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巨响的二哈和黑猫立马高度警惕的坚起耳朵,抬起头看向宋予。宋予回过头看了它们几眼,随即又扭头看向那边了熄的火源,在确认也没任何火星以后就回家去了。随意摸了摸二哈坚起的狗头,自己爬上小摊车,头顶悬着火球,盖在空调被睡去。她的异能也可以在火球和‘月牙宋予回头看了它们一眼,随后又转头看向那边已经熄灭的火源,在确定没有任何火星以后就回去了。。...

听到巨响的二哈和黑猫立刻警惕的竖起耳朵,抬头看向宋予。

宋予回头看了它们一眼,随后又转头看向那边已经熄灭的火源,在确定没有任何火星以后就回去了。

随意摸了摸二哈竖起的狗头,自己爬上小摊车,头顶悬着火球,盖着空调被睡去。

她的异能可以在火球和‘月牙’之间来回转换,‘月牙’状态,就特别适合攻击。

……

第二日,九点多钟的时候。

宋予伸个懒腰起来,打开煤气把关东煮热上,自己下车,站在外面活动活动筋骨。

二哈和黑猫有样学样,跟着宋予舒展着四肢。

半个小时后。

“好了,回去吧!”

已经出了一身汗的宋予,摸了摸二哈的狗头,带着它们回去。

恰好,关东煮也煮好了。

宋予先是喝了一大口热汤,然后开始给黑猫和二哈安排早饭。

它们的早饭还是和她一样,吃的是撸下来的关东煮。

草菇王,宋予就随意的丢在水桶里,任由它在里面欢快的游着。

一个小时以后,宋予关好后车门,坐进驾驶室。

二哈已经系上麻绳,站在小摊车前,随时准备出发。

“走吧。”

宋予话音一落,二哈抖了抖耳朵,四爪瞬间用力,然后拉着小摊车开始在高速公路上疾驰。

高速上零散的丧尸,被二哈踩在脚下,还未等他们爬起,就被小摊车压个稀碎。

小摊车一路继续向着西南方出发。

宋予指挥二哈从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下高速,然后改走小路。

而走小路到达她的目的地,恰巧要经过几个村庄。而这些村庄,宋予末世前也曾来过。

有句话可以形容那里。

‘穷山恶水出刁民。’

这几个村子的村民,可不是什么纯良善朴之辈。

宋予以前过来,还是从某个冷门的贴吧上找到关于这里,有一种快要绝迹的植物的消息。

宋予特地过来想要收集一棵。

哪曾想,这里的村民在得知宋予的目的以后,先是热情的招待宋予。

带着宋予过去,大方的叫宋予自己去采。

宋予不疑有他,信了村民的话,自己去采摘。

就在宋予拔下一棵的时候,宋予无意回头,却看到那个村民拿着一部前几年就已经淘汰的智能手机,对着她录像。

那村民录完视频,把手机收好,然后对宋予说了这么一句。

“这可是国家特级保护植物,你怎么能拔呢!”

当时的宋予一脸懵逼,手里拿着那棵‘特级保护植物’有些无语。

紧接着,那个村民又说出了一句叫她大跌眼镜的话:“要是你不给我们钱的话,我就去举报你!”

“我这可是有视频为证的!”

宋予无语,哪还不明白她是被人下套了。

忍着如同吞了一口苍蝇的恶心,不耐烦的看着那个村民。

那村民知道宋予这是认了的意思,猥琐的搓搓手,手指伸出:“五万!”

“不然我就去举报你。”

宋予恶心的看着这个村民,然后脱下自己的背包,从夹层里掏出三沓捆着的rmb。

“这里有六万,这棵草和手机归我。”

说完,宋予一手把钱丢给村民,一手抢过村民的手机。

删掉视频,然后拿着那棵草和手机快速离开这个村子,在村子外的树林里把草和手机都送进空间。

而她自己则拎着包,快速离开这个地方。

她刚才给钱的行为,保不齐这群村民见财起意,还是赶快离开的好。

……

回忆结束,宋予也已经快要到这个村子的村口了。

这次,她倒是好奇,想要看看,这群‘刁民’在末世怎么活。

她其实就是带着报复的心理,特地选了这条路。

她这个人就是记仇!

“停!”

宋予在驾驶室,叫二哈停下。

这时,距离那个村子还有两百米远。

宋予把叫黑猫和草菇王下来,挥手把小摊车收进空间。

二哈在宋予叫‘停’的时候,就自己咬开绳子跑过来了。

宋予拍了拍二哈的脑袋,示意它不要闹,然后带着它们一起往那个村子走去。

“站住!”

宋予走到村子口,想要绕开拦在村子门口的围栏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围栏左后面传来。

一位穿着普通衣服的老头走出来,一脸警惕的看向带着三只‘宠物’浑身干干净净的宋予。

“我们村不欢迎外人!赶紧走!”

说完,老头似乎觉得光说话吓不到宋予。转头从身后的草垛里抽出一把铁叉,那把铁叉恶狠狠的对准宋予。

宋予假装害怕的模样,往后退了几步。

脸上浮现出害怕的表情,“大爷,能不能让我进去!”

“外面有吃人的怪物!我好不容易才逃过来的,能不能救救我!”

此刻,仿佛戏精上身的宋予用力挤出几滴猫眼泪,害怕的往她身后看去。

巧的是,这个时候,正好有一只丧尸,歪歪扭扭的走过来。

看他身上和老头有九相似的衣服,应该是距离这里不远的隔壁村跑过来的。

宋予见状,立刻不顾形象的尖叫起来。

风一般的冲到围栏旁边,用手拼命摇晃栏杆。

“大爷!快!放我进去啊!”

老头不为所动,先是害怕的往后也退了几步。随后看到宋予用手晃着围栏,立刻又一脸凶相的拿起铁叉猛地刺向宋予。

早有防备的宋予,猛的往后退开,躲过老头刺过来的铁叉。

然后假装狼狈的带着二哈、黑猫和草菇王快速离开,往其它方向跑。

那只摇摇晃晃的丧尸,在察觉到宋予身边的危险气息。

不敢追,摇摇晃晃的往围栏那里去。

然后疯狂的撕扯着围栏,把围栏晃的摇摇欲坠。

“咔咔!吼!!”

老头吓了一跳,丢下手里的铁叉慌忙跑开,去村子里喊人。

“狗娃!狗娃!”

“快去村口,围栏要倒了!一只怪物要进来了!”

正在屋子里干那种事情的狗娃,听到屋外老头的喊叫,烦躁的抓着他身下的女孩的头。

“呼~爽!”

过了两分钟,狗娃穿好衣服出来,嘴里还叼着一根劣质烟,一脸的不耐烦。

老头看到他脸上的表情,身体先是抖了一下,随后想到门口的情况,立刻上前拉住狗娃那只没有夹烟的手。

“狗娃!门口有怪物!”

“有怪物!”

狗娃闻言,皱起眉头,挥开老头的手,夹着烟往村门口走去。

此时,村门口只剩下一具丧尸的尸体。

尸体的脑袋似乎是被什么极其锋利的东西削掉的,同时,空气里还有一丝焦灼的气息。

“是不是有人来过?!”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168)

我要评论
  • 随身空&间。她

    这里就是,从出生就陪伴着宋予的随身空间。她的金手指。

  • 了个莫&名其妙

    但是,宋予没在火锅店待满一个月,就被店长按了个莫名其妙的罪名开除了。

  • 的模样&的嘲讽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从公交车上下来,看到每个人都拿着手机对天空猛拍的模样,大写的嘲讽一句。

  • ‘恍然&始找建

    也真是他这句话,叫好多人‘恍然大悟’,如同少年一样,开始找建筑物躲雨。

  • 挡’了&后门的

    因为,前面的兼职,她被的开除原因都是因为‘挡’了别人的路,被一群走后门的顶了。

  • 系统发&达。

    负责调汤底的那种,因为她的舌头很灵敏,味觉系统发达。

  • ,把薯&里装。

    熟练的从便利店的墙上拽下两个大塑料袋,把薯片什么的疯狂往袋子里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