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予从包里掏出被卷在一起的那两张地图,放到桌子上。女孩子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支红笔,将手那张全国地图。画了几个红圈在上面,那几个红圈是他们前天早上探讨要规避的那几个地方。女孩子画完,一脸可爱的的望着宋予:“姐姐,这几个地方是很非常危险的地方,算女孩子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支红笔,摊开那张全国地图。。...

宋予从包里拿出被卷在一起的那两张地图,放在桌子上。

女孩子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支红笔,摊开那张全国地图。

画了几个红圈在上面,那几个红圈就是他们昨天晚上讨论要避开的那几个地方。

女孩子画完,一脸可爱的看着宋予:“姐姐,这几个地方是很危险的地方,算是情报,可以换吃的吗~”

宋予点点头,“可以。”

女孩闻言,立刻伸手抓住碟子的边缘。宋予一只手按住另一边,“只能换两个。”

女孩点点头,收起笔,一只手抓一个,正好拿走两个。

瓷白的碟子只剩下一个和一些碎碎的边角料。

女孩拿到‘三明治’的一瞬间,眼睛亮晶晶的咬了一口。酥脆、鲜嫩,满口留香,叫人欲罢不能。

重点是,也不知道宋予是用了什么手段。让那个有些焦黄酥脆的牛肉丁,特别Q弹,肉质紧致。

“姐姐!你做饭也太好吃了吧!”

听到女孩的夸奖,宋予笑了一下。一手收好地图,然后从包里拿出相机。

“我可以给你拍个照片吗?”

女孩眼睛一亮,脑袋用力的点点头。

宋予拿着相机,对着如同仓鼠的女孩,‘咔嚓’‘咔嚓’拍了两张,女孩扬起可爱的脸蛋,叫宋予拍个清楚。

宋予拍好照片,拒绝了女孩要看的要求。收起相机,吃着自己面前还剩下的一个‘三明治’。

女孩被宋予拒绝以后,嘟着嘴。一手咬着‘三明治’,另一手牢牢地抓住另一个。

然后蹦蹦跳跳的跑到许在星面前,跟着许在星说了什么。就拿着另一个跑上楼,把手里她自己没吃的那个,递给住在11楼某个房间的小男孩。

宋予坐在大厅吃光盘子里的东西后,又从包里拿出两个那种小卖部卖2块半的‘唱片面包’,坐在大厅里吃完。

她吃完面包以后,感觉肚子已经六分饱了。一口喝光旁边玻璃杯里的最后一口水,然后端着盘子放到厨房。

此时厨房的那几个蒸包子的军人小哥,现在正在把凉下来的包子装进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干净的袋子里。

宋予路过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们的目光偷偷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不过,宋予自认不是薄脸皮的人,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临危不乱。’的淡然模样。

放下手里的盘子,用玻璃水瓶里的雪水洗干净盘子。然后淡定的离开,坐回大厅。

坐在那里研究地图,研究下面去哪里。

她的目光在那几个红圈的地方停留了一会儿,倒是引起了一直在旁边观察她的许在星的注意。

许在星走过来,拖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来。

“你是在决定要去的地方吗?”

宋予点点头,没有隐瞒。

许在星心里一喜,然后说道:“要不,你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的目的地是南边的幸存者基地。”

“要跟我们一起吗?”

宋予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摇摇头,没说话。

许在星本来还带着一点点希望的眼睛,立刻暗淡下来。

宋予看了手里的地图,然后把那张全国地图推到他面前。

“不过,你可以给我一点建议。”

许在星面上有些失望的点点头,心里则暗戳戳的准备把宋予往他们的路线上引导。

“嗯,我觉得你可以走这里。这条路一直往南,都属于小城市。不会有很多丧尸,危险性可以降低不少。”

宋予听完,挑了一下眉。然后看地图上,许在星给她划的那条路线。

目的地正是他之前标注的那个幸存者基地。

宋予还是那副表情,不动声色的看了几眼许在星。

许在星看宋予看向她,脸上的肌肉绷紧,一副疑惑的神色看向宋予。

“怎么了?”

宋予摇摇头,然后把地图拿回来。

“不了。”

“我这人喜欢挑战性的,你给我的路线似乎和我的意愿背道而驰。我还是自己来吧。”

“耽误你的时间了。”

许在星这下是真的失望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也就是个大学生的女生,这么不好骗。

而且,对方这般作态,根本不想与他们一道。

许在星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担忧的看向坐在角落抽烟的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

咬了咬牙,有些倔强的看向宋予。

“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吗!我们人多,异能者也有,总比你一个女孩子行走在外面强吧。”

宋予这次没有摇头,而是郑重的看向许在星:“抱歉,我并不想和你们一起。”

“我更想一个走。”

许在星还想再争取一下,但是被满身烟草味的男人阻止了。

男人拉着许在星离开,不给许在星说话的机会。

宋予看许在星被拉走以后,自己也回到楼上的那个房间。

门依旧是虚掩着的,因为黑猫还没有回来,门关上就还要去开。

麻烦。

宋予干脆虚掩着门,把包放到床边,继续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看书。

这次看的是解刨类的书,是收进空间里那个图书馆里的某个书架上的第一排书。

宋予这类的书籍还没看过,虽然她杀过猪、宰过羊,但是刀工远远没有达到‘庖丁解牛’的地步。

这本《人类解刨学》可以先看看,反正是入门级书籍,她应该能看懂吧.......

直接用早饭解决了午饭的宋予,坐在这里看了五个小时的书。

等到,夕阳西下。

宋予注意到了楼下,突然响起了枪声。探头看向下面。

下面,酒店门口。

一群架着枪械的军人小哥,排成两对,扫射着旁边的丧尸群。

而军队中间,则有一群异能者围着。

异能者中心又是一群扛着塑料口袋的普通人,这些普通人中心,是一个长的白白嫩嫩的十三四岁的男孩子。

这是要走了?速度真快啊。

难怪今天上午都忙着蒸包子,原来是要走了啊。也不知道这个冷藏库还剩多少食材。

宋予想到下面的冷藏库,心里一阵火热。但是她没有立刻下去,而是坐在上面,安静的等到楼下的许在星他们离开这里。

宋予目送着他们离开,脸上的肌肉柔和下来,手里的书放在圆桌上,双手插着兜下去了。

听着越来越远的‘突突突’的声音,宋予来到一楼的冷藏室门口。

此时的冷藏室门口,已经一片狼藉。门大开不说,里面的架子的之类,还都被撞到在地上。

宋予走进去,把整个冷藏库都看了一圈。

最后只找到了十几斤的冰冻半只藏香猪,和一些海产品。

秉持着不浪费的想法,宋予挥手把这些东西都送进空间,然后出冷藏库。

出了冷藏库的宋予,就看到坐在大厅门口,浑身血淋淋的黑猫。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163)

我要评论
  • 在火锅&店长按

    但是,宋予没在火锅店待满一个月,就被店长按了个莫名其妙的罪名开除了。

  • ,化掉&成水,

    空间突然就多了一座雪山脉,雪山会化雪,化掉的雪变成水,流向空间的各个角落。

  • 雨密集&的直接

    雨密集的直接遮住了人的视线,叫沉迷拍照的人群,一秒变成落汤鸡。

  • 看到天&出手机

    一群年轻人,看到天突然黑了。第一件事不是想着其它事情,而是拿出手机,对着天空一顿猛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