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目光深遂的看向落地实施窗外的景象,深深地的吸了一口夹在手里,了烧了半根的烟。缓缓地的吐出一口浓烟,“我也不是异能者,也许不能够护着他们啊!”许在星一只手夹着烟,眼睛也看向外面在月光下的城市。腾出一只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你很很厉害,肯定能保护好他们的。缓缓的吐出一口浓烟,“我不是异能者,或许不能护着他们啊!”。...

男人目光深邃的看向落地窗外的景象,深深的吸了一口夹在手里,已经烧了半根的烟。

缓缓的吐出一口浓烟,“我不是异能者,或许不能护着他们啊!”

许在星一只手夹着烟,眼睛也看向外面在月光下的城市。

空出一只手拍拍男人的肩膀,“你很厉害,一定能保护他们的。不要多想,走吧!”

“夜深了,休息吧。”

“嗯。”

男人点点头,掐灭手里的烟蒂。转身躺倒这个屋子的沙发,闭上眼睛。

许在星跟在后面,抽完手里的烟,才回来。

看了一眼在沙发上,闭上眼睛的男人。对着剩下围在房间的那几个人,挥挥手,把他们全部都赶了出去。

然后关上门,鞋子也不脱,一头倒在这个房间唯一的床上。

……

夜,静悄悄的过了。

宋予第二天醒来,是被太阳光刺醒的。

她昨晚没有拉上窗帘,现在已经快到正午了,阳光自然比较刺眼。

宋予起来,手随意的扒拉几下头发,然后转身进空间。

在空间的溪边,刷牙、洗脸,解决个人卫生问题。

顺便还去雪山脚,装了满满一个大玻璃瓶的雪水。

装好水以后,宋予又去仓库拿了一袋吐司面包,拎着水瓶和吐司一起出空间。

大玻璃水瓶重新装进包里,吐司也放进包里。

宋予背上重新鼓鼓囊囊的包,手里抱着还在睡梦中的黑猫,下楼。

楼下,那些军人小哥早就醒了,现在正坐在大厅擦拭着自己的枪支。

许在星和几个宋予没见过的少年、少女,也站在大厅。

许在星看到宋予背着包下来,客气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和少年、少女们说着话。

宋予看到许在星和她点头,自己也客气的点点头,然后自顾的去找昨天那个开冷藏库的军人小哥。

“你好,麻烦帮我开一下冷藏库的门。”

军人小哥点点头,从大厅的地上站起来:“哦哦。”

然后走在宋予前面,一直到冷藏库。

路上,黑猫醒了。然后跳在地上,一溜烟的跑开。

到了冷藏库,依旧是那般步骤,军人小哥打开冷藏库以后,就把钥匙给宋予,从外面关上门。

身边绕着小火球的宋予,轻车熟路的走在鲜肉区,找了一块巴掌大的牛肉。

一小块黄油、五六个鸡蛋,然后开门出去。

军人小哥照例,接过钥匙以后,跟着宋予进厨房。

宋予这次进厨房,看到几个锅,正有人在用,他们似乎在蒸包子!!!

宋予微微有些吃惊,他们竟然会蒸包子!很难想象,做饭只会一锅杂烩的军人小哥,竟然会蒸包子。

也难怪,刚才在冷藏库,发现不少鲜肉都已经没有了。

宋予目测一下,几个蒸笼上,如果是拳头大的包子,应该能有个三百来个吧。

里面的人,瞧见宋予进来,腼腆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一脸紧张的盯着自己面前的蒸锅。

看起来生疏的不得了,也难为他们了,不会煮饭,还硬是要蒸包子。

宋予和他们点完头,挑了一个距离他们稍稍远一点的地方。拿出包里的吐司、特大号玻璃水瓶。

牛肉、鸡蛋,放在水槽里,黄油放在碗里。

宋予简单的洗了一个牛肉,就拿起刀架上的刀,把牛肉切成小丁,鸡蛋打在碗里,搅拌几下,加上一点点的盐巴。

煤气点燃,黄油下锅,等黄油烧化了一点以后,放入牛肉丁。油煎、翻炒,然后倒入鸡蛋。

鸡蛋倒下去,立刻在锅里发出‘滋啦!’的声响。旁边的军人小哥,从宋予放入黄油那一刻,就一直偷偷的看向宋予。

如今空气里,全部都是一股奇异的香味,比包子蒸熟的面香还要撩人。

宋予感觉煎的差不多了,立刻颠了一下锅,叫锅里的嵌着一颗颗牛肉丁的煎蛋,完美的翻了一个面。

这个煎蛋很快就熟了,宋予关掉煤气,闻着空气里有些微微浓郁的糊味,提醒已经傻眼的军人小哥们一下。

他们的包子糊了。

宋予看着军人小哥们回神,手忙脚乱的关掉煤气,然后把蒸笼打开查看情况。

宋予透过蒸笼里的蒸汽,看到里面一个个看起来白白胖胖的包子,嘴角可疑的翘了一下。

果然,在某个军人小哥,用刀划开‘长’到一起的包子,然后翻了一下面以后。

看到那个包子下面,赫然出现了有些黑,又有些焦黄的底。

果然,糊了。

‘笑话’看完了,宋予转头,不再理会他们。拿一个木铲,把锅里的‘煎蛋’盛出来。

一整块放在干净的砧板上,然后拿着另一个干净的刀,把它切成了几个小正方形。

再从一早拿出来的吐司里,拿出10片,每两片中间放一块‘煎蛋’。

加叠好的五个简单的‘三明治’,被拿放在一个白色的盘子里,煎蛋多余的边角料丢在盘子旁边。

宋予又拿了一个干净的玻璃杯,倒了一杯雪水进入。

最后,背着包,端着盘子和水,一起出厨房,坐在大厅。

宋予的心理素质那是一绝!

在满满一大厅的人的注视下,坦然处之的坐在餐桌上,享受着就算在末世前,都不错的早饭。

“咕嘟!”

一个女孩子,看着宋予面前金黄色,散发着诱人香味的三明治。

不争气的咽了一口唾沫,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咕’叫了两声。

女孩看宋予认真吃饭的模样,眼珠子转了一下,然后跑到宋予对面。

眼巴巴的看着宋予,期待宋予能停下来。

不过,宋予是何许人也。就算被人盯着看,吃完一整锅的饭,都脸不红、气不喘的人物。

自然没有如她所愿的停下来,而是吃完第二块,以后,继续吃着下一块。

女孩见状,立刻焦急起来。

“姐姐你好!”

宋予伸向下一块三明治的手,顿了一下。

手,从善如流的转向旁边的水杯,拿起来喝了一口,然后才开口道:“你好。”

小女孩见宋予搭理她了,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渴望的看了一眼宋予面前的碟子,说道:“我想吃你面前的那个食物,可以用东西和你交换。”

宋予挑眉,看向对面的女孩,然后上下打量了她一下。

“交换?你能和我交换什么?”

女孩歪头,目光贴着宋予的耳廓,看到后面的许在星。

见许在星点头以后,立刻开心的叫宋予把昨天许在星交换给她的地图拿出来。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397)

我要评论
  • ,若无&。

    然后,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若无其事的继续自在的游泳嬉闹。

  • &除,无

    宋予第三十三次被开除,无奈的脱下自己身上的围裙和厨师帽。

  • 因为她&达。

    负责调汤底的那种,因为她的舌头很灵敏,味觉系统发达。

  • 出生就&随身空

    这里就是,从出生就陪伴着宋予的随身空间。她的金手指。

  • 在门口&避雨的

    一个浑身湿透的肥宅,一脸凶戾的推开站在门口避雨的少年,

  • 绍完空&么工作

    大概介绍完空间,宋予又开始核算明天要去找什么工作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