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吧,仙侠剧中的心魔明白吧?”大汉点了点头。宋予再次道:“就等于那个东西,最后它便会完全完全支配你的理智、大脑,让你的情绪越发狂躁、暴躁易怒。”大汉听完,兴奋的站出来。“那有什么办法拨除吗?!”宋予无可奈何的耸耸肩膀,“很一点遗憾的说你,目前仍然也没办宋予继续道:“就相当于那个东西,最后它就会完全支配你的理智、大脑,让你的情绪越来越暴躁、易怒。”。...

“这么说吧,仙侠剧中的心魔知道吧?”

大汉点点头。

宋予继续道:“就相当于那个东西,最后它就会完全支配你的理智、大脑,让你的情绪越来越暴躁、易怒。”

大汉听完,激动的站起来。

“那有什么办法拔除吗?!”

宋予无奈的耸耸肩,“很遗憾的告诉你,目前没有办法。或许你不再吸收晶核里的力量,就不会加重。”

“我估计,你应该才吸收了一颗晶核,应该没什么事。”

大汉点点头,心里有些难以言喻的失望。

好在,宋予接下来说的消息,抚平了他的后顾之忧。

“再告诉你个消息吧。”

“异能其实没必要靠着晶核来提升,只要每次你耗光自己的异能然后疯狂吃东西,食物可以快速补充异能。”

“而且......丧尸动物,其实也有某些地方的肉是可以吃的。”

“目前,我只知道。丧尸化的白天鹅的胸脯肉可以吃,口感比鸡胸脯肉也没差。”

大汉懵懵的点头,脑子里,只有‘赚大了’这三个字。

相比于他说的消息,宋予给他的消息,差距不是一点两点。

大汉看向宋予那张清秀的脸,由衷的感谢之情,喷涌而出:“谢谢你!你的消息对我来说,太有用了。”

宋予点点头,然后端起瓷盆,喝了一口已经凉透了的水。

“好了,消息也交换完了。我们有缘,以后再见。”

交换完消息,宋予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大汉闻言,也起身站起来,拿起放在小摊车边上的唐刀。

‘嘭’的一声跳下去,粗壮的腿,肌肉爆棚。

宋予看到大汉离开,从里面关上车门。

地下车库,一时间除了大汉离开的一路有亮光,其它地方一片漆黑。

小摊车里。

宋予一把揪过二哈的耳朵,两只手全部揪在二哈的耳朵上。

“你这个死狗,竟然去抢别人的吃的!要不是我护着你,你被那人逮住了。”

“指不定就被扒了皮,做成肉干。”

“就罚你今晚的晚饭扣掉一半,等这个小摊车没电了以后,老老实实的拖着车。

知道吗!?”

“嗷呜~嗷呜!”

二哈连连点头,眼睛里都是认真。

既然得到了它的保证,宋予就放开了抓着它耳朵的手。拍拍它的狗头,又加了一句。

“要是你听话,好好表现,那个美味的红果果还有,知道吗。”

‘红果果’!!

二哈听到‘红果果’三个字,耳朵立刻竖起,俨然一副认真的模样,看向宋予。

有了‘红果果’的威胁,宋予也就跟放心了一点,满意的拍拍手离开。

然后带着黑猫去前面的驾驶室,别开钥匙,打开车前面的大灯,缓缓开出地下车库。

……

外面,现在还是艳阳天。

太阳还挂在天上,一点落下去的趋势也没有。

宋予估摸着时间也就下午三四点,距离天黑还早。

她对比地图上的位置,默默的开着车往大汉圈的学校靠近。

因为,这个地方和宋予要去的地方在一个方向,倒是不用麻烦宋予再调转路线什么的。

……

“嘀嘀!”

日落西山。

临近目标地点,宋予前面的马路被一群一直垂着脑袋的人,堵了起来。

这些人,年龄有大有小。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低着脑袋。

宋予按完喇叭,发现他们还是那副模样,不由的心生不好的预感。

当即,宋予就叫黑猫和二哈下车,把小摊车开到百米之外的空巷子里。

然后,把小摊车留在这里,自己拿着新菜刀往那边赶去。

“嗷呜!汪汪!”

“喵!!”

宋予就去放个小摊车的功夫,回来就看见黑猫与二哈就与那群低着头的人类撕咬起来。

这群人看起来动作比丧尸还要僵硬,就像是提线木偶一般,动作还比较统一。

似乎有什么东西控制他们!

这群低着头的‘人’,明显不是正常人。

宋予不敢大意,警惕的看着二哈和黑猫在人群里厮杀。

但是,这群人就像是杀不完一般。不断倒下去再起来,就算被咬了脑袋,他们也没有彻底倒下。

只要身体没有变成碎片,他们就会再次起来,然后僵硬的扑杀二哈和黑猫。

而且,对于站在一边宋予。这群人仿佛看不见一般,死死的卡着一条白线。

二哈与黑猫站在地方,就是在白线之内。

站在白线之外的宋予,不论制造出多大动静,都没有一个人跑过来。

发现这个情况的宋予立刻往在人群里撕咬的二哈和黑猫喊到:“咬到的尸体都丢过来,丢过地上那条白线外面!”

人堆里两小只,听到宋予的喊话内容,立刻把嘴里咬着的人狠狠的甩出白线外。

不要小看变异动物!他们的力量,可不是末世以前的它们可比的。

就算是身体小巧的黑猫,一旦咬住一个人,甩起来。可以毫不费力的直接甩出五米远,甚至可以更远。

这条判断由见证人宋予,提出。

根据:砸在宋予身后街道上的尸体。

宋予又一次避开被甩飞出来的尸体,默默的走到一个角落里的尸体便观察。

这个尸体,全身都是皮包骨头的模样。眼里干涸满是灰迹却异常突出的眼球,告诉宋予,他们的死相绝对很痛苦!

果不其然。

宋予翻遍检查完整个尸体,果然在尸体的腰部发现一个有小指甲盖大的孔。

宋予也不嫌弃,拿起作为武器的菜刀,沿着那个孔划开。

因为尸体上几乎没有血肉,只有一层很有韧性的皮。

宋予手里的菜刀,轻轻一割,就划开那层皮。

划开皮的宋予,放下菜刀,双手扒开那层皮。

在她看到肚皮里面的情况以后,宋予立刻盖下那层皮,然后拿起菜刀往下一个尸体走去。

皱着眉头的宋予下面的动作越来越快,一分钟之内就划开三具尸体的肚皮。

然而,都只是看了一眼就走。

宋予最后又划开了几具尸体,看完里面的情况。手里搓出一团火球,丢在距离她脚边最近的尸体肚皮上。

一时间,火球直接烧穿过肚皮,落于肚皮内。

“吱吱!嘎!!”

一种类似老鼠叫声的声音,从烧着(zhaó)的尸体肚皮里传来。

这个声音随着蔓延到尸体整个身体的火势,一路叫声。

等火熄灭的那一刻,声音消失,原地只剩下一具留着霉迹的骨头架。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369)

我要评论
  • 意识的&生活的

    开始有意识的收集生活在地球上各个气候、环境生活的物种。

  • 的物种&充这个

    宋予大部分的钱也都用来买地球上的物种,来填充这个空间。

  • 上拽下&片什么

    熟练的从便利店的墙上拽下两个大塑料袋,把薯片什么的疯狂往袋子里装。

  • 一点边&统。

    哪怕有一点边角料,空间也会神奇的自动生成物种可以生活的生态系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