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在星闻着这股更方便面的味道,扭头看见那几锅杂烩以后,脸上的被人嫌弃之意再也没有不掩藏了。“许队长!你这么做不道吧!”“大家不管怎么说一同共患难过,你怎么能被抛弃相关组织自己开小灶呢。”一个胡子拉碴的男子,左手抓着一件撕坏的衣服吊儿郎当的厨房外面走进去。接着,“许队长!你这么做不地道吧!”。...

许在星闻着这股方便面的味道,转头看到那几锅杂烩以后,脸上的嫌弃意味再也不掩饰了。

“许队长!你这么做不地道吧!”

“大家好歹一起共患难过,你怎么能抛弃组织自己开小灶呢。”

一个胡子拉碴的男子,一手抓着一件撕坏的衣服吊儿郎当的厨房外面走进来。

然后,抓着衣服的那只手搭在许在星的肩膀上,一手拿着筷子夹起一筷子的面条往自己嘴里送。

许在星看到他以后,翻了个白眼,手肘锤了他一下。

“滚一边去,这是我跟人家换的,自己去吃你手下士兵坐的饭去!”

胡子拉碴的男子,腰一扭,躲开许在星的手肘,嘴巴张大,立刻一口吃掉筷子上冒着热气的面条。

“嘶!烫嘴!”

那口面条吃进嘴以后,男子立刻龇牙咧嘴的张大嘴巴,不断哈气。

许在星看都不看他一眼,拿起一旁的碗给自己盛了一碗。

“滚滚滚!自己去吃饭去。”

许在星一手端着碗,一手端着锅去外面的大厅,坐在宋予对面。

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则端着一晚看不出具体菜色的杂烩,苦唧唧坐在许在星旁边。

“许队长!真的不给我来点嘛?!”

许在星微侧身,搭理都不搭理男子。

男子只能委屈巴巴的坐在旁边,吃着自己碗里不忍直视的饭,食之无味啊。

隔壁桌,宋予终于吃完了。喝完锅里最后一口汤以后,打了个饱嗝,把锅放回厨房。

宋予放好锅,用玻璃瓶里最后一点水,把这个锅涮干净,然后把空瓶子装进背包。

背着包,抱着吃饱了昏昏欲睡的黑猫走着安全通道上楼。

宋予只爬到了三楼,走在房门大开的房间。挑了一间最整洁、采光最好的房间进去。

反锁好门以后,再搬个柜子堵在门后。

随后进去,简单的收拾一下。把黑猫放在床上,背包褪下放在床边。

宋予站在大的落地窗下,往外望。但是因为她所在的楼层不算高,视野也没有太广,最多只能把围在酒店外面的丧尸尽收眼底。

“唔。”

宋予回到床边,身体往后倒,一头倒在软乎乎的床上。

顶级酒店就是顶级酒店啊!

就算已经末世几天了,这个床上依旧没有任何异味。除了被人翻乱以外,其它地方都保持着末世以前的模样。

这个房间末世来临之际,应该没有人住,房门是正常打开的,没有任何损坏。应该是酒店的幸存者,为了收集物资而从外面用房卡打开的。

宋予想着这点判断,然后把脸埋在洁白的软乎乎的被子里。

“回头把这个床垫一起收进空间里吧。”

感受到身下的触感,懒散的躺在那里不愿意起来。

黑猫吃饱了,就想晒太阳,宋予睡的地方恰好是阳光最好的地方。

但是,黑猫踩了宋予好几脚都没能把宋予弄起来,自己还被宋予逮过去,揉了半天。

如果此时外面有人路过的话,说不定还能听到‘凄凄惨惨’的猫叫。

毛发再次被揉乱的黑猫,挣脱宋予的手,‘欻’的一下跳到窗前。然后坐在那里舔毛、顺毛。

舔完毛,还顺带用上好的地垫磨了个爪子。

作为一只成功的变异猫,黑猫完全没有这个自觉,尖锐的爪子轻而易举的撕碎它自己面前的地垫。

甚至直接扎入下面的地板,在上面划了一道又一道的细沟。

宋予无意间抬头,看见黑猫的爪子扎入地板以后。跑过去,抓住它的爪子。

“再抓下去,屋里就要有灰尘了。

你要是实在闲的慌,就去下面打丧尸吧!别把屋里弄脏了。”

“喵~”

黑猫被宋予握住的一瞬间,收起爪子,把肉垫留给宋予。

宋予捏了几下肉垫,然后把黑猫抱起来。

“我开门,你自己下去玩吧。”

“喵。”

黑猫再次应了一声,然后从宋予怀里跳下来,站在被柜子抵住的门口。

宋予把柜子移开,然后把门打开。

黑猫立刻迫不及待的钻出去,一阵风似的离开,消失在走廊里。

宋予看黑猫离开后,把门带上。然后躲进卫生间里闪身进入空间。

进入空间的宋予,伸手把飘下空间上方,属于她的剩下的六块晶核攒在手里。

宋予盘腿坐在地上,六个晶核窝在手心。闭上眼睛,开始控制着异能吸收晶核里的能量。

六个晶核里的能量,宋予花了一个小时才全部吸收干净。

吸收完晶核内的全部力量,宋予把晶核丢到那边的小溪里,然后开始按照习惯,开始消耗、凝练异能。

宋予在空间里又是练了一个月之久,看着自己体内明显增长的异能。

宋予又开始动了歪想法,她开始控制着火球变化成另一个形状。

但是,每每到了火球即将成型的时候,火球就会一哄而散。

根本不给宋予反应。

宋予也尝试过在火球变成其它形态散逸之前,控制火球内的异能。

但是依旧没有效果,那股异能在成型之际,根本不受控制。感觉每次在成型之际,都有一层薄膜阻止它成型。

宋予猜想,或许是她的异能等级还不够的原因。

想到这里,宋予放弃了改变火球形状的想法,斗志复燃,定下一个尽快把异能升级的目标。

有了新目标的宋予,在空间里连闷了两大锅米饭,然后送到仓库。

她每次在外面做饭的时候,总是只吃小菜,没有米饭配着,总感觉空落落的。

水稻宋予的空间里也种了很大、很大一片,为了这些水稻,宋予还用打工的工资买了一个小型了手动脱粒机。

稻米去皮倒是简单,宋予可以控制空间规则,直接把这些脱下来的稻米去皮。

这也是宋予没有从外界收大米进来的原因。

最主要的还是,外面的米,哪有空间里产的好吃呀。

宋予自己嘴巴也比较挑,在米的种类上,只喜欢吃大米。杂交米、小米、糯米这些,她都不是很喜欢。

陈年旧米她也不喜欢,只喜欢吃当年新收的新米。

一般市面上买的,都不会是当年的新米,口感没有新米好,宋予一直都不喜欢。

大概是从小吃空间里的作物,把嘴养刁了。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193)

我要评论
  • 又出现&边的海

    空间里又出现了一片望不到边的海洋,就落在雪山脉的不远处。

  • 塑料袋&里装。

    熟练的从便利店的墙上拽下两个大塑料袋,把薯片什么的疯狂往袋子里装。

  • 前面的&别人的

    因为,前面的兼职,她被的开除原因都是因为‘挡’了别人的路,被一群走后门的顶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