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予与黑猫吃完饭,黑猫趴在阳台上睡着,宋予把这个房子的卧室简单打扫清洁一下,接着在卧室睡着。梦里,宋予梦到了自己一个人在荒郊野外推着小推车。小推车好像是在卖什么,虽然她怎么也想不出来。而她我们走过的每个地方,四下都是荒野,空无一人,也也没变异生物。宋予梦里,宋予梦到了自己一个人在荒郊野外推着小推车。。...

宋予与黑猫吃完饭,黑猫趴在阳台上睡觉,宋予把这个房子的卧室简单打扫一下,然后在卧室睡觉。

梦里,宋予梦到了自己一个人在荒郊野外推着小推车。

小推车似乎是在卖什么,但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而她走过的每个地方,四下都是荒野,空无一人,也没有丧尸。

宋予最后是被那个梦无聊醒的。

这么没有营养的梦,宋予表示还能不能再无聊一点啊!

╮(╯_╰)╭

醒来后的宋予,睁开眼就看到眼前一片漆黑。伸手放出一个火球来,当做照明工具。

“喵~”

黑猫在阳台上,听到卧室里宋予起床的声音,立刻‘喵’叫一声跑过来。

宋予摸了它一把,然后进空间做了点饭。

再出来,宋予的手里就端着两碗天鹅肉盖饭。

因为宋予是重口味,所以在煮天鹅肉的时候调料放的比较多。

宋予看着如蝗虫过境的黑猫,不由的,心里不靠谱的想法又冒出来。

变异猫应该能吃重口味的食物吧~

唔,毕竟不是凡猫,吃点没关系的。

宋予低头又看了许久的黑猫,看它没有任何反应,甚至吃饭的速度越来越快,便不再看它,自己也解决自己的晚饭。

饭后,吃饱喝足的宋予把碗筷收进空间。然后盘腿坐在床上,把一直飘在空间上空的晶核取出来。

她自己那七个晶核都是红色透明的,晶核中心还有少许灰色的物质。

宋予把其中一枚晶核窝在手心,控制着自己的异能来接触晶核。

只见,晶核在宋予的异能接触到它的时候,立刻迸发出淡红色的光芒。

光芒之下,宋予能明显感受到一股飘渺的力量跟着她自己的异能被带回体内。

这股飘渺之力,只坚持了有十分钟的时间,那个晶核的里的力量就消失了。

只余已经完全变成白色透明的没有用的晶核,晶核里的力量以及中心的灰色物质完全不见了。

宋予丢掉这个没用了的晶核,闭上眼睛仔细感受身体里的状况。

宋予只觉得,她原来凝实、浑厚的异能,被晶核里带回来的力量稀释了。

叫她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甚至还在她的异能里看到有灰色的物质混入其中。

这叫宋予心里警铃大作,不理会旁边的黑猫,转身进入空间。

刚进入空间的宋予,还没做任何举动,就立刻被空间规则包裹起来。

空间规则的力量渗透进宋予的身体里,把那一丝隐藏混迹在宋予异能里的灰色物质一把扯出来,然后排除空间。

于此同时,宋予的脑子里也出现了一条信息。

那股灰色物质就是外面丧尸的病毒,里面的力量极其暴躁,不易控制。

它会跟着晶核里的其它力量一起混入人的身体,渐渐影响人的思维、情绪。

又被空间救了一命的宋予,庆幸的坐在地上,歇了好几久才站起来。

虽然空间规则把威胁她生命的东西都排除出去了,但是那股混在她异能里的飘渺至极的异能,还得她自己来。

下面就是宋予开始骚操作的时候了。

宋予站在空地上,远处空中悬挂着一块大青石。

宋予手里的火球不断的射出去,各种刁钻的角度打向那块大青石。

那块大青石与宋予的距离越来越远,宋予的火球打中大青石的概率越来越低。

等身体里最后一丝异能都发出去以后,宋予立刻闪身到仓库,找了几块压缩饼干。

如同之前在丧尸群里一般,消耗完异能就开始狂啃压缩饼干,然后喝水。

在肚子里膨胀的压缩饼干快速消耗,变成补充宋予能量,被身体吸收。

现在,宋予补充能量,一般都要吃三块压缩饼干和喝两瓶水,才能把异能消耗的能量补充回来。

在空间里待了一周的宋予,终于感受到身体内的异能再次凝实。她的异能不但重新变回她以前的凝实程度,而且还比之前增加了小指粗的能量。

宋予练好异能以后,拎着一个小篮子去某座全是果树的山头摘樱桃。

宋予在中在这里的樱桃可是和市面上贩卖的不一样,这种樱桃虽然只有指甲盖这么大。但是皮薄,很甜,果核小到是那种直接可以忽略的那种。

这是宋予在某个南方的小镇野外发现的一种野樱桃,当地虽然也有种植,但是从来没有人卖。

因为它的皮太薄太脆弱了,只要有一丝颠簸,就会破皮,重点是还不能被压久了。

压久了也会破皮,所以当地小镇几乎每家的院子里都种了一颗,供给自家食用。

在山顶吃了许多这种樱桃以后,宋予又摘了一串提子和一些丑桔放在篮子里。最后拎着堆满的小篮子,在溪边洗了一下,出空间。

空间外此时一分钟都没过完,黑猫炸起的毛还没顺下来,宋予就又回来了。

黑猫见宋予再次出现,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了疑惑,好奇的围着宋予闻来闻去。

宋予把还在滴水的篮子放在床头柜,然后把黑猫抱在怀里用力的撸了起来,直到把黑猫的毛发全部弄乱又要开始炸毛才放开它。

“喵喵!”

从宋予手里逃出来的黑猫,跳到地上,立刻‘喵喵’大叫起来,然后转身漏个屁股给宋予。

宋予不怀好意的盯着黑猫的尾巴下面看了几眼,然后嫌弃的咂了一下嘴:“啧,原来是一直被绝育的小公猫啊~”

黑猫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宋予的话,转头张开嘴凶狠的往宋予叫了几声,然后快速从阳台跑出去。

“啧啧啧。”

宋予看着似乎有些‘落荒而逃’意味的黑猫,又咂了几下嘴,然后倚靠在床头,一手吃着篮子里的提子,一手拿着刚从空间拿出来的书。

两个亮堂堂的火球挂在头顶,照亮了整个卧室。

屋里的亮光,透过窗户,照射到外面。叫远处一行匆匆过来的人,立刻在漆黑的黑暗中注意到了这个地方。

那一行人,目测有五个,每个人都包裹的严严实实。

这行人小心的避开在夜间,动作缓慢的丧尸,快速往宋予待的那个房间赶来。

趴在阳台外的一棵树上的黑猫,眼瞳变成竖瞳,注视着远处躲在黑暗里不断靠过来的五人。

在看到对方确实是往这边靠过来,站在树杈上,拉伸一下,然后一跃跳至阳台。

对着宋予一顿猫叫,示意宋予看外面。

宋予从床上坐起来,走到阳台,看到已经到下面的五个人,眼里快速闪过一丝诡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咚咚咚!”

“你好,我们是活人,可以开个门让我们进去吗?”

……

1.

2022-01-15

2.

2022-01-15

3.

2022-01-15

4.

2022-01-15

5.

2022-01-15

6.

2022-01-15

7.

2022-01-15

8.

2022-01-15

10.

2022-01-15

9.

2022-01-15

11.

2022-01-15

12.

2022-01-15

13.

2022-01-15

14.

2022-01-15

15.

2022-01-15

16.

2022-01-15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啧,这&么时候

    “啧啧啧,这不人道的关系户,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啊!!”

  • 山环绕&地,溪

    这里远处有群山环绕,仙气飘渺。近处有勃勃生机的田地,溪流。

  • 负责调&很灵敏

    负责调汤底的那种,因为她的舌头很灵敏,味觉系统发达。

  • 屋里,&起。

    宋予把手里的钱放到这个空间里唯一的一个茅草屋里,与她之前的钱放在一起。

  • 开伞离&开。

    挑好雨伞和雨衣的少年也付了账,在便利店门口穿好雨衣,撑开伞离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