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有提防的宋予,立马跳离。目光灼灼的望着那个小奶狗。“你果真不同寻常。”吐出一个水箭的小奶狗,耳朵坚起,眼皮子依旧紧紧地的闭着。有点儿胖乎乎的身体,也慢慢的颤动出来。“呜呜!”大约有成年人半个胳膊长的身体,慢慢的低伏趴在地上。尾巴、耳朵全部搭拉下去“你果然不同寻常。”。...

早有防备的宋予,立刻跳开。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个小奶狗。

“你果然不同寻常。”

吐出一个水箭的小奶狗,耳朵竖起,眼皮子依旧紧紧的闭着。

有点圆乎乎的身体,也慢慢抖动起来。

“呜呜!”

大概有成年人半个胳膊长的身体,慢慢低伏趴在地上。尾巴、耳朵全部耷拉下来。

宋予走过去,一手提着它的后颈肉。火球依旧包围着这个小奶狗。

突然被人拎起来的小奶狗,‘嗷嗷’的叫起来。四只健壮的爪子疯狂扒拉,腰也扭来扭去挣扎着。

嘴里也吐出一个个水箭,射穿巷子的墙壁。水箭的穿透力在墙壁上,留下来一个个洞口。要是宋予趴过去看,绝对能看到墙里面的情形。

终于,又过了一分钟。

小奶狗的异能似乎耗光了,蔫头蔫尾的垂着,偶尔动一下尾巴。

宋予见状,把小奶狗转过来,为了防止它还留一手,宋予并没有把小奶狗提着完全对着她自己。

只转过半边脸对着她,剩下的半边身体还对着另一面墙。

宋予伸出一只手,扒开小奶狗左眼,看到那只和死去的丧尸狗一般无二的赤红色眼瞳,心里的猜测越发确定。

宋予把小奶狗丢在地上,就看见小奶狗刚落地就迫不及待的冲向丧尸狗。

扒在丧尸狗的后腿凶狠的撕咬起来,一条条肉丝被小奶狗吞入腹中。

真正的是‘狼吞虎咽’。

宋予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越过小奶狗,来到那个血糊淋淋的脑面前。

从空间里有拿出一把菜刀,在丧尸狗头的脑袋上方。

猛的用力扎下去。

然后把菜刀推进去,在里面搅了搅。

直到感觉到刀背碰到一个坚硬的东西,面上一喜。把菜刀扒出来,插在旁边。

伸手进去,用手从里面抠出了一个指甲盖大的晶核。

这个晶核是蓝色的,颜色的色彩比那几个丧尸鹅的晶核色彩更加浓郁。

级别绝对不一样!

宋予用手抹掉晶核上的红白之物,然后把这个晶核收进空间里。

收好晶核的宋予,把刀拔出来,托着下巴,看着下面这整个丧尸狗的皮毛。

虽然丧尸狗丧尸化了,这身皮毛也看起来很脏!但是你不能否认,它的皮毛依旧完整,而且还很柔软。

宋予只是把它的脑袋炸了,后腿上的皮毛,宋予也看不上。她的目标是丧尸狗身上的皮。

说干就干,宋予从空间里取出一把她以前用来砍树的斧头,对着丧尸狗的两条后腿砍下去。

然后提着丧尸狗已经不再滴血的后腿,和不停咬肉的小奶狗,把它们放到巷子外的某个店铺里。

她自己则迫不及待的回去,拿着一把割皮的专用刀,慢慢小心翼翼的从丧尸狗的脖子处开始。

然后脱皮。

现场一片血腥,黑猫都嫌弃的跑出巷子,站在巷子唯一的出口,给宋予把风。

这边巷子里的血腥味,很快就引来了一群丧尸。

这些丧尸疯狂的往巷子冲,不过都被黑猫的爪子削了脑袋,一具具的堆在巷子口。

两个小时后,宋予浑身是汗的丢下手里的刀,抓着被她剥下来的皮子,眼里闪过一丝跃跃欲试。

这样的皮毛,冬天盖在身上一定很暖和!

宋予开心的把能铺满她空间里的卧室的皮毛收进空间,暂时放在仓库里。

“喵!”

巷子门口,坐在丧尸尸体堆砌成的小‘山’上。看着站在巷子里面色有些苍白的宋予叫了一声。

宋予闻声,冲黑猫摆摆手,一屁股坐在通红的被剥了皮的丧尸狗尸体旁边。

“我有点累,休息会儿。”

剥皮是个非常耗费心神的活计,要是哪个地方不小心,那张皮子就毁了。

巷子门口,听到宋予的话的黑猫,人性化的翻了个白眼。

舔了舔爪子,‘农民揣’的趴在丧尸尸体身上。

眼神懒洋洋的看着丧尸尸体下面,不断伸着手,凶狠的嘶吼的丧尸。

“汪!”

这时,一个奶声奶气的狗叫,从巷子外的某个店铺传来。

瞬间,这群嚎叫的丧尸,突然呆立在原地。

过了三五秒后,仿佛被什么洪水猛兽吓到一般,一个个跌跌撞撞的跑开。

巷子里的宋予自然不会错过这些变化,吃了一块压缩饼干后,从地上站起来。

脚踩着堆积的丧尸尸体,出了巷子。

宋予来到她丢小奶狗的店铺,就看见那只小奶狗,此时已经睁开眼睛。

地上的那两个丧尸狗的后腿,已经一点肉都没有了。只剩下两根白花花掺着几个肉丝的后腿骨,躺在它的面前。

小奶狗那双猩红的双瞳,看着站在店门口的宋予。

鼻子嗅到血肉的味道,立刻冲过来,张开沾着肉丝的嘴。

这次,宋予在小奶狗扑过来,要咬到她腿的时候,穿着黑色马丁靴的脚,飞起一脚。

把小奶狗直接踢飞,狠狠的撞在店里面雪白的墙上。

小奶狗只来得及呜咽一声,然后就掉在地上。

睁开的那双眼,死死的盯着宋予,眼里只有对血肉的渴望。

“喵。”

黑猫跟在宋予后面,看到宋予一直在磨叽,催促的往她叫了一声。

不耐烦的露出自己的爪子。

宋予听到黑猫的叫声,走进店铺,走到似乎摔断脊骨的小奶狗面前。

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掐住小奶狗的脖子。

‘咔嚓!’

一声断裂,小奶狗瞬间咽气,眼里是贪婪、渴望,被定格在那一秒。

宋予下手快、狠、准!

就算丧尸化的小奶狗没有痛觉,宋予依旧没有停顿,干脆的下手。

心理上,至少给它少点痛苦吧。

了结了小奶狗以后,宋予拎着它,又翻进巷子。把它放在被剥了皮的丧尸狗身上。

一个火球丢过去,瞬间点燃它们的尸体。

空气里全都是皮肉烧焦的味道,与烤肉时的味道不同,这种味道叫宋予闻了直犯恶心。

宋予忍着恶心的感觉,又丢了十几个火球过去。花了二十几分钟,才把这一大一小的丧尸狗尸体烧干净。

地上,只剩下一层银白色的骨粉。

宋予没有闲工夫留在这里,看到它们烧干净以后,立刻翻过丧尸尸体,带着黑猫离开。

往她的目标地出发。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359)

我要评论
  • 遮住了&群,一

    雨密集的直接遮住了人的视线,叫沉迷拍照的人群,一秒变成落汤鸡。

  • 一切,&。

    宋予日常三餐食用的一切,什么调料、配料,都是空间里产的。

  • 店待满&了个莫

    但是,宋予没在火锅店待满一个月,就被店长按了个莫名其妙的罪名开除了。

  • &泳嬉闹

    然后,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若无其事的继续自在的游泳嬉闹。

  • &。

    空间突然就多了一座雪山脉,雪山会化雪,化掉的雪变成水,流向空间的各个角落。

  • 宋予的&间。她

    这里就是,从出生就陪伴着宋予的随身空间。她的金手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