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宋予的呼喊,二哈站出来,四肢再发力,闷着头向前拉。车身长5.9米的小摊车,在二哈的撕扯下,向前走了两米远。宋予看向外面的二哈,意外发现它并不费力的模样,就放任不管它再次向前拉。小摊车的速度也越发快,二哈认真地的在前面,小摊车在后面,夕阳之下,还有点儿车身长5.9米的小摊车,在二哈的拉扯下,往前走了两米远。。...

随着宋予的呼喊,二哈站起来,四肢发力,闷头往前拉。

车身长5.9米的小摊车,在二哈的拉扯下,往前走了两米远。

宋予看向外面的二哈,发现它并不吃力的模样,就放任它继续往前拉。

小摊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二哈认真的在前面,小摊车在后面,夕阳之下,还有点温馨、神秘。

……

一个小时后,日落西山。

月亮挂在高空,给没有生气的城市镀上一层银光。

城市外空无一人的高速公路上,宋予叫二哈停下,自己下车把小摊车的后门打开。

几个火球飞舞在小摊车的顶部,提供光亮。

宋予把白天收进空间的,那些被烧死的小草菇拿出来。从空间放了一桶雪水出来,把被烧的半熟的小草菇仔细浸泡、洗干净。

被二哈强行抱在怀里的大草菇王瞥见被宋予不断清洗的小草菇,吓的又往二哈的毛里拱了几下。

宋予没管它们,把煮关东煮的锅收拾一下,倒入从空间雪山脚下取的雪水。

把洗好的小草菇丢进去,然后盖上锅盖,把下面的煤气打开,慢慢等待锅开。

等待期间,宋予去了一趟空间,用竹签串了不少食材,还宰了老母鸡。

外界,消失不到一秒钟的宋予,带着一堆串串和处理干净的老母鸡再次出现。

老母鸡的肚子里塞一些去腥的辅料、丢几个洗净的小草菇进去,放在旁边的锅里炖着。串串放在旁边,等待一会儿水开下锅。

这关东煮,它的汤底一定要好,后期酱料也不能含糊。

宋予用自己有的调料,调了一个口味偏咸的酱汁。

等关东煮锅里的水烧的差不多了,把酱汁倒进去,然后再次盖上锅盖,小火煮了一下。

等几分钟,旁边的老母鸡汤开了,宋予掀开锅盖,撇掉上面的油,倒了半锅鸡汤到关东煮锅里。

这次,一同加进去的,还有准备好的各种串串。

串串摆好,宋予又忙活着给炖鸡的锅里加水,等水没过老母鸡,宋予再次盖上锅盖,转中火继续炖。

又过了十几分钟,关东煮好了,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鸡汤味儿。

宋予先是用勺子舀了一点关东煮的汤底,尝尝咸淡。

“好了,可以吃了。”

宋予放下勺子,把关东煮下面的煤气转成文火,慢慢煨着。

自己先挑了一些块头大的串串,放到属于黑猫和二哈的盆里,把串串的签子撸掉,留着那些肉、萝卜、丸子等等。

罢了,宋予快速的舀了两勺汤,加在盆里,然后把盆放到它们俩面前。

抱着草菇王的二哈闻到香味,立刻把草菇王踹出怀抱,乐颠颠的跑到饭盆前。

“嗷呜~”

二哈心急的一口咬住一块排骨,然后烫的‘嗷叫’一声。

黑猫优雅的坐在旁边,看着二哈的蠢样,不着痕迹的收回同样蠢蠢欲动的爪子。

被二哈踹出去的大草菇王伞裙一收一收,然后‘咕叽咕叽’的再次挂在宋予的小腿上。

重新放了一锅串串的宋予,看着挂在她小腿上的草菇王,有些头疼。

二哈和黑猫和她吃的一样就可以了,这......大草菇该怎么办。

宋予放好串串,空出手把大草菇从她腿上扒下来,然后丢到一边还剩下半桶水的红桶里。

“吱吱!嘎!”

“咕咕!吱吱!”

突然腾空的草菇王慌乱的叫起来,伞裙完全打开,它落地的速度也减慢。

但是,草菇王最后还是掉进了红桶。

全身黑漆漆的毛,湿漉漉的挂在平时隐藏在黑毛里的身上。

‘吱~~’

先是被雪水冰了一下的草菇王,在感受到自己迅速膨胀的的伞裙,幸福的把伞裙撑开,在空桶里转起圈圈来。

等宋予吃饱喝足了,回头看向红桶时,就看见一个泡的膨胀起来的草菇王,懒懒的飘在水里。

宋予看它自在的模样,也就没把它弄出来,而是把还在炖着的老母鸡汤的火改成小火,放了少许盐进去,盖上锅盖。

这边,关东煮的锅里还剩不少的关东煮串串。宋予干脆把放在锅外面,那些没放进锅里的串串都下进去,然后小火煮着就不管了。

吃饱喝足,宋予刷了饭盆,就从空间里拿出一个躺椅,放在小摊车里空余的位置。

又拿出一个空调被,放在上面,自己躺在躺椅上,盖着空调被,慢慢看着外面的夜色,闭上眼睛睡着了。

黑猫看到宋予睡着了,自顾出去,跳到车顶,蜷着身子睡着。

二哈则咬着湿答答的草菇王到车外,趴在后门下面。

守着这个发着暖黄色光的小摊车,也守着在躺椅上睡着的宋予。

初秋的夜晚,还没有很冷,宋予盖上一条不薄不厚的空调被就感受不到任何寒意了。

偶尔微微吹过的寒风还没吹到宋予,就被挂在小摊车里的火球烧尽了风里的寒气。

等风吹到宋予时,就只剩下没有什么寒气的和风。

……

夜里,大约凌晨,宋予起来关掉还在炖着鸡汤的煤气,自己舀了一碗汤,罪恶的又吃了一根鸡腿。

二哈和黑猫也得了暖呼呼的鸡汤,鸡肉宋予只拽了两个鸡翅膀,二哈一根,黑猫一根。

大草菇王没醒,趴在二哈趴的地方睡的死沉。

‘嗡!’

这时,一辆看起来应该是改装过的越野车快速从宋予的小摊车旁边路过,扬起了些许灰尘。

宋予没在意,喝了一口滚烫的鸡汤,浑身暖乎乎的坐在躺椅上。

‘嘀嘀!’

一分钟后,刚才开过去的那辆越野车又倒回来。

对着宋予这边的窗口打开,露出里面,眼睛仿佛冒绿光的几个青年。

前排开车的脸上有刀疤的青年,单手搭在车窗上,歪着头看向宋予,眼睛盯着宋予手里冒着热气的碗。

“美女,你好(^_^)/”

宋予点点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后车窗,一位染着一头黄毛的青年立刻打断还想说话的开车的青年。

一口一个‘漂亮姐姐’的叫着,“漂亮姐姐,你做了什么好吃的!?好香啊!”

“漂亮姐姐的手艺好棒啊!我们刚刚路过,在车里都闻到香味了~”

第一次被人叫‘漂亮姐姐’的宋予,在心里小小的开心了一下,脸上却继续保持着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咕叽!’

这时,睡在地上的草菇王醒来,察觉到旁边多出来的陌生人,立刻‘咕叽’一声,慌忙往小摊车上爬。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291)

我要评论
  • &成熟了

    空间的任何农作物,成熟了会一直挂在,只要宋予这个主人不摘,它们就会一直挂在那里。

  • 了一座&,雪山

    空间突然就多了一座雪山脉,雪山会化雪,化掉的雪变成水,流向空间的各个角落。

  • &遮住了

    雨密集的直接遮住了人的视线,叫沉迷拍照的人群,一秒变成落汤鸡。

  • 机勃勃&小,空

    别看,现在这个空间这般生机勃勃。宋予刚开始得到它,可是只有一亩地大小,空间里连个草都没有。

  • 然后,&继续自

    然后,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若无其事的继续自在的游泳嬉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