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黑猫叼着魔核,很乖巧的坐在宋予面前。宋予现在的也没时间理睬的黑猫,脱力的坐在地上,浑身弥散着一股颓唐的气息。黑猫看见宋予的模样,丢下魔核,伸出手粉红色的舌苔,舔了舔宋予的手。“没事儿,我先吃点东西。”宋予揉了几下黑猫的头,接着晃身进空间。狼吞宋予现在也没空搭理的黑猫,虚脱的坐在地上,浑身弥漫着一股颓废的气息。。...

“喵~”

黑猫叼着晶核,乖巧的坐在宋予面前。

宋予现在也没空搭理的黑猫,虚脱的坐在地上,浑身弥漫着一股颓废的气息。

黑猫看到宋予的模样,丢下晶核,伸出粉红色的舌苔,舔了舔宋予的手。

“没事,我先吃点东西。”

宋予揉了几下黑猫的头,然后闪身进空间。

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着东西,等地上丢了四、五袋空的压缩饼干的袋子,宋予才从强烈的饥饿感回笼。

那个巨大的火球,是宋予现在可以发出来最强的攻击,每次聚集就会耗尽身体里全部的异能。

消耗异能以后,补充不了消耗的能量。宋予腹中残留的食物,就被瞬间吸收。

没了食物的补充,宋予的胃就疯狂搅动,弄得宋予整个胃里翻江倒海,脸白的跟死鬼一样。

空间里。

胡吃海塞一顿的宋予终于‘活’过来了,在溪边洗了一把脸就出去了。

宋予出了空间,还出现在她进入空间的地方。

早就习惯宋予时不时消失的黑猫和二哈并没有多意外,而是乖巧的坐在原地等待宋予。

“喵~”

黑猫看到出来的宋予,容光焕发的模样。把自己面前的晶核推给宋予。

宋予拿起那个晶核,仔细看了几眼。

这个晶核与丧尸狗、丧尸的都不一样,这个晶核中心没有黑丝,说明它可能没有隐藏的丧尸病毒。

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

这个爬山虎不是丧尸化的植物,而是变异植物。

就和异能者一样,成功抵抗病毒侵袭,变异了一样。

但是,因为属性不同,对宋予没有用。宋予直接把晶核收进空间,然后去看看被二哈咬在嘴里的大草菇王。

“吱吱!嘎!”

大草菇王抬起伞裙,感受到那个杀了它小伙伴的人,立刻‘咕叽咕叽’冲宋予叫了起来。

宋予伸手过去,摸了摸它身上的黑毛,一股丝滑的触感划过她的手心。

“你应该是草菇王吧,看起来应该会比你的那些旁支小草菇好吃。”

“咕咕!”

草菇王似乎被宋予吓到了,‘咕叽’的叫了一声然后别开伞裙。

宋予又摸了摸二哈的脑袋,示意二哈咬死草菇王。

二哈立刻加大嘴边肌肉的咬合力,准备慢慢把牙齿扎入大草菇的身体。

“吱吱吱!”

“咕叽咕叽!”

大草菇感受到身体似乎快要被这个咬着它的东西扎破了,胆小懦弱的心立刻慌乱起来。

在二哈的嘴里疯狂扭动,伞裙也一收一收,看起来像是哭了一般。

“咕咕~”

好在这个大草菇急中生智,用伞裙碰了碰宋予的手,‘咕咕’的叫声也楚楚可怜。

小样儿~

宋予感受到手背丝滑的触感,嘴角可疑的勾起,然后叫二哈松开一点。

但是还是没有把大草菇放下来,而是咬住大草菇的边边,不让它跑了。

宋予任由大草菇王撒娇求饶,然后看着它。

“我可以不杀你,你可以跟着我,我也可以养着你~”

“但是你也不能乱跑,必须跟着我。”

大草菇王听到宋予的话,立刻慌忙点头,伞裙死死的蹭着宋予的手。

二哈围观了全过程,脑子里莫名的觉得这个画面特别熟悉,这股熟悉叫它的小心脏感到非常不适。

黑猫在旁边get到了二哈的脑回路,嫌弃的翻了个白眼,然后随意晃了几下尾巴尖。

宋予在得到大草菇王的忠心以后,叫二哈把大草菇放下来。

被放下来的大草菇感受到脚踏实地的感觉,心也安稳了一下。

它在地上扭了扭腰肢,伞裙一收一收的偷偷瞄着宋予。

宋予假装不知道,收了几根爬山虎藤进空间,叫空间规则分辨一下。

变异爬山虎藤:无毒,草属性。

根茎可入药,有破血化瘀、消肿的功能。

宋予得知它的功效,立刻从空间拿出一个铁锹,在那个被炸了半个坑洞的地方来回挖。

爬山虎的根很长,很深。但宋予没有挖多深,而是挖了大概几十几斤的模样就不挖了。

“好了,走吧。”

宋予把铁锹和挖出来的根茎收进空间,顺便把小摊车放出来。

“上车。”

宋予看到站在地上发抖的大草菇王,冲它喊了一句。

那草菇王的伞裙疯狂摇动,看起来应该是摇头的意思。

宋予转头,看了一眼坐在车内的二哈,甩了个眼色过去。

二哈立刻从开着的后门下去,咬住瑟瑟发抖的大草菇王再跳上来。

进来的二哈用尾巴把小摊车的后门带上,黑猫在旁边跳起来,猫爪迅速带上门内的门栓。

“汪!”

二哈丢下大草菇,然后蹲在大草菇面前,歪着脑袋,用爪子拨动大草菇的伞裙。

大草菇不敢反抗,畏畏缩缩的等到二哈玩腻了它以后,‘咕叽咕叽’的跑到驾驶室找宋予。

然后吧唧一声抱着宋予的小腿,嘴里小声的‘咕叽咕叽’叫。

宋予看着有趣,分心,空出一只手揉了揉大草菇的脑袋。

大草菇王其实并没有多大,只有二三十厘米的模样,挂在宋予的小腿上就像一个大挂件。

‘咕叽咕叽’告状的大草菇王,委屈的告了半天状,结果这个人类只不停的揉它的伞裙,差点把它揉晕了。

告状失败的大草菇,颓废的挂在宋予的腿上,黑漆漆的毛在空中一飘一飘,叫抽空又看了它一眼的宋予手心又痒了起来。

“电量不足,请充电!”

这时,小摊车突然传来一个女音。

宋予听清楚她说的内容,早有预料的停下车。

去后面的角落里拿出一根胳膊粗的麻绳,然后拍醒昏昏欲睡的二哈。

“懒狗,要工作了知道吗!?”

本来昏昏欲睡的二哈,被宋予拍了一下,脑袋立刻清醒过来。

一脸惊悚的看着宋予,深邃的眼珠盯着宋予手里的麻绳。

宋予丢下手里的麻绳,两只手抬起二哈的脑袋,几根手指伸直夹住二哈的耳朵。

“嗷呜!嗷呜!”

看到这根麻绳的二哈知道,它又要开始拉车了。

但是,拉车那是他祖宗的活计,跟它有什么关系。

二哈在心里翻个白眼,然后任劳任怨的任由宋予把麻绳就着它身上断掉的牵引绳系起来。

宋予带着二哈从后门下去,手里的麻绳牢固的系在小摊车前。

“哈士奇!等我坐上去,你拉车试试看!”

“嗷呜~”

二哈听到宋予叫着它的大名,蔫蔫的应了一声,等待宋予坐回驾驶室。

“拉!”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262)

我要评论
  • &少年,

    一个浑身湿透的肥宅,一脸凶戾的推开站在门口避雨的少年,

  • &买了一

    宋予一开始只买了一些小鱼小虾放在她挖的小溪里,后来,她把某个小摊老板送给她的生活在海里的某个快要死掉的鱼带进空间后。

  • 月的工&开这个

    拿着自己这个月的工资,潇洒的离开这个全国连锁的煎饼果子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