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囊这件事给许知善新的思路,将自己局限性于田地确实不所以,赚钱的途径不只一条。将多种功效的香囊都寄去了居正初,不而已非常感谢,除了让他帮着试一试效果如何的意思。配方是许知善问华佗要的,华佗给的很又大方,十几种。要也不是居正初的经纪人打钱痛痛快快,许知善都没将多种功效的香囊都寄给了居正初,不只是感谢,还有让他帮着试试效果如何的意思。。...

香囊这件事给许知善新的思路,将自己局限于田地确实不应该,挣钱的途径不止一条。

将多种功效的香囊都寄给了居正初,不只是感谢,还有让他帮着试试效果如何的意思。

配方是许知善问华佗要的,华佗给的很大方,十几种。要不是居正初的经纪人打钱痛快,许知善都没钱买材料,有些中药一共只需要十几克,偏偏得花个七八百,许知善给钱的时候都有点肉痛。

药店的老中医要不是看在许知善买的都不是什么对身体有害的药材,都不带卖给她的,买的实在是太多了,还杂。

发给居正初的有驱蚊虫的、防感冒的、解春困的等等之类(1),考虑到四个小朋友都是明星,香囊外貌没做的花里胡哨,就是简简单单的无纺布,看上去简陋了点,但是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居正初收到的时候,说实话内心也有点无语,防感冒、解春困之类的都能理解,但是驱蚊虫?这寒冬腊月的,哪家蚊子这么勇,敢出来飞?

好在,除了驱蚊虫作用的香囊,其他几个香囊的功效都还不错,深受好评的还是安眠香囊,因为许知善发的多,居正初的经纪人王哥也随手拿了一个回去用,虽然心中将信将疑,但是吧,还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放在了床头。虽然他说那四个小子晚上睡不好,实际上他自己晚上睡觉也不踏实,压力大啊。

结果,真就睡得不错,第二天看着这香囊,王洛心里啧啧称叹,贵也有贵的道理啊。

王洛手上有不少的人脉,和一些影帝影后、制片人的关系也很不错,失眠几乎是娱乐圈里普遍的问题,常见到都快称不上问题了。睡了几个安稳觉,精神状态不错,见到的人看见了也会问问,问着问着,这香囊的名气就传了出去了,还真有不少人来问王洛香囊哪里买的,他们也买个试试,反正也不贵。

一开始王洛还直接送,但是许知善给的安眠的香囊多也没多上几个,很快就没了,再有人要,王洛也犯难了,前面的都给了,后面的不给了?这不得罪人吗?但是确实没有了,总不能把他们用着的给人拿过去吧,知道这事儿的居正初还不高兴了起来。王洛知道这事儿自己做得不对,赶紧跟这祖宗商量,问他在哪里买的,他好去买几个。

居正初半真半假的叹了口气,道:“这其实不是我买的,是我问我朋友要的,她是一位老神医的弟子,这香囊的配方就是那老神医给的,神的很,两千五都便宜了!人家知道我睡不好,特地给我整的,我也不知道这香囊人家还做不做,我得去问问。”

王洛虽然是居正初的经纪人,也知道这小孩平日里鬼精鬼精的,但是在这件事上还真被居正初唬住了。一个是这香囊功效确实好,另一个就是他也不觉得这小子能骗他,还是在这种小事上。

居正初都这么说了,王洛也就只能等居正初去问,只不过再有人问他找这香囊,他话也说的没那么满了。

见把人唬住了,居正初立刻跟许知善联系。一开始是两个人商量,后来那三个小孩也参合进来。

空子平建议许知善开个网店,暂时只卖香囊之类的东西,万一以后有别的东西了,还可以上新,一家网店只要交点押金就行。以后要是还有人找上王洛,直接把店名告诉那些人就行,也用不上层层转手。

许知善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去看了一下网店的规则,发现对自己没什么影响,押金也交得起,再说,田里还有那么多牡丹苗子,以后也要找人买,网店不就是个好的销售渠道吗?

说干就干!

一下午的时间,许知善就把网店开起来了,起了个名字,想了半天,突然想起来他们那个神奇的群名就叫盛世。

于是,店名就有了--盛世小神医

充满了言情剧女主角的气息,但是吧,许知善觉得自己这个名字取得真不错,还发在群里让大家帮着看看,是不是取得很好。

华佗很满意,他是神医,他的徒弟是小神医,不错。

轩辕老祖也满意,主要满意盛世两个字,难得的在群里发言。

姬轩辕:不错。

得到了轩辕大佬的称赞,许知善捧着脸尖叫一声,发誓自己打死都不改店名!

而在现代生活的徒弟们,一开始就算有什么话想说,在轩辕老祖发完言之后也默默地删除了自己还没有发出去的评论,最后在违心的称赞两句。

鲁运:磅礴大气,棒

......

这边,看着那令人窒息的名字,利阳秋的嘴角都忍不住抖了抖,指尖一顿,退出去,打开另外一个软件,打字道。

【A级目标开了家网店,店名--盛世小神医。】

打出这五个字的利阳秋,绝望的闭了闭眼,又看了一眼,辣眼睛,赶紧退出去。

之前就准备着的香囊,找了个好看的角度,拍照上传,一顿舞舞玄玄,上架成功。

许知善以为自己刚开的这个破店,除了居正初那边的人会照顾一下,应该是不会有人买的了,刚才群里居正初没有讲话,想来应该是正在忙,最起码短时间之类这家店应该是什么反应都没有的。

没想到,APP还没有退出去呢,后台就响了。

一个名字是一串符号的买家一口气从许知善这里买了十几个香囊,基本上是每样一个。这可是一笔巨款,最起码对许知善而言是这样的,她的这些个香囊懒得想价格,统一价一个两千五,没有折扣,许知善刚玩,还不会设置折扣。

三万多点的巨款,就这么花出去了?谁啊,比居正初还败家?

害怕售后问题,许知善还充当客服,联系人家,结果人家就一句话,发货就行。

许知善看了看地址,得,还不算远,临省。

因为钱给的多,许知善极其亢奋,直接骑着刚买的自行车来到小县城里的快递站点,将要的这些个香囊都寄了过去,还借着本店第一单的名头多送了几个过去,勉强问心无愧了。

乐颠颠的回家,许知善高兴的吃饭都咧着嘴,许爷爷、许奶奶的笑呵呵的看着她。

吃完饭,许爷爷告诉许知善一些牡丹上长花苞了,过不久一些就能开花了。

又是一件大喜事!

第五章禁言

2022-01-15

第八章任务

2022-01-15

书评(443)

我要评论
  • 青年,&。

    作为一个失业三个月的大龄待业女青年,许知善的脑子还没有反应,手已经自动自发的点了那个红包了。

  • &择了是

    一气之下,选择了是,如果真的是病毒的话,只怕是和否都是一样的结果。

  • 许知善&书三个

    许知善回群里一看,发现华佗发了一个红包,上书三个大字:“大家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