”

狗娃皱着眉头,继续问道:“女人?”

老头点点头,“是嘞!比村里村花漂亮多了!不过,她是从别的地方逃过来的,我没让她进来把她赶走了。”

“对了,这怪物就是她来了以后,出现的。说不准就是她引来的!”

狗娃听着他的辩解,烦躁的一脚踹在丧尸尸体上。

只见,他的脚背上突然附着着一层金属。丧尸尸体被他一脚踢飞,远远的滚进村口的一汪小沟渠里。

“老不死的!比村花漂亮不知道留下来!妈的!”

狗娃踢完丧尸尸体,又一脚踹在老头身上,把老头踹翻在地。

老头被踹翻在地上,立刻求饶,双手举在头顶,不断求饶。

“狗娃!饶了我吧!我年纪大了,那些怪物我害怕啊!”

“狗娃!你看在我从小抱过你的份上,饶了我吧!求求你了.....”

狗娃不屑再次一脚踹翻老头,丢下一句叫老头绝望的话。

“今晚就把你孙女送过来,不然你们一家就出去喂丧尸吧!”

说完,狗娃根本不理会老头,立刻离开。

任由老头在哪里哭喊。

“雨儿才十七岁啊!她才十七啊!”

“畜牲!畜牲!”

老头哭喊着谩骂几句,然后拿起铁叉,一言不发的回到家。

看到在家里,乖巧洗衣服的孙女,老头再次流下眼泪。

“雨儿啊!爷爷对不起你啊!”

李晓雨看她爷爷这般模样,慌了,丢下手里的衣服就跑过来。

“爷爷!怎么啦?您别哭啊!”

“爷爷,发生什么事啦!您跟雨儿说,雨儿去......去,去揍他!”

老头用手死死的抓住他孙女的手,一脸的惊慌。

“雨儿,你跑吧!”

“离开村子,把食物都带上!赶紧跑吧!”

“爷爷带你跑!!”

“对!离开这里。”

老头突然仿佛像疯了一般,嘴里不断的呢喃着离开的话,拉着李晓雨去屋里,开始收拾他们仅有的粮食。

李晓雨任由她爷爷拉着,脸上的疑惑笼罩着她,久久不散。

……

当晚,所有村民都去那个狗娃的院子领取食物的时候。

老头和她的孙女李晓雨悄悄摸到村子边口,爷俩手里拿着菜刀,背后背着一个蛇皮口袋。

“老李头!”

“你这是......”

这时,从村门口的草垛后面,出来一个吊儿郎当的老赖。

这人目光看向老头爷俩,看到他们后背背着的蛇皮口袋,手里还拿着菜刀。

“你们要逃.....”

叫老李头的老头眼睛一瞪,手里拿着的菜刀竖起,微微靠近这个老赖。

那老赖见状,立刻往后退,手也挡在自己面前。

“诶诶诶!老李头,不对,是李叔。你这是干什么?我也没招惹你不是。”

老李头没有理睬,还在靠近他。

‘嘭!’

老李头的菜刀在靠近这老赖的时候,猛地举起,狠狠的砍在老赖的旁边。

此时的老李头和白天懦弱胆小的模样完全不同,他的脸上只有冷漠和狠辣。

看向老赖的目光,如同看待死物一般。

“警告你,无论怎样,都不许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

“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老赖被吓住了,对上老李头冷漠的视线,心虚的转头,结果又对上插在草垛上,泛着寒光的菜刀。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真的!我今晚就过来放个水,绝对什么都没看到!”

老赖躲避不及,只得再次对上老李头的视线,然后慌张的保证。

老李头见状,也抽回菜刀。然后带着在一旁观望的李晓雨快速绕开围栏,往山里逃去。

看着老李头离开的老赖,抹掉额头的冷汗,满眼阴狠的看向围栏。

“敢威胁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老赖说完,立刻把自己弄的脏兮兮的。然后快速跑到满是村民的狗娃的院子。

一路用蛮力推开那些老弱妇孺,来到坐在大铁锅旁边的狗娃面前。

“狗娃!老李头带着他孙女跑了!”

坐在铁锅旁边吃肉干的狗娃怒不可遏的望向老赖,在听完他的话以后,更是直接站起来,掐着老赖的脖子。

“嗯?!”

“你说什么?”

狗娃眼睛危险的看向被他掐的呼吸有些困难的老赖,身体内的异能蓄势待发。

老赖敏锐的直觉,感受到空气里危险的气息,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老李头,带着,他孙女跑出村子了!”

“咳!咳咳!呼。”

老赖被丢到地上,紧接着他就看到一双穿着夹拖的脚路过他面前。

老赖没有抬起的头,嘴角勾起,眼里再次被浓郁的阴郁取代。

“该死的老李头,你最好祈祷不会被追上。”

……

山上,已经跑到半山腰的老李头远远的往山下望。

看见一个灯光快速靠近村子门口,老李头大概能猜到是狗娃过来追他们了。

回头赶紧拉着李晓雨挑一些难走的小路,快速往另一座山脉去。

而叫狗娃的异能者,现在已经到达山下。

他看着在黑夜里仿佛无名巨兽一般的山林,咬牙,又转头回到村子里。

很快,村子燃起一个个亮光,整个村子的村民,人手一个火把,浩浩荡荡的往山脚去了。

为首同样拿着火把的狗娃,把火把随意丢到满是枯树枝腐叶的山脚。

其它村民仿佛得到了命令,立刻往山脚扔火把。

一根根被丢出去的火把,立刻点燃山间。

一团团大火开始蔓延,狗娃带着村民往后退了几步,看着火势越来越严重。

“看到了吗!老李头和他的孙女就在这座山上。”

“他们敢背叛我!那就要做好死无全尸的下场!”

狗娃看着已经把整个山围起来的火势,高声的对剩下的村民说道。

村民们不敢说话,看着燃起的大山,在心里为老李头爷俩默哀。

还在半山腰的老李头爷俩,看到山下四面八方突然燃起的大火,走投无路的往山顶上跑。

或许,跑到山顶就没事了......

爷俩抱着这个期望,拼命的往山顶上跑。

突然,山上的地面突然震动起来。

一群红眼的野猪从山顶的某个山洞冲出来,正挡它们门面的爷俩,自然毫无疑问的被一群野猪踩死了。

这群野猪还在往山下跑。

隔壁山,山顶的宋予烤着小野猪。看着旁边越发大的火势,慢条斯理的继续翻转着手里的光溜的小野猪。

旁边的黑猫和二哈则躁动不安的在原地磨爪子,草菇王更是扒在宋予的小腿上,死也不下来。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245)

我要评论
  • 些个变&个空间

    这下,有了这些个变化,宋予对这个空间的变化也有所了解。

  • 他,去&的地方

    少年看那个肥宅青年浑身滴着水,往便利店里走,嫌弃的绕过他,去卖雨具的地方。

  • 宋予没&,就被

    但是,宋予没在火锅店待满一个月,就被店长按了个莫名其妙的罪名开除了。

  • 一挥,&流。

    宋予留下够今天中午吃的量,手臂一挥,其它的就又都回到溪流。

  • 处有群&山环绕

    这里远处有群山环绕,仙气飘渺。近处有勃勃生机的田地,溪流。

  • 话,叫&,如同

    也真是他这句话,叫好多人‘恍然大悟’,如同少年一样,开始找建筑物躲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