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宋予走过去的,被人嫌弃的望着浑身血迹的黑猫。“喵呜~”黑猫从地上站出来,被人嫌弃的看向自己的身体。接着对着宋予喵叫一声。宋予绕着黑猫看一圈,意外发现这些污垢的血迹好像只浮于它身体的表面。四肢完善,好像也没任何地方伤。黑猫望着宋予,接着迅速“喵呜~”。...

“怎么回事?”

宋予走过去,嫌弃的看着浑身血迹的黑猫。

“喵呜~”

黑猫从地上站起来,嫌弃的看向自己的身体。然后对着宋予喵叫一声。

宋予绕着黑猫看一圈,发现这些脏污的血迹似乎只浮于它身体的表面。

四肢健全,似乎没有任何地方受伤。

黑猫看着宋予,然后快速跑上楼,从楼上叼了一块白毛巾下来,丢在宋予脚边。

宋予心神领会,拿起白毛巾,带它去厨房。

往厨房的某个大菜盆里,倒了半盆的雪水,示意黑猫走进去。

黑猫似乎也很嫌弃自己身上的血迹,丝毫没有停顿的跳进去,站在那里望着宋予。

宋予无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嫌弃的用水把黑猫身上的血污洗干净。

终于,宋予在换了第四盆水的时候,盆里的水终于不再洗出什么血块了。

宋予拿了一块肥皂,在黑猫身上打出泡沫。然后粗鲁的搓揉黑猫。

“喵喵!”

黑猫看到被宋予搓下来的一撮黑毛,嘴巴张大,凶巴巴的叫了一声。

宋予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心虚的用异能,把那一撮黑毛烧掉,手里的动作也轻柔了不少。

终于,半个小时过后,黑猫浑身干爽的从厨房出来。

宋予跟在后面,却仿佛虚脱了一般,脸上还有一个猫爪印。

“不就是洗掉了一点毛嘛,至于下手这么重嘛。”

宋予摸着自己脸上,被黑猫打了一爪子的地方,默默咬了咬后槽牙。

黑猫轻快的跑到楼上,趴在那个房间的落地窗前,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因为外面的天快要黑了,宋予也没在下面耽搁,回到那个房间,就把门反锁起来。

然后就看着已经变成四仰八叉露肚皮睡觉的黑猫,目光在它的肚皮上停留了一秒,然后进空间洗澡去了。

这两天,她一直都没有洗澡。就怕洗完澡,身上太干爽了,叫许在星他们发现端倪。

几秒钟后,宋予穿着一身干净的运动套装,从空间里出来。

黑猫还在那里睡,宋予由于某种原因,没有去打扰黑猫。而是拿出了一个拼图,坐在床上拼。

这种拼图由一千张碎片组成,只适合成年人玩。是宋予路过某家看起来就是单身女孩住的房间,捡到的。

这种拼图,要是没有耐心的人,是绝对玩不了了,也特别适合打发时间。

房间里,两个火球高高挂在天花板下。

长相清秀的宋予盘腿坐在床上,认真的拼着图,画面看起来特别温馨。

只要忽略宋予越来越粗暴的动作。

宋予又一次对应着拼图背面的字母,拼好巴掌大一点点,自信满满的把拼图翻过来。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正面乱七八糟的画面叫宋予毫无波澜的内心,掀起惊涛骇浪,手指在旁边握了一下,然后板着一张脸把拼图送回空间。

“还是去做饭吧。饿了。”

宋予从床上下来,脚底踩着自己的凉拖鞋,双手插兜下去。

因为是晚饭,宋予自己也没有准备做什么麻烦的菜,就出空间摘了十几个西红柿,又去山里找了十个鸡蛋。

十几分钟过后。

一道西红柿炒鸡蛋,盖在热乎乎冒着热气的刚从仓库里拿出来的一个铁锅里。

铁锅里白花花的米饭,就是宋予之前蒸好的。

炒好的西红柿炒鸡蛋盖在上面,就是超级简易的西红柿鸡蛋盖浇饭了。

吃完一大锅饭,宋予摸着已经九成饱的肚子,留了一口给黑猫。把剩下的饭拌了一下,然后倒在厨房里的一个小瓷盆里。

自己把铁锅刷干净,收进空间。自己端着瓷盆上去。

“吃饭了。”

宋予把瓷盆放在黑猫面前,手张开,一把捂住黑猫的头,强行叫醒黑猫。

被迫醒来的黑猫,整个猫的懵懵的,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瓷盆。

“呵呵,吃饭。”

宋予用手指了指它面前的瓷盆,脚底抹油,跑到床上。

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那本《人类解解剖学》。

黑猫吃完瓷盆里的饭,都没发现哪里不对,只能吃完饭,趴下继续睡。顺带一脚把瓷盆蹬开。

……

第二日,宋予依旧是自然醒。

吃完早饭以后,坐在阳光大好的落地窗下,看着地图上距离这里最近的红圈。

唔,这里最近。

但是确是人口比较多的城市,去了似乎不划算。

宋予又把目光转向另一个地方,看到那里大部分都是村庄。眼睛微闪。

“这里似乎可以啊!虽然距离远了一点,但是地区比较偏僻。”

“都是村庄,正好沿路还有一些山,可以进去找一波。”

就这么定下了。

宋予立刻开始收拾行李,照例把包里装上,满满一大半包的压缩饼干,然后灌上一整个大玻璃瓶的水放在压缩饼干上面。

背上背包,换好鞋。宋予叫了一声黑猫,叫它跟上。

就开始按着订好的方向,寻着大路往那边走。

出了酒店的宋予,一手拿着菜刀,另一只手插兜。

看到有过来的丧尸,几乎一刀解决,毫不拖泥带水。

黑猫走在旁边,鼻子在地上嗅了几下,然后快速跑动起来。

宋予立刻跟上,速度勉强跟上黑猫。

“喵嗷!”

宋予拐进一个巷子,看下黑猫炸毛的对着巷子黑漆漆的尽头嘶吼。

手里菜刀立刻握好,另一只手的火球也蓄势待发。

“喵!”

宋予只听黑猫嘶叫一声,立刻冲了上去,灵活的黑影在昏暗的小巷子里左跳右跳。

“吼呲!”

巷子里传来一阵低吼,随即,地面也也微微有些震动。

“嗷!!!”

一个像狼头一样的脑袋,骤然出现。它赤红的双目,叫在宋予一眼就可以判断,它是个丧尸化的动物。

只是,这个体积.......

叫宋予有些汗颜。

这只看起来是丧尸狼的动物,足足有两层楼这么高,宋予感觉它一只爪子就能拍死她。

身上也无形的有了不少压力。

“喵嗷!!”

黑猫再次叫了一声,黑漆漆的身体凶态毕露,尖锐的爪子一下拍在这个丧尸动物身上。

“嗷呜!”

黑猫尖锐的爪子划下了这头一直不动的丧尸狼(?)左前腿上的一大块肉,鲜血立刻顺着它那条腿的毛发潺潺流动下来。

黑猫一记偷袭成功,傲娇的跳到一边,在那里舔爪子。

更令宋予好奇的是,就算黑猫扒拉下它一整块皮肉,这只丧尸狼(?)除了只嚎叫一声以外,就没有做出其它任何反抗。

宋予有些好奇,握好手里的刀,走进去。

“吼!”

那个丧尸狼(?)看到越来越靠近的宋予,突然有些狂躁起来,受伤的左腿不断的拍打着地面。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一群年

    一群年轻人,看到天突然黑了。第一件事不是想着其它事情,而是拿出手机,对着天空一顿猛拍。

  • &洒的离

    拿着自己这个月的工资,潇洒的离开这个全国连锁的煎饼果子店。

  • 化,宋&也有所

    这下,有了这些个变化,宋予对这个空间的变化也有所了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