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予走过去的,把门关上再打开。门外的五个人迅速进去,接着瘫坐在亮堂堂的客厅,尽量避免与宋予能保持距离。宋予锁好门,坐在沙发上,黑猫坐在她的脚边。对面五人扯下脸上的口罩,露着几张脏兮兮的脸。五个人中有两个女生,摘下来口罩,望着天花板上的两个火球,松了口气。门外的五个人快速进来,然后瘫坐在亮堂堂的客厅,尽量与宋予保持距离。。...

宋予走过去,把门打开。

门外的五个人快速进来,然后瘫坐在亮堂堂的客厅,尽量与宋予保持距离。

宋予锁好门,坐在沙发上,黑猫坐在她的脚边。

对面五人扯下脸上的口罩,露出几张脏兮兮的脸。

五个人中有两个女生,摘下口罩,看着天花板上的两个火球,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开门,放我们进来。”

其中一个女生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然后站起来友好的露个笑脸。

宋予看了她一眼,友好的回了一个笑脸,再点点头。

那女生没得到宋予的回答,有些尴尬。

后面坐在地上另一个女子立刻嗤笑起来,“人家是妹子,可不是那种看脸的男人。”

那女子说完,还嘲讽的看向旁边的三个男生。

其中一个男生接受到她这个视线以后,立刻心虚的低下头,其它两个男生倒是没有什么表现,自顾的从身后的包里取出几块巧克力吃起来。

黄从鸾站起来,走到宋予旁边,伸出手。

“你好,我叫黄从鸾,非常感谢你能开门让我们进来。”

宋予再次点点头,伸出手和她回握了一下。

“你好。”

黄从鸾得到宋予的回答,立刻得意的往那个一脸尴尬的女子看了一眼。

眼里的挑衅意味十足。

宋予看了他们一眼,自顾回到卧室,天花板上的两个火球跟着她一起飘回到卧室。

“那个,可以留一个给我们吗?”

黄从鸾看着随着宋予的离开,客厅里渐渐变暗,立刻出声喊住宋予。

宋予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手随意在空气中打了个响指,一个火球瞬间出现在客厅上空。

这一计瞬发,立刻镇住了客厅的五人。

黄从鸾更是一脸崇拜的看向宋予,就算关闭的卧室门也不能阻隔她的热情。

黄从阳看着紧闭的卧室门,立刻站起来拉住黄从鸾,然后把她拉倒阳台。

黄从鸾嫌弃的甩开他的手,然后跟在他后面。

“你怎么回事!干嘛老是要针对轻轻!”

黄从鸾刚在阳台站落,听见她哥的这声质问,脸上不满不屑的表情毫不掩饰。

“我就是看不惯她的作态怎么了!”

黄从阳听到自家妹妹理直气壮的回答,被气笑了。

“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你了!末世前也就罢了!现在都末世了,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

“总针对人家有意思吗?!”

黄从鸾一把推开他,表情冷漠,眼神里隐藏着化不开的失望。

“我是你妹妹!亲妹妹!末世前护着她也就算了!现在末世,外面这么危险,你只顾着护着她。”

说完,黄从鸾的脸上流露出浓郁的悲伤,看的黄从阳又是心虚又是恼怒。

黄从鸾看着她哥的表情,心里了然,脸上悲伤的表情一收,冷漠的离开。

回到客厅,厌恶的看了一眼坐在两个男生中间的笑魇如花的颜轻轻。

然后一言不发的坐到离他们远远的地方,掏出背包里的饼干,吃起来。

黄从阳从阳台回来,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黄从鸾,本来想上去哄一下。

但是被颜轻轻突然喊住了,被喊住的黄从阳,在两人之间没有纠结太久,背着自己的包坐在颜轻轻旁边。

殷勤关心的掏出自己包里的零食,递给颜轻轻。

颜轻轻笑眯眯的接过,甜甜的说了一句‘谢谢从阳哥哥’。

黄从阳听到这声‘从阳哥哥’,心里飘飘然的傻笑了几下。

屋里的宋予五感灵敏,听到外面发生的事情,脸上露出来标准的吃瓜表情。

手也不闲着剥着桔皮,耳朵竖起来听着墙角。手里的书,早就被丢到旁边。

“喵喵~”

黑猫对着宋予叫了几声,然后趴在卧室的床头。

宋予听了一会儿听不到外面的动静以后,把手里的桔皮丢回篮子里,吃了几口提子以后,拉开被子钻进被子。

……

第二日。

看到还挂在天花板上发光发热的火球,宋予从被窝里起来,伸手打了个响指。

卧室里的两个火球,和客厅里的火球一同消失。

外面的五个人此时已经醒了,看到头顶上的火球消失以后,便知道宋予醒了。

他们没有去打扰,安静的坐在客厅吃着自己包里的干粮。

宋予推开门,看到客厅里的五个人,随意打了个招呼,就带着黑猫要出门。

“你要走了?”

说话的是坐在沙发上的颜轻轻。

宋予点头‘嗯’了一声,然后背着那个鼓鼓囊囊的包,手里拿着菜刀开门。

颜轻轻快步从沙发上站起来,手里拿着几包薯片递给宋予。

“谢谢你昨晚收留了我们一晚,这些给你。”

宋予也不推辞,接过这几包奇怪口味的薯片,然后开门离开。

走出门外的宋予,按照记忆,开始寻找她藏小摊车的地方。

这时,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宋予转头就看见黄从鸾拿着一个五升的大玻璃瓶走过来,那玻璃瓶里装满了水。

黄从鸾气喘吁吁的跑到宋予面前,然后把玻璃瓶放在她脚边。

“这是感谢你的,我走了!”

黄从鸾说完,就脚步飞快的跑了回去。

宋予看她离开,蹲下身把这个玻璃瓶抱在手里,那几包薯片放在自己的背包里。

然后头也不回的钻进茂密的树丛(前绿化带),找到贴着显眼,红色贴纸的小摊车,连同玻璃瓶一起收进空间。

完事,一身轻松的宋予背着包,快步钻出来。

随意挑个方向往哪里走。

踩着昨天被爆头的丧尸尸体,快步走到了一个‘热闹’的大酒店。

宋予找了一个制高点,看到这个酒店外,被密密麻麻望不到边的丧尸围住。

酒店的一楼,还有一圈架着枪在那里不断射击的穿着迷彩的军人。

而这些军人的背后,还站着一个约近两米高的男人。

他手里不断闪着蓝光的电弧,让宋予确认,这个人是个异能者,还是雷系异能。

宋予看着下面的阵仗,就知道,这一路杀掉丧尸的就是这群人没跑了。

作为一个异能者,宋予还能感受到,这个酒店里还有不少异能者和普通人。

能让这群看起来纪律严明的军队保护,这个酒店一定有个大人物。

宋予勾起嘴角,毫不掩饰的从这个制高点下来。然后挥舞着手里的菜刀,堂而皇之的来到丧尸大军面前,开始杀丧尸。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215)

我要评论
  • 空间突&成水,

    空间突然就多了一座雪山脉,雪山会化雪,化掉的雪变成水,流向空间的各个角落。

  • 洋,就&落在雪

    空间里又出现了一片望不到边的海洋,就落在雪山脉的不远处。

  • 只要是&尽办法

    只要是空间里没有的生态系统,她都会想尽办法,搞到那个生态系统的生物。

  • &个茅草

    宋予把手里的钱放到这个空间里唯一的一个茅草屋里,与她之前的钱放在一起。

  • &然后,

    然后,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若无其事的继续自在的游泳嬉闹。

  • 予还担&的空间

    起初宋予还担心种在里面的蔬果什么的,成熟了她来不及摘。结果,当她再次看到依旧硕果累累的空间后,她,又掌握了一条空间的规则。

  • 这下,&也有所

    这下,有了这些个变化,宋予对这个空间的变化也有所了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