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饭都放好了,宋予又拎了一篮水果出空间。此时空间外也才过了一分钟钟。宋予拎着篮子,坐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望着下面的丧尸,眼里也没任何波动幅度。下面这些丧尸都是普普通通丧尸,脑子里仅有也没用的脑浆!杀了也也没用。她还需耐心的等待,直到遇上更更高级的丧尸或是此时空间外也才过了一分钟钟。。...

米饭都放好了,宋予又拎了一篮水果出空间。

此时空间外也才过了一分钟钟。

宋予拎着篮子,坐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

看着下面的丧尸,眼里没有任何波动。

下面这些丧尸都是普通丧尸,脑子里只有没有用的脑浆!杀了也没有用。

她还需要等待,等到遇到更高级的丧尸或者丧尸化动植物。

目前,只有公园里的那几只大鹅脑子里有晶核。其它的,她一直没遇到。

宋予坐在沙发上,一手捏着洗好的提子送到嘴里,另一只手拿着这个屋子里放的一本美食书在看。

“唔,轻桂花松子糖。这个可以尝试一下。”

宋予翻到某页,看到上面的一个图片,嘴里可疑的快速分泌出了更多的唾液。

就这样,宋予翻一页,吞一口口水。另一手也不闲着,不断的拿着篮子里的水果,作为慰籍。

宋予仔仔细细看了一整本美食书,外面的天空也布满了火烧云。

看到如此景色的宋予,从空间里取出一个相机(用电池的那种),对着外面和城市拍了两张照片。

她的空间有很多这个相机的电池,内存卡也有很多。数目多的宋予每天拍一千张,一辈子也用不完。

拍好照片,宋予打开相机翻看里面的图片。

这里的图片记录了宋予从18岁那年开始,去世界各地收集物种,路上遇到的形形色色。

宋予空间里,作为卧室的那个房间有一个小木盒,里面还有六七张这样的内存卡。

那些内存卡的内存都已经满了,宋予手里的这张也差不多快要满了。

宋予对着窗外各个方向,找好角度,又拍了好几张。

最后,虚掩着门,出去爬到了这个楼的顶楼。

宋予气喘的站在顶楼的天台上,心里涌出莫名的豪气。

对着天上的火烧云,又拍了几张。

天台的风,刮起了宋予的长发。‘啪’的打在脸上,她的嘴皮上也沾了一撮。

宋予用手腕上的皮筋简单的拢了一下,然后站在天台边的围栏边,看着下面如蚂蚁点的丧尸,按下快门。

拍了一张又一张。

站在天台上拍完的宋予似乎打开了某个开关,不满足只拍了这些照片。

又急匆匆的下去,跑到一楼的大厅。

在征求了许在星和这群军人小哥的同意,给他们也拍了几张。

甚至,宋予还趴在酒店门口被堵住的玻璃面前,对着几个丧尸,怼着人家的门面,拍了好几张狰狞的照片。

许在星看宋予对着外面拍照片,好奇的看向她。

“你拍这些照片做什么?”

宋予拍好照片,手伸进口袋,从空间里取出一张崭新的内存卡。

动作熟练的换下那张已经满了的内存卡,然后对着坐在墙角休息的军人小哥又拍了一张。

“没事记录一下罢了。”

许在星点点头,然后目送宋予再次回到楼上。

宋予推开虚掩门,走进去。看的黑猫已经回来了,现在正卷着身子,睡在她的水果篮里。

宋予忍住爆发的脾气,对着黑猫拍了一张照片。

然后恶劣的把那个圆桌子掀起来,看着黑猫懵逼的卡着篮子滚到地上。

‘呵呵’笑了起来,顺便把相机收回空间,自己空出的手,捏着黑猫的前脚。

“喵喵!”

黑猫先是懵了一下,随后被宋予硬生生拎起来以后,一边炸毛,一边对着宋予狂叫。

楼梯口,无意间路过的某个幸存者,听见这个楼层传来的猫叫,吓到一哆嗦,赶紧加快脚步离开。

宋予逗弄了黑猫一会儿,把篮子也送进空间。过去把虚掩的门关起来。

她一回来,看到黑猫睡在她的水果篮里,怒气上头,忘记关门了。

关好门的宋予,把那个柜子重新搬到门后抵着。

搬完柜子的宋予,活动活动手脚,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力气,宋予欣慰的点点头。

自从觉醒了异能以后,她的饭量一直在增加,力气也在慢慢变大。

算是,没辜负她每天吃这么多饭吧。

天色越渐昏暗,宋予早早就弄出来几个火球在天花板下。

借着火球散发的光芒,看着从空间里拿出来的一本昆虫百科全书。

最后到了临晨,才打着哈欠睡去。

此时楼上的众人,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他们点着蜡烛,坐在一起商量怎么带着酒店里的幸存者,顺利的逃出酒店外的丧尸群,穿过万里的路程回到位于华国南部的官方幸存者基地。

许在星和白天那个胡子拉碴的男子盘腿面对面,旁边还围坐着几个年轻的异能者。

这些年轻的异能者,都是这个酒店的幸存者。在末世来了以后,觉醒异能,就自发组织救援,救下了这栋楼里三成的普通幸存者。

剩下的七成就是军方赶到以后,被救援下来的。

许在星看了在场的几个小年轻,看着铺在他们面前的地图。

这张地图上面标注了好几个红圈,红圈上都被划了红色的叉。

“这些地方,我们必须绕开。”

“一旦我们靠近,将没有生还的可能。

以我们目前的水平,活下来只有百分之三的可能。”

听完许在星的话,坐在旁边的一个全身名牌的男孩子手尖转着一个金色的菱形体。

“那我们绕开走不就行了。”

许在星点点头,拿着一只黑色的笔,在地图上画了一条歪歪扭扭的线。

“我们必须绕路,但是要比走那条路多花费半年的时间。”

男生无所谓的耸耸肩:“多花费就多花费呗,反正我无所谓。”

许在星看了他一眼,紧皱着眉头。

“多一点时间,就多一点危险。”

“我们不能保证饶了路以后,能安全的回到基地。

那条路线或许有更多的未知的危险。”

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听完许在星的话,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烟盒。又从里面拿了一根烟出来,然后放在蜡烛的烛火上点了一下。

“我去抽根烟。”

许在星抬头看向他,紧皱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

这个男人是和许在星从基地过来的,是那群普通人军队的队长。

他自己也是个普通人,上天似乎忘记给这个即便是普通人,也能在百个丧尸的同时围攻下,全身而退的男人,开个窗。

许在星看着男人站在昏暗的落地窗前的背影,深深叹了一口气。

然后也从怀里掏出一个烟盒,抽出一根烟,夹在手里。

另一只手,手尖冒出一个小闪电,打在烟头。

烟头瞬间被点着。

许在星站起来,手里夹着烟,走到男人旁边。

“你已经很厉害了。”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125)

我要评论
  • 这里就&指。

    这里就是,从出生就陪伴着宋予的随身空间。她的金手指。

  • 肥宅青&到一片

    肥宅青年没有注意到这个嫌弃他的‘小不点’,径直来到一片卖膨化食品的区域。

  • 但是,&店待满

    但是,宋予没在火锅店待满一个月,就被店长按了个莫名其妙的罪名开除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